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八十章 猛龙

“饿不饿,需要吃点东西吗?”

“谢谢了,我暂时不饿。”

看着几个船员在甲板上各自忙碌着,方远山的思绪正扩散的无边无际呢!突然被一声问给拉了来。听到身旁中年男子的问话、他客气的了一句。

昨天晚上在柏崎市呆了不到一个小时,他又马不停蹄的赶去了“西鲸波”,等见到对方的接头人时他相当意外。

这个身高一米七几皮肤黝黑的男子、身上的那种气息方远山相当熟悉,最近他在很多人身上都“闻”到过了!山口。组的、金刺的、包括巴西的艾德里安身上都有这种味道。

当天晚上在接到他后,并没有安排他上船、而是直接又坐上了“信越本线”转道“北陆本线”,跟着又乘坐“山阴本线”一直到了“山口县”,一个晚上带着方远山穿越了大半个日本。

日本这里他也不熟悉,跟着这个沉默的男子连续倒了几趟车、到了山口县前面的男子才开口给他解释说:“日本的海岸自卫队晚间查的相当严,所以晚上是走不了了,只能白天送你离开日本。”

就这样第二天天蒙蒙亮方远山就从“山口县”坐上了前往华国的货轮,中间那个男子再也没说过一句话。

方远山本身来日本就属于非法入境,而且闹的还不算轻,虽然追他的那些人会给他擦屁股,但难保不会被日本警视厅给盯上,所以他还是尽量选择低调的离开日本。

其实以阿诺德他们的手段给他搞来的那些护照之类得东西,按理来说过海关是没有问题的,但他就是不想去使用。说个自大的话:他将来的钱途一片光明,他不想给人留下任何的把柄。

船上的海员全是“福南”人,那一身彪悍的气息让方远山看了也暗自心惊,果然福南人在日本强大不是没有道理的!所谓打铁还需自身硬、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

对于他这个乘客、船上除了船长他暂时还没见到外,别的像驾驶员、大副二副、机械师、厨师、普通勤杂人员等他都见过了。

倒不是他闲得无聊跑出去挨个的认识,主要是天不亮船上的人员就跑过来跟他自我介绍了。而且满脸崇拜的样子,搞得他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看出来自己“很man”的

“不知道猛龙先生在巴西哪里发财啊?”

“。。”

“猛龙”就是元高阳他们给他冠的绰号,让方远山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差点想吐真不知道他们好歹在华国生活了好几年、怎么会给他起这么个土得掉渣的绰号!

“我在里约,主要就是经营一些进出口生意。别的都是一些小投资。”

“对了文老板、问你个事的!”

面前这个叫文鸿禧的男人就是他口中的文老板,四十出头的他有着一身铁打的筋骨,裸露着的上身、八块腹肌分明,那两块胸大肌让他看了也羡慕不已直叹好身材!

“问啊!”

“怎么船上的人好像都认识我一样啊!还都叫我猛龙先生。”底下的话他没说,这个文鸿禧应该明白他的意思。

“哈哈”

听了他的话、这个文鸿禧当即笑了出来。而且有越发大声的趋势。等见到一旁的方远山有点不好意思时才停了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说:“猛龙是我跟他们说的,呵呵”

“啊”

听到这个猛龙外号是面前这个男人给起的,想拱拱手又觉得太做作,想了想还是开口问说:“还没请教文老板是做什么的呢!”

“哈哈你刚刚不是喊了嘛,我就是这个船的老板啊!”

“啊呀,不好意思,原来你就是老板啊!我以为你真的是二副呢”

早上的时候他就听到船员喊过他二副,所以他真的以为这个文鸿禧就是船上的二副呢,没想到人家就是老板。

“我早年跟着家乡人在美国讨过生活。那时候日子过不下去了,只能到处流荡。后来在加利福尼亚跟当地人发生了一点冲突,我们没钱没背景被打得很惨,到最后一百来号人就剩下了十几个人。”

“抱歉文老板,又让你想起那些不愉快的事情。”

“没事。”

摆摆手文鸿禧又说:“我那个时候受了枪伤,快不行了!刚好遇见洛克,他那个时候也才二十岁不到。没有像绝大部分美国人那样仇视我们,还把我们带到他一个做医生的叔叔家治疗枪伤,又找了点路费给我们了家乡。”

说到这里文鸿禧停了下来,身子倚着舱门、眼神里都是忆。方远山没有打扰他。底下他也大概明白了,这样一个救命恩人,只要不是良心坏掉的人、以后发达了总是会报恩的。

“让你见笑了”

“没事,我能理解您的心情。真的。”

文鸿禧这时才笑着说:“嗯!洛克说你是他老板,而且还是个超级大猛人,所以我就跟他们说船上来了位猛龙先生。不是猛龙不过江嘛!”

