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六十四章(东京攻略(四)

千代田区是东京都内23个特别区之一,包括日本天皇的住所皇居、日本国会、警视厅、最高裁判所、靖国神社与大部分设置在大手町的中央省厅等等,全都位于千代田区内,因此该区可以说是日本的政治、经济中心。

而且日本有名的大学大都位于此,比如方远山现在经过的一丁目后面就是“日本大学”,日本大学的对面就是“中央大学”。而他的右手边就是赫赫有名的“明治大学”!

另外像什么高中、小学、女子学院、私立学院的更是多不胜数,可以说神田骏河台这边就是校园的集中区,加之这时候刚刚好是夜生活开始的时候,马路边到处都是穿着学生装的男孩、女孩。

七月初的日本还没有放暑假,看着马路上穿着清凉的日本学生妹,方远山不由想起了在大学里跟包德海说过的:有朝一日、一定要到日本去“为国争光”!现在想来还余音在耳

想到等一会的接头、他的心情又跟着沉重了起来,那点龌龊的心思又平复了下去。

他刚刚吃饭的神保町店离御茶之水郵便局不远,坐上车开了没有十分钟就看见前面的“神田川”桥了。跟前面的司机师傅说了声,给了一千日元他推开车门走下了车。

本来想坐车直接过桥的,但是坐在车里的他总感觉前方的“郵便局”给了他莫大的危机感,好像前方有头猛兽张开了巨口在等着他的自投罗网。

本身答应艾德里安来日本也是为了自身的安全着想,但是明知道前方有着天罗地网等着他、他还去送死,那他脑子就有病了。实在不行他也只能找个地方把货放下来、头通知艾德里安的下家来取货了

下了车的方远山把兜帽往上拉了拉,看到前面有家居酒屋,抬腿走了过去。到了店里在服务员的引领下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随便对着一样酒品指了指,把服务生赶走、他在座位上四处看了起来。

千代田区毕竟是日本的政治文化中心,好多日本“特色”文化在这里是见不到的。店里面的客人大多都是附近公司的职员,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谈笑着喝酒。

在这里就要提一下日本另一个现象了,日本企业的管理相对别的国家的企业要严格的多。压力大就会需要减压需要放松。所以日本男人会和朋友在下班后去小酒肆喝喝小酒寻欢作乐一番。这是他们的社会风气或者说是生活习惯,如果哪个男人每天按时下班家,人家就会觉得是不是这人的人缘不好、甚至延伸到是不是工作能力不好?

再一个就是日本的男尊女卑现象非常明显,日本的女人结婚后基本上是不参加工作的。她们不工作了,男方的收入是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那么她们就希望男人更加努力的工作了。

两头受压之下、日本男人下班就只好跑酒肆里喝小酒来了。其实要方远山来说就两字:装13!

等服务生把酒送过来后、他才摘下了口罩。没有点烤肉之类的,因为方远山进来根本就不是来喝酒的,坐在位置上也没动桌上的酒水。静静的思考着对策。

现在他唯一考虑的事情就是到底哪里出了纰漏?洛克他们基本可以排除,这几天他们吃住都在一起,没什么机会说出去。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本身就是跟他一条线上的,从前段时间里约城那件事过后,他们就是下了“船”、这辈子也只能把秘密烂在肚子里了。

排除他们还有个艾德里安,跟着他又摇了摇头。来日本的路上他就看过“那批货”,艾德里安不可能拿几千万美金的东西跟他开这个玩笑的。

“啪”

垂在桌底下的双手抬起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支香烟,不自觉的把火点着以后深深的吸了两口。这是他以前的习惯,心里很烦躁的时候、总是不自觉的点上一根香烟。

那边几个公司职员看到有人在公共场所抽烟、纷纷扭头朝这边看来。见到他脖子上狰狞的“纹身”,吓得立刻转过身去。当着什么也没看见。

排除了这几个跟这日本之行有直接关系的人,剩下的就是“科帕卡巴纳”别墅里的人了。

那几个佣人正在在屋里,没什么机会接触外面的人。再一个自己这来日本风险很大,所以留下来的琼森还负责“看家”。

“啪”桌子一拍他想到家里少掉的一个人:“莉迪亚罗兰”

想到这里他也无心再坐下去了,还是决定到河对面去看看,要是不行的话也只能联系艾德里安了。当然了、他也不会就这么冒冒失失的冲过去!

转头朝站在屏风后面的服务生招了招手,等他过来后、掏出两张大额日元给他,跟着用日语道:“结账、不用找。”

“厕所?”

穿着和服的服务生把他一直待到厕所门口才转身离去,他点头示意了一下才推开门走了进去。知道日本变态比较多,万一哪里装有针孔摄像头。那他以后就不得安生了。

把蹲坑的门拉开走进去、反手又上了锁,侧着身手一晃多出了个巴掌大的摄像头检测器,打开开关后等了一分钟,见到上面的绿灯始终亮着才收了起来。

七月初的天已经比较热了。他两套运动服、连兜帽加口罩早就捂得一身汗了,要不是为了底下的事情打算、他真的想就穿着t恤走出去。

快速的把身上的两套运动服脱下来,从空间里拿出一套防弹背心穿了上去,跟着又套上了一身全黑的超薄运动服,虽然显得有点臃肿,但是小命重要。万一对面真是龙潭虎呢?热就热一点吧!

接着手一晃又多了一顶圆边草帽,盖在头上后、把口罩又带了上去,上下看了两眼没问题后打开保险走了出去。

对于上个厕所出来就变了装的方远山、服务生也只是弯腰说了声:“お気をつけて!”,跟着注意力又转移到周围的食客身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