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八十四章 路费

方远山一连串的决定让巧巧这个丫头都傻掉了,过了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看着方远山急道:“老板,涨点工资就算了,我已经很开心了,股份真的没有必要,真的!”

“好了,老板我已经决定了。再说了,那些股份也不是白给的,你今后可是要给公司当牛做马的。”

“我我谢谢老板。”

说着说着巧巧这个丫头居然哭了起来,看得方远山一愣一愣的,赶忙站起身走过去说:“别哭了,这有什么好哭的。”说完抽了张面巾纸给她。

“你现在哭,以后可别生气哦!”

“嗯?”

看到钱巧巧带着泪痕的双眼满是疑惑,方远山笑了笑没给她解释。等那个安妮。伊莎贝拉过来后,相信她就明白了。

“好了,公司里先这样吧!下午老板我去市里有事,头有事你给我打电话。”

在公司里吃了个午餐,方远山穿着印了“远山国际贸易公司”的衣服、开着那辆奔驰出了厂房,连公司的业务都没过问就溜之大吉了

方远山现在觉得国才是度假的,而去了巴西却一直在东忙西忙的没个安生。这好不容易来了,他才不想把时间全耗在公司呢!说个钱巧巧不爱听的话:反正他没指望这个公司盈利

往浦。江方向开的路上他掏出手机给丁翰墨去了个电话,在电话里约定好了见面地点,跟着油门一踩快速的驶向目的地。

到了“泰和茶楼”丁翰墨竟然早早的等在了门口,把车子交给门口的服务员去泊车、顺手给了一百小费,他自己快速的走向了丁翰墨,到了跟前两个人来了个大大的熊抱。

亲不亲家乡人、美不美家乡水!丁翰墨这个浑身文雅气的商人、在他最落魄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崛起的契机,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特别是自己还是个穷留学生的时候,他作为一个成功的商人,丝毫没有看不起他,这让他尤为感动。

抱着丁翰墨使劲的拍了拍他的后背。等松开他时才笑道:“丁老板发福了嘛!”

“滚。蛋哥这叫健壮,不懂不要瞎说!”

“你词用错了,那叫肥壮。哈哈”

丁翰墨不屑道:“你这是嫉妒!看你浑身没二两肉的样子,在科帕卡巴纳海滩没少祸害巴西女郎吧!”

“呃”

想起巴西女郎那肥硕的大屁。股。方远山不由打了个寒战跟着冷笑道:“嘿嘿!丁老板要是想见识见识什么叫巴西女郎我可以安排。多了不敢说、一个加强连的巴西特色女郎可以排着队等你宠幸。”

“。。”

看到丁翰墨目瞪口呆的样子,估计也知道巴西女郎什么样子,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两个人在泰和茶楼的匾额下说笑了一会,跟着丁翰墨才一拉他的胳膊走进了茶楼里面。

现在大多数人正是吃饭的时候,还没到喝下午茶的时间。所以里面的客人还不是很多。没在大厅停留、跟着丁翰墨一直走到了里面的包间。

“喝什么茶?”刚刚坐下丁翰墨已经询问起他的意见。

“来杯龙井吧!”

丁翰墨在单子上勾了一下,抬头问道:“吃点什么?”

他赶忙摆手道:“刚刚吃过午饭,还没消食呢!”

点点头丁翰墨自己随便又勾了两样,把单子递给一旁的服务员,转头问说:“这次来呆几天?”

把身子往沙发上摊了摊、一副惫懒的样子说:“也呆不了两天,巴西那边还有一堆事情等着我呢!”

“你呢?我最近这里忙那里忙的也没打个电话问问你,你那个珠宝公司怎么样了?”

“别提了”

丁翰墨兴趣缺缺的了句,看方远山一脸疑问的样子,想了下还是说:“我那间珠宝公司已经转让了!是真的转让,不是挂在别人的名下。”

当下丁翰墨大致的讲了讲他原来那间公司的情况。至于为什么转让他没有说。方远山也知道里面肯定有什么深层次的原因,不过这是人家的私事,他也不方便问。

“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珠宝公司不开了可以干别的嘛!”

两个人聊了会、包间的门已经被敲响了,等服务员把茶水送上来后,丁翰墨才说:“目前还没什么具体的计划,不过商业这一块暂时不会接触了,家里不让。”

“哦?”

听到丁翰墨说不想接触商业领域,方远山估计他家里不是不让,应该是“不能从商”。从丁翰墨的话里他也大致推测出他家里应该有人从政的,而且官应该还做得不小。

“那就没个具体的安排吗?”

听到他的问话。丁翰墨笑了起来,跟着诡秘的说:“安排嘛倒是有一个,不过还得方老板大力支持啊!”

