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留

第二天一早太阳透过卫生间里的窗户投进了房间,睡梦中的方远山用手抓了抓有点油腻的后背,转了个身打算继续睡一会,迷迷糊糊之中手一摸抓了个空,跟着醒转了过来。

等脑袋清醒了点,才疑惑了句:“人呢?”

想到什么的他赶忙一抬头在房间里找了起来,四处看了一眼也没见到小川爱子,这下他急了,鞋子也不穿就往卫生间里跑去。见到自己贴身的洗的干干净净的晾在里面,他就是一怔

记忆中有多长时间没人给他洗过了?反正他有记忆开始就自己洗衣服,后来认识了孔念秋、她倒是表达过想给他洗衣服的念头,但是方远山也舍不得啊!

上了大学谈过的女朋友、自己衣服都洗不周全,哪还管他的死活?至于后来发达了女佣给他洗的衣服就不谈了

在卫生间没找到小川爱子,他赶忙又了房间,等找了两圈后才在房门背后发现了一张便条,看到上面一排娟秀的日文他就是一阵头大,他一个日文都不认识。。。

“咦有了!”

想到什么的方远山、赶忙从空间里拿出了那个带翻译的日语电子词典,把上面的日文输入进去后,一排华文出现在了上面:远山君、我去上课了,食盒里有早餐,记得吃哦

“我靠吓我一跳!”

最近狗血的事情遇见不少,他以为小川爱子要来个经典的不告而别呢!等见到词典上面的华文后他才醒悟过来。人家还是个学生,需要上课的,往哪里走?

把食盒打开,一股蒸腾的热气从保温盒里冒了起来,仔细一看原来是稀饭。

“呦呵还弄个瘦肉粥呢!”

本来见到酱红色的稀饭他还疑惑呢,等用勺子挖了两下,原来是瘦肉熬出来的红糖色。吃完小川爱子准备的早餐,转头看到乱七八糟的被子他就是一阵汗颜。

事后迷迷糊糊抱着小川爱子快睡着的时候他还在想一个问题:人家看上自己哪里了?难道自己真的气质出众?

关于气质这个东西、他有时候无聊的时候也会想想,你要说它有吧!它无形无质。看不见摸不着;你要说它没有吧!那些长相一般,但是往人堆里一站、你就会觉得他与众不同的人,难道不是因为气质?

后来再想到气场这个问题,他又开始纠结了。话说那些地痞流氓也有气质的。往人堆里一站、你也会觉得他与众不同。

不过方远山没想到一个问题,抛开乱七八糟的外在加成效果,光他那一个“特殊能力”就让他的气场十足。如果要是再加上他的身家,管他什么气场气质呢,在他面前全是扯淡。实力才是硬道理。

对于小川爱子他现在也有点纠结,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好。倒不是不愿意负责任,主要是不知道下面该怎么办的好。

他肯定是要巴西的,可是人家小妹妹还在上大学,而且她家里的情况也不是太好,不可能就这样一走了之。

“这就是冲动的惩罚啊!”想了一会没有头绪,他也不去想了,爱咋咋地!

洛克他们方远山已经通知过了,把自己目前的处境告诉了他们,让他们不要担心。听到他被困在早稻田、他们立刻发密电说要过来解救他。被他给拒绝了。

倒不是他不想离开这里,主要是外面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万一阿诺德他们一行贸贸然的过来,万一被人家一锅端了怎么办?

再说了,山口组是日本的“地头龙”,凭他们几个人要是再发生冲突,分分钟被人家干趴下,还不如静观其变呢!

就这样在屋子里一会想着小川爱子,一会想到外面的情形,时间不知不觉的到了十一点。中间他除去上了两趟卫生间,别的哪也没去。

起来的时候已经快9点钟了,等他上完两趟厕所、正准备去第三次的时候房门传来了钥匙扭动的声音。他心里一喜以为是那个日本小妹妹下课了,厕所也不上快步走了去。

“あなたは誰ですか?”

