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八十二章 顺眼

此时被人骂的方远山反而不急了,转头又盛了一碗汤喝了起来。+,钱巧巧一直给他种小巧玲珑、羞于表达的感觉,这样的女孩子居然也会骂架,顿时令他大开眼界

“别张口闭口就是乡下人,你家祖辈往上数三代也全是农民,不用在这里告诉我你是城里人。”

跟着钱巧巧瞄了瞄邻桌女人的衣着,学着方远山的样子撇了撇嘴不屑道:“看你穿的这样也不是什么有钱人,浑身上下也没一件超过一千块的,七。浦路上买的吧!”

这个二十几岁的女人一副被人戳穿的表情、恼羞成怒的骂了起来,同桌的两男一女也站起来跟着帮起腔,而且还有动手的趋势。

方远山一看这哪行啊?把手中的碗放下来,扯了张餐巾纸抹了抹嘴巴、跟着站起了身子,把钱巧巧挡在身后语气淡淡道:“好了,吃你们的饭吧!”

气场这个东西方远山不知道他有没有,也看不见摸不着的。反正他站在那里、那种不怒自威的神色让面前的几个人都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包括那个女人都没敢再犟嘴。

跟几个普通人显威风实在不是他的风格,看到收银台那边的老板娘已经准备过来劝架了,转头朝巧巧道:“把账结一下我们走吧!”

钱巧巧拿过挎包把账结掉后、拎着包像个“丫鬟”似的跟着方远山这个“大少爷”后面走出了餐厅,朝着路口的停车场方向走去。

路上开着车的钱巧巧沉默了一会,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乐呵道:“老板你好有派哦”

“怎么说?”

“滴滴”

按了两下喇叭她才笑到:“我还怕你动手呢!没想到一句话就解决了。”

“解决了吗?没有吧!好像是我们灰溜溜的跑路才对啊。”说完他也跟着笑了出来。

到了厂里钱巧巧带着他去往了旁边一座新建的钢结构厂房。路上巧巧已经解释开了。

“老板还没跟你说呢。上个月你刚走没几天、市里出了一起厂房坍塌事故,死伤好几个人。上面要求所有老旧危房全部重新检查,不合格的一律拆除。我们这两个厂房年头有点多了,我考虑来考虑去都觉得推倒重建比较划算。后来打电话给你请示,你又关机,然后我就自作主张”

“没事,你就是打电话给我我也是这个决定。再说了、人身安全是第一要务,出了事就不是那几个钱能解决的了。”

他也知道钱巧巧的疑虑。厂房推倒重建这么大的事没跟他这个老板请示就自行决定,怪不得她要郑重的解释呢!

没有开电动卷闸门,钱巧巧从包里掏出了一串钥匙把旁边的小门开开,走进去把灯开开才说:“本来我还打算建个办公楼的,可是联系不上你我也没敢弄,就在里面隔出一半的地方给你作临时住所了。”

跟着钱巧巧走进去一看,这个挑高的厂房里面比原来的水泥厂房看起来要舒服多了,不仅地面铺上了复合地板、就连墙壁也贴上了墙纸,没有了那种冷冰冰的感觉。

“两座厂房全是钢结构的,所以速度很快。地面是混凝土耐磨一次成型。整个施工建设没用一个月。”

她边走边介绍,到了办公室门口把门开开。转身笑着说:“老板请进。”

“哎呦”

敲了她一记,方远山笑着说:“你怎么跟束小蕊学上了”

等进去后他才仔细的打量起来,这个临时居所外面被她装成了办公室,在头顶巨大的水晶吊灯照射下,整个办公室亮如白昼。前面一张宽大的实木办公桌斜斜的对着门口,两边各摆放了一盆高大的室内盆景,右手墙边一个高高的架、里面已经放满了籍。

走过去抽出一本来看了看,略显陈旧的封面上写着“企业的经营与管理”,转头朝巧巧笑问道:“房子都建了还差这几个钱?”

“噗嗤”

背后的钱巧巧听了他的问话、当即笑出了声,捂着嘴说:“这不是显得您经常翻阅嘛!”

“意思就是让进来的人知道我满肚子墨水?”听到她的话、方远山顿时哭笑不得,话说他什么时候需要靠籍来撑门面了?

打开里面的临时休息室看了看,房间里也被巧巧装饰一新,整个风格也是他喜欢的淡雅类,转头说:“那你先去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对了,把钥匙给我。”

本来还想问问隔壁厂房的事情呢,但是他现在睡意上涌,已经没精力再过问那些事情了,一切等睡醒再说吧!