“呃我能支持你什么?再说了、我也不在国内啊!”

“哧溜”

抿了口茶丁翰墨才呵呵说:“不在国内不要紧,只要你愿意帮忙就行。”

“那你说来听听。”

“现在还不行。八字还没一撇呢!”

方远山在这里跟丁翰墨在这里喝茶聊天,此时在世界各地却有好些人在惦记着他。

里约城区某栋别墅里,一个面色阴鹫的老头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盯着手里的咖啡杯头也不抬的问道:“还没联系上他吗?”

“还没有。”

听到族长加百利的问话,一旁的彼得恭声的到,想了想又加了句:“我已经派人在科帕卡巴纳盯着了。只要他一来就会收到消息。”

“你先出去吧!”

等彼得。布雷出了房间、他才一抬头朝旁边同样上了年纪的老头问:“那边有没有消息?”

进来已经半个小时没说一句话的托马斯、听到自己大哥的问话时才说:“还没有,据那个联络人讲:那个枪手失去联系超过48小时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

“啪”

桌上的咖啡杯被加百利狠狠的摔了出去,在天鹅绒地毯上滚落出丈远、砸在电视柜旁边的墙壁上摔得四分五裂。

“废物!”

发泄过后加百利心里升起了一丝无奈,从决定给那个华国来的小子一个教训开始,自己家族好像就开始走了霉运,损失接连不断。

先是派出去给对方教训的家族枪手被一锅端,跟着家族里就出了两起离奇的失窃案。那损失的数目让加百利现在想来都一阵肉痛。之后又花了几十万美金从网上找了个据说很厉害的枪手,现在又失联。

“知道他把货物藏哪去了吗?”

“迪拜那些货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莱伯伦”港口那边,我们的人查到他以女佣“雪莉尔”的名义租了个大型仓库。不过那边的守卫很森严,我们的人怕是”

喘了几口粗气。加百利又问:“那两起失窃案呢、跟他有没有关系?”

“那些保镖跟那个东方来的小子全部有规律的时间作息表,我们没有找到什么大的破绽。他名下在里约区的几个仓库我们都派人查过了,里面全是些破烂,没什么显眼的东西。”

托马斯顿了顿说:“那几个家族都在向我们施压,让我们把矿山的经营权交出来。昨天已经发生好几起冲突了”

底下的话托马斯没有说出来,他相信自己的大哥能明白。他们兄弟俩风风雨雨并肩战斗几十年了,有时候说话只要开个头就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你让我想想”听到托马斯的话、加百利疲倦的摆了摆手,跟着起身往房走去。

此时在早稻田大学图馆里,小川爱子正手托下巴的看着身前的空气,双眼之中全是空洞没有一个焦距。

那天中午临走时、方远山给她变了个小魔术,由于上课时间到了、她把食盒带宿舍后也没打开来看过,脑海里都是方远山即将离开的哀伤。

小川爱子家在北海道札幌市的小镇上,家里有父亲母亲、还有弟弟妹妹。由于近几年旅游热潮的带动,使得去北海道的游客日渐增多。她家里的几个房间在申请后也改成了民宿。

她的爸爸身体不好不能从事体力劳动,所以只能在家里帮忙照顾民宿。而她的妈妈在镇上帮种植户生产“瓜果”,整个家庭的重任基本都压在她妈妈的肩上。

其实她说自己家庭条件不好也是相对的,日本穷人就是指相对收入低的人,而真正收入高的也并不是很多,至于贫富差距这里不做表述。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小川爱子也没有如她大部分的同学一样出去援助。交际,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她算难能可贵了。

当日下午在教室的窗口里看到方远山跟她的师兄发生冲突,小川爱子非常的担心。这些早稻田武道馆里的学生非常的霸道,动辄邀人决斗。可是转眼间那些平时嚣张跋扈的师兄们就被那个身影给震住了。这让她惊讶的同时也是满心喜悦。

等下午上完课之后她就急匆匆的赶了宿舍,拿起那个他特地交代的保温盒犹豫了一会还是打开了。等见到盖子里面满满的美元时、她的脸上满是惊愕,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好。

昨天那承载了美好忆的晚上她不希望跟金钱挂上钩、那会破坏她记忆中的美好想象,所以她并没有如预料中的那样欣喜。甚至带了点失望。

就在她准备把盒子盖上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把保温盒里的钱全部倒了出来,果然里面夹了一张纸条,拿起来一看上面用日文写着:“这是你以后往返巴西的路费。”后面还用阿拉伯数字写了一排号码。小川爱子的脸上顿时溢满了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