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迪拜惊魂(六)

“嗨!醒醒”

使劲的拍打了两下手术台上女子的脸,这位女孩的眉头皱了皱,过了会眼睫毛动了动,接着一双好看的淡蓝色眼眸睁了开来。

这位性感女郎明显还没过神来,看到方远山出现在眼前、吓得直往后退,可能是牵动了腹部的伤口,好看的黛眉往上掀了掀,跟着反应过来才说:“我现在在哪里啊?”

“你不知道?”

听了方远山的话后,这位女孩才想起了经过,脸上的神情从疑惑变成了惊恐,双手使劲的撑着手术台就想下来。

“嘶”

刚刚缝合的腹部、缠绕在上面的纱布溢出一丝红色,方远山见了赶忙上前扶着她的胳膊说:“他们刚刚给你做过手术、你慢点,不然伤口开裂的话会很麻烦!”

“哼死了又怎么样?”

听见这个女人的口气、他翻了翻眼珠子,跟着松开了扶着她胳膊的手,心里一阵腻味。

“尼妹的,你死了是不关我事,但麻烦你下要死就死得远一点,不要让我跟着倒霉。ok?”

前面一句“尼妹”她明显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后面的话她听明白了,脸上闪过一丝羞惭,沉默了一下说道:“sorry,我不是故意的。”

听了这个女人的话,他一想也是,她确实不是故意的,要怪就怪自己最近霉运当头。

那边的琼森正在用布条勒着小腿,裤管上血迹染的满地都是,方远山走过去说:“要我帮忙吗?”

“帮我找个打火机。”

等在那些大汉身上找到打火机折返时,琼森已经把小腿上的裤子给割断了,露出了里面狰狞的伤口来。

“怎么样?”

“还好,只是贯穿伤,子弹没有留在里面。”

说完从枪里退出一颗子弹,用刀尖把上面的盖子给撬了开来,跟着把子弹里面的弹药给一股脑的倒在了伤口上,方远山见了顿时浑身冒起鸡皮疙瘩,要是没猜错的话。。。

果然不出他所料,等把弹药全部倒上去后,从方远山的手里接过了打火机,跟着拿起旁边的匕首咬在了嘴里,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起来,打着火之后对着伤口烧了过去。

“噗嗤”

“啊。。。”

“嘶嘶”

一股火光从琼森大腿上的贯穿空里冒了起来,琼森的脑门上的汗珠如雨点一样的滚落了下来,就连在旁边看着的方远山也是一阵肉痛、甚至他隐隐的问道一股肉香味。。。

“快把他弄清醒!”

手术台上的女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他们的身后,说出了这句话来!方远山迅速的转头朝她看了一眼,只见她满脸焦急的神情说到:“他失血过多,这样会把他活活疼死的。”

看着已经快陷入昏迷的琼森,方远山也是一阵焦急,对于这些战地急救知识一点也不了解的他、不由问道:“怎么弄?”

这位已经不复停车场时性感妩媚的女人、捂着腹部蹲了下来,嘴里快速的说:“你快去找镇痛剂,我在这里看着他。”

听了他的话,方远山一句话也没说,走到那位欧亚男子旁边、揪起他的头发几个大耳光狠狠的扇了过去。

这个长着鹰钩鼻的男子被他的大力打得牙齿都飞出了几颗,跟着悠悠的醒转了过来。还没等说话又是几个大耳光,这位男子意识才清醒了些。

“说!医疗室在哪里?快说!”

这位欧亚男子刚刚露出轻蔑的表情,“啪啪啪”又是几个大耳光,不等他话、抓起旁边地上的手枪顶着他的脑门说:“我数三下,不说我就开枪,一二。。。”

“嘿我说我说。”

这位被枪顶着脑门的男人快要疯了,这个男人比他还神经,一句话刚刚说完就开始数数,还没容他谈条件就听见扳机里的拉簧被绷紧了,吓得他三魂六魄都快没了。

“往前面走第三个房间就是医疗室,如果你去的快、刚刚那个医生现在应该还在里面。”

“彭”

没容他再说什么,方远山一个枪托再次砸在他的脖颈上,拿着枪快速的拉开门冲了出去。外面的走道里并不像一般的地下室那样显得昏暗,头顶的日光灯把个走道照得亮如白昼。

冲出走道的方远山见到整个通道里都是“嗡嗡”声,好像有什么大型的机械正在他们头顶上作业一样,估计这就是房间里枪声被掩盖的原因。

没有理会太多,快速的冲到第三个房间门口,一脚踹在门把手上,背对着他坐在电脑前的医生吓得立刻转过身来,等见到是他时,嗫嚅着说:“你。。。你想。你想干什么?”

大步走到他的面前用枪顶着他的脑门急道:“快把能止痛的药跟针剂给我。”

“ok、ok,我这就拿给你。”

说完这个医生快速站起身走到旁边的医药箱里拿出一管针剂说:“这是强烈麻醉剂,如果局部用得话最好注射三分之一。。。”

“噗”

没容他多说、一个手刀直接切在了他的脖子上,这个医生软绵绵的卧倒了下去。拿到针剂后刚想走,想到还需要纱布什么的,直接拎起药箱冲出了房间。

等再跑来时琼森的眼神都疼得涣散了,他见了赶忙把镇痛剂拿了出来,那位女郎一把从他手里夺了过去、然后一下子注射到底。

旁边的方远山见了瞪大眼睛道:“那个。。。医生说只能三分之一。。。”

女人头也不的说:“他说的只是普通人。”

过了一会可能是药见效了,琼森有点痉挛的身体开始舒缓了下来,他也跟着松了口气。

看到面前的女人还在观察着琼森,他这时又想到了目前的处境,跟着说:“我不知道你什么来头、我也不想知道,不过离开这里以后我想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的好。”

本来最近运势就不好的他,又碰见了这么个扫把星、他心里也升起一股挫败感!这要是再带上个累赘、搞不好小命要交代在迪拜了。

蹲在地上的女人听了他的话后,身子一顿、跟着说:“你就这么讨厌我、或者怕我连累你?”

“呦呵你还挺有自知之明的嘛!”心里念叨了一句,嘴上说:“我只是来迪拜旅游的,很快就离开这里,我不想惹麻烦,你懂我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