钱巧巧走过去把空调开开、调到适宜的温度,转身离开了房间。他也不脱衣服,把空调被拉过来盖在身上很快的进入了梦想。

第二天一早睡到八点多他才悠悠醒转过来,睁着眼睛也不起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想着这趟日本之行的得失。

这的送货之旅让他身心俱疲,虽然之前多少也预料到会出什么状况,但真没想到这么刺激,好几次险死还生。

本来答应艾德里安去日本就是为了自身的安全考虑,没想到最后差点把自己给搭了进去,现在想想真是亏大了。

把从踏上日本国土之后的事情全部捋了一遍,发现没给官方留下什么证据他才多少放下了心来。至于跟什么山口。组、金刺追杀他时产生的交火他一点也不担心,那些人会给清理好首尾的。

现在他就要考虑一下跟金刺的交易了,这样的一个国际流氓公司除非连根拔出、要不然他以后的日子肯定不得安生。自己大好的年华就天天跟这样的流氓公司打交道,方远山还怎么过他的小日子?

那些文件还肯定是要还的,不过要看怎么还了。白送给他们当然不可能,不过这个“精神损失费”到底该要多少,他一时还没个主意。要多了金刺肯定不会给,少了他也不甘心。纠结了一会还是没有头绪,他也只能暂时不去考虑了。

想到金刺他就想到了井上亚美那个满肚子坏水的女人,对于自己被她耍得团团转这件事他始终耿耿于怀,现在想来还让他咬牙切齿。

想了一会井上亚美跟着他又想到了小川爱子,这个柔柔弱弱的女孩以她特有的温柔给了他另类的感觉,在货轮上的两天、每每想到那个女孩他就一阵失神。

其实认真算起来他这还是非法进入,因为民航局根本没有他的进入讯息。而且他现在也不算是华国人了,想到这一点就让他无奈!

躺在床上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事情,墙上的电子钟的时针已经指向了九点。手一晃已经多了一部手机,正是他的那部htc。

已经关机快一个礼拜了,打开手机时一连串的讯息冒了出来。挨个看了看,有钱巧巧的、阿诺德他们的、彼得的,还有很多没有名字,他也懒得一个个看了,捡重要的电话了过去。

“我是小山啊!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对、我这几天去谈点业务,那里讯号不好,所以没看到,恩、知道了。好的。”

给自己母亲王翠兰了个电话,看了看号码又给养父母去了个电话。知道没什么事后,他还是以讯号不好没看到为借口,聊了两句跟着挂断了电话。

电话里好几个号码的主人都是要亲自去见面的,他也没再打电话过去。看着最后一个号码他犹豫了很久,不知道该不该打,最后还是一狠心把电话给收了起来。

起身后把身上的衣服拉了拉,昨天晚上没脱衣服就睡了,现在起床后皱皱巴巴,看起来很是邋遢。到卫生间冲了个澡、把胡子剃了,收拾干净出来后他犹豫了,那套运动服已经有股馊味了,他实在没勇气往身上套。

在房间的衣柜里找了件浴袍穿在身上,把手机拿出来给钱巧巧去了个电话,让她出去帮忙买一身夏天穿的衣服送过来。

钱巧巧的速度非常快,前后没用十分钟就过来了,拎着袋子的她进门就笑道:“老板,你怎么出门不带衣服的啊?”

“懒呗!”

把袋子里的几件衣服拿出来在他身上比划了一下才不好意思道:“这两件是厂里的工作服,我怕你等的着急,所以没去买,要不一会你自己再去买吧!”

“工作服挺好的!”

接过钱巧巧手里的白衬衫看了看,在胸口位置用红线秀了一排龙飞凤舞的小字:远山国际贸易有限公司。

“哈哈不错,就这身了。我是老板不穿这个穿什么?”

方远山看清衣服上的小字后顿时眉开眼笑,大大的夸奖了一下巧巧,把个小姑娘也乐得喜滋滋的

“老板你先去吃早饭吧!一会跟我去办公室,我把最近的材料整理了一下,有的还需要你签字。”

“不急,等会再去。”说完他抱着衣服到卫生间里把衣服给换上了身,“的确良”白衬衫加修身黑西裤硬是被他穿出了保险员的味道,要是再拎个公事包就更像了。

站在浴镜前照了照,方远山是越看越满意,此时什么阿玛尼、纪梵希、范思哲的,在他看来全是渣渣,哪有身上这套衣服让他看得顺眼?

往后退了退,等镜子里照出全身时他才感觉有点不对劲,对、没穿皮鞋!

“恩!等下再去买双“嗒嗒嗒”的红蜻蜓那就更完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