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六十五章 东京攻略(五)

人天生就有五感,包括视感、听感、嗅感、味感、触感,或是其它现今科学熟悉的感官。由于五感的定义很模糊,故“第六感”的定义也很模糊,可通常认为“第六感”是指现今科学还不熟悉的讯息,这些能力与现代研究的神通有相应之处。

第六感的标准名称叫:超感官知觉,英文简称esp、又称“心觉”,此能力能透过正常感官之外的管道接收讯息,能预知或感知将要发生的事情,这个能力与当事人之前的经验累积所得到的推断没有必然的关系。

而方远山就觉得他现在的心里对危险的感知就是俗称的“心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危险有了超前的判断。他也反复的试过,目前对他没有太大伤害的事情还不能引起他的“超感官知觉”,只有那些要命的事情即将发生时、那种感觉才会非常强烈。

出了居酒屋的方远山没有朝桥对岸的郵便局走去,现在时间还早、在酒肆门口看了两眼,一转弯朝对面的学生步行街走去。

在日本,大学集中的地区通常被称为“学生街”。比如,全世界爱人的圣地神保町,也是东京地区有名的学生街。其周边学校多、出版社多直接造成了它店多的布局。

走在学生步行街上、前方就是美术学院,一路上穿着清凉的学生妹非常的多,但是令方远山感到被欺骗的就是:原来日本妹子并不是如电视“电影”里的那样漂亮。

大多数也就一般般,脸型都是圆脸,笑起来牙齿基本不是龅牙就是歪牙要么大小牙,眼睛要么单眼皮,大一点圆一点的又不够狭长,而且他还发现很多女生有罗圈腿。符合他审美观的也是浓妆艳抹,令他大倒胃口。

可能是因为日本属于发达国家的前列,有一点方远山必须承认,那就是普遍的气质都非常的好。可能是善于打扮的原因、一身校服偏偏穿出了诱人的ol装效果。

双手插在兜里的方远山等再拿出来时、已经多了本电子词典,输入“我需要一点帮助,跟我走、不要说话”后,反复的听了几遍。等觉得日文发音标准后又塞进了口袋

学生街附近除了店多之外,还有一个特色就是小饭铺多。每个学校固然有自己的食堂,但在寸土寸金的东京市区,连大学校园都浓缩成几幢教学楼,可想而知。学校的食堂规模自然大不到哪儿去。要满足所有学生的就餐问题,光靠学校食堂是不可能的。因此学生街的饭铺就成了城市的另一样风景。

刚刚在居酒屋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对象”,只能到这边的饭铺找找了,不然他的下一步计划没办法施行。

日本的另一大令世界人民津津乐道的事情就是援助交际非常流行,上到女大学生、下到初中生,很多都有过援助交际的行为。

说她们全部是爱慕虚荣才去援助交际、方远山是不相信的,但绝大部分也不是因为生活所迫,说到底还是与日本开放的性文化有关,而方远山过来就是想找个学生妹。

看着学生街两边小饭铺林立,找了个相对人多的走了进去。里面的店主人见到他进来立刻笑脸相迎。等把他安排在座位上后,问他吃什么、方远山随手指了份食物,没过一会店主人就端过来一份炸鸡套餐,满满一大碗的米饭以及一大盘炸鸡。

等店主人笑着走后、方远山摘下口罩四下看了起来。里面基本上都是学生,好多都是情侣、吃着饭不时的窃窃私语着。

四下观察着女孩的穿着打扮,他的斜对面坐了一位打扮时尚、五官也符合他审美观的漂亮学生妹。考虑了一下屁股往旁边的空位上挪了两下坐到了她的对面,伸出手用日文道:“こんにちは!我叫“山远”,请多关照。”

对面正在低着头吃饭的女孩,听到方远山的招呼以及见到他伸出来的手,跟着伸出手道:“こんにちは!。。。。”

除了一句您好外。别的方远山是一句也没听得懂。打过招呼后他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只是微笑着看着对面的女孩。

本来一直很随意在吃饭的女孩、被他像看着“小绵羊”的目光给看的不好意思了,抬起头对着他用日语说着什么,可惜他一句没听懂。不过看她一脸不好意思的样子,应该是在道歉之类的。