“这个、猛龙就不猛龙了吧?”

“哈哈”

看到方远山不好意思的样子,文鸿禧又哈哈大笑起来。

在海上颠了两天,第三天下午吃晚饭的时候才到华国的下海市。走下船站到坚实的地面上时他的一颗心才彻底的放了下来,看到远处甲板上还在挥着手的文鸿禧等人。他也跟着摆了摆手,跟着才一转身离开了码头。

他坐得货轮是正规的货船、来得时候已经装满了货物,他们现在就要转道去天京市。下船的时候他也没提什么钱不钱的,已经不需要了。

从下海市的港口出来叫了辆车直奔他在江边小渔村的工厂,从港口到江东的小渔村直线距离都有四五十公里了,加之现在刚好是晚高峰的时候,所以堵车堵的厉害,六点不到上的车子,足足开了两个小时才到地方。

刚刚在车上一直闭目养神来着,下了车他才发现厂门口竟然在修路,靠近厂门的一边已经被封了。没办法之下他只能绕行了一圈,从旁边那家橡胶厂门口的花坛上走到了自家的厂门口。

看门的老钱可能是去吃饭了,里面的电视还开着,人却不见了踪影。也没打电话叫老钱来开门,他从锁起来的小门上攀了进去。

“哎哎哎你谁啊,大晚上想干什么?”

他刚刚跳进去厂房里就响起了一阵喊声,同时两三个身穿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跑了过来。

“我。”

“你想干什么啊?”

看着围上来的几个保安大声呵斥着,方远山顿时大囧

“你说你自家的厂房、好好的大门不走非要爬进去,不是自找难堪吗?看来还是日本之行的后遗症啊、到哪都不走寻常路”在心里埋怨了自己一下,赶忙解释道:“我是方远山,老钱呢?”

“方远山?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啊?”

领头一个年纪看上去最小的保安问:“你找老钱干什么,你认识他吗?”

“他是我请来帮忙看管厂房的。”

方远山一边说一边走进了旁边的门卫室,在灯光的照射下几个保安才看清了他的模样,跟着几个人七嘴八舌的叫到:“哎呀原来是老板啊、您看这闹的?”

“是啊、是啊,您看外面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您是老板”

他赶忙打断道:“没事没事对了、你们应该才来吧,怎么会认识我的?”

还是那个年纪最小的保安笑道:“钱经理给我们看过你的照片,所以我们才认得你的。”

“那老钱呢?”

“老钱不在这里了,他到隔壁那个厂房去了”

“哦?隔壁那个橡胶厂已经买下来了吗?”

“是的!上个月底买下来的,我们也是那时候到厂里来上班的。”

“那好吧,你们先去忙,我自己去看看。对了,钱经理在厂里吗?”

“在的,要我去喊钱经理过来吗?”

“不用不用,你们去忙吧!”说完方远山摆了摆手,自行往厂里走去。

“咦怎么换厂房啦?”

仅仅过了一个半月,两座老式的水泥房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座现代钢结构厂房。刚刚要不是外面门口隔离带阻挡,他一早就发现了。

走到还亮着灯光的门口看了看,办公区里面的人员还在忙碌着,里面多了好几个他不认识的员工。

站在厂房外的方远山想了想还是走了进去,到了办公室门口拧开厚厚的玻璃门上的把手一抬腿跨了进去。

“砰砰砰”

在靠近门旁边的办公桌上敲了几下,正在低头看文件的女职员立刻抬起了头,等见到他后疑惑的问道:“你有什么事吗?”

“啊呀老板你来啦!”

办公室里面的束小蕊正在跟旁边的宁大刚说着什么,眼角余光看到办公室门口有个黑影,等仔细一打量原来是方远山,顿时眉开眼笑的跑了过来。

到了旁边什么别的话没说,开口就笑嘻嘻的问:“老板,你大老远的从巴西来,就没带点什么土特产?”

“你这个丫头找打是吧?老板来了也不说先搬把椅子什么的。”说着方远山就抬起手在她头上敲了一记。

“sorry、sorry,不好意思老板,我这不是看见您太高兴了嘛!”说着就要到旁边搬椅子去。

“来,不用了”把束小蕊叫住,他才走向了办公室里面的会客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