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七十二章 突破

“哒哒哒。。。”

从民宅里出来的方远山迎头就撞上了四五个西装男子,他一梭子子弹过去、顿时打倒好几个,剩下的也是一头撞进了旁边的民宅里再也不敢露头,而民宅的木制大门更是被机枪给扫得千疮百孔。

这个连枪管高达20斤的重机枪、在他的手里不比一把手枪来的重多少。如果不是臂力过人、很多人连平端都端不起来。但是方远山拿在手里却感觉刚刚好,后座力什么的也在他的承受范围内。

两手托着枪快速的在巷子里穿插着,也不饶弯了,朝着西边早稻田大学的方位冲去,一路之上凡是露头的都被一梭子子弹给打得缩了去,他自己大腿部位也中了两枪。

说到这里要提一下他身上这套龙鳞甲防弹衣了,由美国的pinnaclearmor公司推出这种叫龙鳞甲的防弹衣、整个由小块的陶瓷防弹瓦和新型的防弹纤维编织成鱼鳞状的防护甲,因而得名龙鳞甲。

龙鳞甲不但重量轻而且可以弯曲,不妨碍使用者的行动。并且这种防弹衣对子弹的防护能力是前所未有的。根据pinnaclearmor公司资料,龙鳞甲在被62mm标准军用弹在6米距离内击中40次都不会被击穿,并且它还可以挡住62mm钢芯穿甲弹,9mm微型冲锋枪对它根本没效果。

这样的一件套龙鳞甲在黑市被炒高到了2万美金,而且还是有价无市。说是这么说、但方远山这个人有个特点:他喜欢眼见为实。所以在阿诺德他们把防弹服给他的时候、他拿了把手枪近距离对着一个点连续开了4枪,结果是毫发无损。

至于头上全封闭的防弹头盔、以及腿上的防弹服,不提也罢。反正刚刚那两枪除了让他摔了一跤外、他爬起来后已经跑了快十分钟了,大腿上一点异样的疼痛感都没有传来。

别看方远山现在的样子很威风,防护好像也很周全,其实要是把衣服脱了就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他的浑身在打摆子,吓的!

谁生来也不是一个战士,穿上作战服、拿上枪就能上战场厮杀。而且方远山说到底以前也只是一个三流大学毕业的学生,在去巴西之前他也就打过几场小架。最多也就破个头、拽掉点头发、打个乌眼青之类的,哪像现在这样真刀真枪的拼命啊?

从早上在井上亚美屋里干掉几个大汉开始、他已经不去想那些人的样子了。包括在迪拜地下室的那些人他也刻意的选择遗忘,这样不会让他有太多的负疚感,包括什么不适。

身后本来快要追上来的西服大汉看到他往早稻田大学方向冲去。一时都迟疑了下来,不知道该不该追过来。

早稻田大学虽然不算什么专业性太强的大学,但怎么说也是地处东京都,而且出了好几位首相,像索尼、卡西欧、三星、任天堂、优衣库等众多著名公司的创始人及社长皆出身于早稻田大学。所以在日本还是有相当影响力的。

如果这些人拿枪带刀的冲进早稻田大学,别说什么山口组这个黑涩会了,就是日本政府都压制不下来!到时候非爆发大规模的游行示威不可。

“嘭嘭嘭。。。”

远远的对着围墙边的铁门开了几枪,把上面的几个连接点全部打断以后、冲过来的方远山上去就是一脚,铁门被他暴力的一脚踹的飞了出去,“咣当”一声远远的落在了围墙外的人行道上。

穿过人行道也不往北面的马路上跑,直接对着早稻田大学的学生操场跑去。此时已经11点多了,的太阳当头高高挂着,学校里的学生吃饭的吃饭、午休的午休,炎热的气候下宽阔的塑胶跑道上竟然一个人影都不见。

翻过钢丝网护栏的方远山躲在了一簇万年青后面。把手里的重机枪以及身上的零碎全部摘了下来,为了以防万一、除了头盔、别的像防弹服什么的他都没有换下来,插进兜里的双手也始终牢牢的握着两把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从空间里拿出一顶鸭舌帽盖在头上,把身上作战服的灰尘拍了拍、施施然的走向了远处的大学生运动馆。

早稻田大学不说教职人员,光学生就有好几万!凭他山口组想把自己从里面找出来无异于大海捞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们不可能出动那么多的人手来学校大张旗鼓来搜查的。他们要是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来搜查,那离山口组解散也不远了