“道歉?”想了一下才明白她为什么道歉

日本是有这个习惯,甭管错没错先鞠个躬、道个歉,其实虚伪的外表下掩盖的是他们卑劣的内心。

想到这里他也无心再跟她周旋了,右手掏向上衣口袋,把一叠厚厚的大额日元在对面的女孩面前露了一下。等见到她眼睛里的亮光后才用日语道:“我需要一点帮助,跟我走。”

对面的女学生手里的筷子无意识的拨弄着桌上的饭菜,考虑了会才一点头说:“好的!请多关照。”

扔下两张日元在桌上,跟着手插口袋走出了这家饭店,身后的女学生也跟着他走出了饭店。

身后的女学生走上前来在他耳边用日语在问询着什么,方远山用日语打断道:“不要说话!”跟着掏出口罩带在了嘴巴上。

日本的科技非常发达,想通过改变面貌、走路姿势骗过大型计算机的“眼睛”根本不可能,所以他也没去做什么伪装,只要不在摄像头下留下影像就是最好的办法。

身后的女学生在快要走出步行街的时候开始犹豫不决起来,步伐也开始慢了下来,前面的方远山察觉到她的变化后,往走了两步,掏出几张一万日元递了过去说:“陪我逛东京。”

所以说还是那句话:有钱能使鬼推磨,别管多发达的国家得人,在钱的魅力之下,一切魑魅魍魉都得现出原形,就好像对面的日本女学生,在接过他给的钱之后立刻靠了上来,面带微笑的跟着他走出了步行街。

出了学生街,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坐进车里后对前面的司机道:“往御茶之水郵便局那边开。”

“又来?”

车子刚刚开出去没一会,那种强烈的危机感又出现了。抬起手腕看了一眼20:45,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五分钟,郵便局离学生街只有一河之隔,坐上车没要五分钟就过了桥到了御茶之水郵便局门前。

透过车玻璃可以见到一个小个子男人站在郵便局的树阴下,以他的目力可以很清楚的见到他的面容就是自己的接头人。正要叫司机停一下的时候、远处的树影背后有好几股杀机对着出租车涌了过来。

跟一河之隔的学生街不同,这边由于旁边就是“汤岛圣堂”,也就是俗称的孔庙,所以显得非常安静,周围并没有什么人在走动,倒是“外堀通”马路上车来车往。

日本的车辆是靠左行驶的,所以见到一辆出租车贴着郵便局这边慢慢的驶过来,那个小个子男人锐利的目光一下子扫了过来。车里察觉不对劲的方远山、一把把旁边的学生妹拉的靠在了他的身上,同时扭头拿嘴封在了她的嘴唇上。

出租车还在慢慢的行驶着,小个子男人这时候已经走出了树阴、来到了马路边,看清车里的情形后失望的往走去。

车里的方远山即使不头也知道有数道目光在对着出租车虎视眈眈,见到车里的情形也跟着收了目光。车子驶过郵便局门口、坐正身体的方远山对着前面的司机道:“快点开。”

司机听了他的话后、慢慢的踩下了油门,车子的速度也跟着快了起来,很快的驶出了郵便局的范围。

旁边被他突然袭击的女孩这时还羞红着脸,不过他倒是无所谓,花钱请她来就是帮忙做个掩护的。既然她为了钱能跟陌生人走、想必这点应该早就预料到了。

车子绕了个大圈从神田郵便局前到了之前学生街的右出口,下车后掏出两张一万日元递给旁边的学生妹道:“谢谢了!”跟着留下这个学生妹、他独自走进了人群。

在人群里左穿右插,从右边又走到了之前上车的地方。招手拦了辆出租,进去后说:“往3丁目开。”

后座上的方远山不停的思考着对策,艾德里安给的接头人明显有问题,不知道是被人控制的还是本身就跟那些人是一伙。

手插进口袋,再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部电话,输入艾德里安的号码后,电话响了两声就被接了起来。

“哪位?”

“是我!那人有问题。”

等了一会那边才答到:“电话不要关机,我过五分钟给你电话。”

默默的挂掉电话,车子还在向前快速的开着。想了想还是对司机说:“停车。”

付了钱下车后走向旁边的人行道,两边的店大多都是店,九点多了还有人在里面捧着本看着。往前走了没几步兜里的电话震动了起来,接起道:“怎么样?”

“方、麻烦你再去一下“新宿”的“小野眼科医院”,就在“新小川町”,到时候会有人跟你联系的。”

考虑了一下方远山还是道:“好吧!不过这是最后一,如果再有问题我就直接离开日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