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东京攻略(三)

从巷子里出来的方远山、见到马路对面的“三井住友银行”就是一愣傍晚的天色将黑不黑,对面的办公楼里已经灯火通明了,身旁的路灯也跟着亮了起来。

看着身旁穿着职业装匆匆的走过的人群,方远山左右看了看,也顺着人流往前行去。过了马路,看到对面的“神保町店”里人头攒动的样子,估计应该是饭店之类的地方。走到门口、就着里面的灯光看到食客面前的水饺、他就是一喜

这几天在货轮上光吃那些速冻食品以及脱水蔬菜,搞得他都反胃了,乍见到这些炸的油光金亮地水饺,方远山口水都流了出来

进了店、里面的服务员小姐见到他后来了个九十度鞠躬、嘴里道:“いらっしゃいませ!”

这句他懂,欢迎光临的意思!他的日语只会一些常用的,为了怕说多了露出破绽,抬手朝前面指了指,意思让她带路。

日本的国土面积小,所以处处显得狭窄,整个水饺店里没有一丝多余的装饰,整个布局都以节约每一分空间为目的。跟着服务员顺着长长的木制走道往前走着,两旁房间里的客人不时发出一阵欢声笑语!

到了最顶头的房间门口,前面的服务员躬身示意到了顺着服务员的指引看进去,隔断里并没有座椅,取而代之的是几个蒲团。中间一个长条桌摆在了地上,上面放了好些调料。

听着旁边服务员嘴里说着的日语、他是一句没听懂,顺嘴道:“水餃子を食べる!”

服务员躬身道:“嗨!¥%&%&”说完弓着身往后退了两步才转身往走。

等服务员上菜的功夫他的脑海在快速的运转着!这来日本、说实话方远山的心里很矛盾,艾德里安让他送的什么货他心里一清二楚。就是因为清楚、所以他才矛盾。

说一千道一万,他这的行为都是在帮助犯罪,而且是那种十恶不赦的罪行!这已经打破了他做人的底线,要不是c的利剑悬在头上,他真的十万个不愿意答应艾德里安来日本。

再一个就是那个c国际商业调查公司了,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收到那个公司的进一步消息,在里约等了小半个月都没见到那个“金刺”的任何动作。

按理来说以那个“金刺”的实力不可能找不到自己头上的。现在无非两种情况:一个就是他们在迪拜没有找到自己的漏洞、还不知道把他们公司机密文件一锅端的祸首!

再一个就是金刺公司已经找到了源头,不过他们在等着一击致命的机会。

相对于第一个猜测、他更倾向于第二个理论,以那个金刺表现出来的实力,不可能调查不出来自己的。那就是他们在等待机会。

这样的国际大流氓公司是不可能连个交手都没有、就乖乖的过来谈判的,不出意外、他们肯定要过来探探他的实力。就是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出手!还是已经出手了,只是他还不知道。

想到c他又想到了下午的那批人,那几个人西装领带黑皮鞋,跟大公司里走出来的雇员没什么区别。不过话说来,日本的黑涩会大多也是这个打扮。

“日本黑涩会?自己什么时候惹上他们了?”

这他过来、艾德里安并没有给他具体的电话号码,只是让他到“御茶之水郵便局”那边找一个接头人,之后才知道具体的交货地点。

想着呆会的接头事宜,隔断的移门被人从外面拉了开来,一位穿着服务生衣服的小年轻托着个菜盘走了进来,等一一放到桌上时、他一时有点懵!

“这是个什么鬼东西?”

尽管脑袋里现在一团乱麻,但是见到服务生端上来的菜时、他还是显得非常惊讶。

一小碗蛋炒饭、一份面条、一大盘煎饺、再加上一份水果沙拉,这就是服务生端上来的菜品。

把菜全部放下服务生才一鞠躬道:“%¥(%¥¥。”跟着转身出了房间。

“这些小日本脑子有病吧?”

看着桌上的几份饭菜、方远山竟然哭笑不得,这叫他怎么吃?难道米饭就煎饺、或者面条就煎饺?

“咕咕。。。”

肚子这时候也跟着叫了起来。没办法之下他也治好端起了一份蛋炒饭扒了起来,至于那份煎饺也只能看看了。吃着米饭就着水果沙拉,前后不到十分钟、一小碗米饭被他扒拉到了肚子里,揉了揉肚子还是感觉没饱,只得端起面条就着煎饺又呼噜了起来。

吃过饭从旁边的桌上抽了几张餐巾纸擦了下嘴,刚准备站起来、想到什么的方远山一下子又坐了下来。从旁边的盒子里又抽了几张纸,把自己刚刚接触过的地方全部擦了一遍,不放心之下从空间里拿出琼森配置的化学喷雾剂喷了两下。

琼森制作的喷雾剂他后来也了解了一下,主要用于破坏dna。其实像温度、有机溶剂、酸碱度、尿素、酰胺等试剂都可以引起dna分子变性,使得dna双键间的氢键断裂。双螺旋结构解开,从而导致痕迹专家无法采集到有效的dna样本。

上面都是常规的破坏方法,而琼森制作的喷雾剂就不一样了。他们以前呆过的部队本身就是全球顶尖的,再加上他们经常要执行一些特殊的任务。所以从他们手里做出来的东西、那肯定也是顶尖的,说破坏、绝对不可能再有恢复的机会。

把擦拭的餐巾纸塞进了口袋,站起身把他坐过的地方也喷了一下,就连餐巾纸放过的地方也喷了一下。至于他的掌纹,在来日本之前琼森就给他涂了一层特殊的胶水,除非用琼森调配的化学药品洗。不然是不会脱落的。

左右看了两眼没什么问题后,带上口罩、把运动服的帽子也翻上了脑袋,抬腿走出了隔断。

出了这家水饺店、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抬起手腕看了一眼已经七点多钟了,方远山不紧不慢的朝着马路对面走去。对面“三井住友”银行的大楼里还人头攒动、透过灯光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里面的职员伏案奋笔疾着,丝毫没有下班的意思。

离开水饺店一段距离后、手一招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对着前面的司机道:“お茶水郵便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