隔着运动馆外面的玻璃看了几眼,可能真的是去吃饭了,巨大的会馆里面空空荡荡,别说人了,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

天气开始热了。所以里面的窗户是开着的,不过窗台上装了铝合金的防盗窗。他伸出手用力一掰、等弄出一个豁口后从外面钻了进去。

可能早稻田大学真的是那些人的禁忌之地,那些追踪他的人都没到围墙边就纷纷消失的不见了踪影。

此时神户市山口组总部里、一个四五十岁的微胖男人坐在蒲团上,身前的茶几上放着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水。一个中年男子正站在他的面前恭声说着什么。

等了一会坐在蒲团上的男人才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用日语说:“给那个迪拜来的萨姆电话,把人统统收来,不允许他们继续再追查下去了。马场下町那边你派人去把首尾弄利落,我不想在明天的报纸上见到任何的风吹草动。”

“嗨!”站着的男子一个九十度鞠躬、跟着才小心翼翼退了出去。

等身前的男子退出后、坐在蒲团上的男人盯面前茶几上的杯子看了起来,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早稻田大学里的方远山此时在运动会馆里找了身学生的衣服穿了起来。在会馆里考虑了一会还是把身上的防弹服之类的全部给收了起来。

等见到没什么异样后才从那个防盗窗那里爬了出来,往四周看了看,最后朝着外墙上写着“図書館”的大楼走了过去。

走进大楼后一股自然风从宽敞的走道尽头吹了过来,让刚刚脱下防弹服的方远山一阵舒爽。

不过进了楼之后他就不是那么爽了,外面的天气怎么说也有个30多度了,这么大个图楼竟然没开中央空调,让他一阵无语

图馆在楼上,不过他到这里纯粹是避难的,怎么可能往人多的地方钻呢!顺着通道走到消防梯,推开消防梯的钢门后他一闪身走了进去。

也不上楼、就在消防梯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听了听没动静后他四处看了几眼,没发现什么摄像头后他才从空间里拿出食物来吃了起来。

吸取上在亚马逊丛林的教训、他再也不敢在空间放那些关键时候不能救命的东西了。里面除了武器装备,像吃的喝的也占了大头子,饮料、矿泉水、巧克力这些东西更是装备了好多。

虽然他本意来日本不会耽搁太长的时间,但正所谓有备无患,多准备一些放在空间、反正又不会坏。

昨天晚上吃的东西、凌晨连跑带吓的早就饥肠辘辘的了。一份热气腾腾红烧牛肉面被他三两口就扒拉进了肚子,意犹未尽之下连汤都给喝的干干净净,之后一抹嘴巴把碗筷扔进了空间。

这些日子跟洛克他们在船上,虽然空间里有好些烧好的饭菜,他也没法子拿出来吃,要不真的解释不清了。倒是他刚刚吃的红烧牛肉面是真的牛肉、而不是桶面什么的。

站起来活动了两下,擦了两把额头上热出来的汗珠,想了想顺着消防通道走了上去,等他推开三楼的消防门时、可能是钢制的消防门底下有什么碎石子,地上的石子摩擦着门缝,一声长长的“嘶啦”声从大理石地面传了出来。

“唰”

巨大的图馆里几百号人同时往消防门这边看来,让刚刚露出一个脑袋得方远山吓的差点又退去。

见到所有人已经盯着他看了,方远山在心里狠狠的给自己打着气“吗的,怎么能在这些小日本面前露怯呢?”

想到这里刚刚准备转身的方远山、挺了挺胸口又朝图馆里走去。顺手把身后的消防门给带了起来,门缝里可能真有石子,在他关门的同时又发出一声长长的“嘶啦”声

他汗了一个、等里面的学生把目光转去的时候,他才找了个空位坐了下来。旁边一个带着眼镜的男生看他坐下来、不自觉的往旁边挪了挪,那种脸带惶恐的样子让方远山有点不解。

“难道哥看起来像坏人?”

不理会这个男生、方远山把头又转了来,等通过光可鉴人的木制桌面看清自己脸上的情形后他就是一愣,跟着心里痛骂起了自己:“你是煞笔啊、带着一脸的血迹四处乱跑,这不是找死嘛!”

原来在井上亚美的屋子里开枪时,他被迸溅出的鲜血染了一头一脸,还好血迹干枯、而且被鸭舌帽给遮挡住了,远距离不容易辨认出是鲜血,但近看就不行了,脸上的斑斑点点让人很容易就认出是血液。

伸手把帽檐压了压、站起身后朝着贴着卫生间标识的方向快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