见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子出现在房门口、方远山就是一愣。跟着反应了过来,如果猜测不错的话,这个男子应该就是小川爱子口中的“师兄”了。

“抱歉、我是小川爱子的哥哥,给你房子弄乱了。”

这个小川爱子口中的师哥个头足有一米八,在日本这个普遍身高不足一米七的国度,他算是鹤立鸡群了。

要不说大学生就是大学生呢。这个“师兄”除了刚进门的时候楞了一下,之后立刻挂上了满脸的微笑,用着略显别扭的英文到:“没事没事,是我不好意思,竟然没有敲门就进来了,你住的惯就行。。。。。”

这个小川爱子口中的师兄用英语对着他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中间除了欢迎方远山入住外,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客气的废话,让他这个从有着几千年文明古国出来的客气人都感到汗颜

这个师兄客气了好半天之后才进来把笔记本放进了随身的公事包,跟着又是一阵鞠躬道歉,大概的意思就是笔记本里有一点资料,他现在需要用到,并不是不愿意让他使用。

好不容易送走这个师兄、他转身一下子躺在了床上,心里不由感慨到:“要是跟他呆一起两个月,他非疯掉不可”

刚在床上没躺五分钟、房门又传来一阵钥匙拧动的声音,方远山大骂一句:“我艹又来?”

他的脸上刚刚换上一副连他自己都觉得恶心的笑脸,等见到进来的人后他的脸随后又垮了下来。考虑到人家小妹妹的心情,他还是咧着嘴道:“你下课啦?”

“恩”

一点头、进来的小川爱子见到他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可能是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脸上又升起了一团红云,那羞羞怯怯的样子实在是可爱至极。

“咳咳”

“那个、刚刚你那个师兄过来了,你说我要不要离开的?”

听到师兄过来,小川爱子就是一愣,等再听到他说要走,刚进门时那副欢喜中带着羞意的脸庞迅速的黯淡了下去,把右手中提着的食盒递给他说:“那你先吃饭吧。”

日本的菜不知道是放了什么,感觉吃起来鲜的很,让他有种提心吊胆的感觉,生怕里面放了什么成瘾性的东西。

可能是感觉他有点偏瘦,小川爱子带过来的两个菜包括饭在内,都以肉食为主,让他吃过两之后就觉得有点腻味了,关键他不喜欢油炸的食品,特别是炸鸡腿。

不过到底是人家妹子的一片心意,就算不喜欢他也装作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用过午餐小川爱子提着两个食盒去卫生间清洗了,他开始坐在床上思考起外面的事情来。

那个“诺顿”虽然答应他把人全部撤走,但是他还是有点不放心,他从井上亚美那里学来了一句话:人心险恶。

那么时髦的一个意日混血美女说起谎来眼都不眨,把他卖了还帮她数钱呢,这让他对自己的智商开始怀疑了起来,难道我的智商真的偏硬?

挪了挪屁股给出来的小川爱子让了个位置,虽然知道小川爱子不会跟自己离开日本,但方远山还是抱着她在她耳边问道:“跟我去巴西好吗?”

小妹妹可能已经决定了什么,轻轻的挣扎了一下,等他松开手后才说:“我的家人都在日本,我是没办法跟你去巴西的。”

“果然如此!”

这个事情说到底问题出在他的身上,自己上脑的把人家给睡了,还没告诉人家自己姓什么、干什么的、家在哪里!就这样贸贸然的让人家跟他走,这不是扯淡嘛

把小川爱子往胸口抱了抱,等她的身体柔软了才说:“有很多事情我没跟你说,不是不愿意,实在是还没到时间。过段时间吧、等我了巴西安顿下来再说好吗?”

关于她去留的问题、方远山没再跟她讨论了,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抱着。等下午快上课的时候,小川爱子身子才动了动说:“我要去上课了!”

“恩!”

“呜呜。。。”

捧着小川爱子的脑袋在她嘴唇上亲吻了一会,等她快融化时才放开她轻声道:“那你去上课吧!”

可能是感觉到了什么,小川爱子拎着食盒朝房门走去的脚步变得迟缓了起来,终于是没忍住,放下食盒猛的一头抱住了他,在他肩头狠狠的咬了一口。。。

“。。。怎么日本女人也会这一招。。。”

等着小川爱子在他肩头狠狠的发泄了一通,才揉了揉她头发说:“不用难过,坐飞机去巴西很快的,想我了就去看我。”

“对了、食盒给我,我给你再变个魔术。”

等接过保温食盒捣鼓了一下又递给了她,看着她说道:“这个魔术要等你离开以后才能打开来看,要是现在看就不灵了。”

看着小川爱子一步三头的走下旋梯,他的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狠狠心一转身了屋子,开始为离开日本做着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