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八十五章 低级趣味

跟丁翰墨在茶楼里坐到下午四点多,两个人聊着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到了傍晚丁翰墨又带着他吃了个农家菜,接着又去桑拿会所里蒸了个汗蒸,到了晚上九点多才带着他赶往浦江的郊区。

方远山之前从来没到过下海,虽然有个小工厂在这里,但基本除了那几个固定的地方,别的他两眼一抹黑,哪跟哪都分不清。再加之下海路线复杂、人流密集,坐在丁翰墨这个地头蛇的车里,没过五分钟就彻底的失去了方向。

两个人天南海北的聊了一下午,这时候也有点累了丁翰墨把cd开开放了首舒缓的英国乡村小调,在音乐声中、坐在后座上的方远山竟然渐渐快睡着了。

就在他迷迷糊糊之间车子的发动机声音一轻、前面的丁翰墨已经解开了保险带,头喊道:“嘿你小子怎么睡着了!还想着给你介绍几个美女认识呢。”

“哦不好意思,最近这几天有点累,你这小调把我给催眠了。”

等推开车门时他才发现已经离开了市区,看着附近林荫密集、声音寂静的样子、明显到了郊区。

“这哪里啊?”

前面的丁翰墨正在弯腰拿手包,听到他的问话转头说:“哦,朋友开的会所,已经开张一个多月了。当时没来捧场,这不是你今天来了嘛,我就把你也顺道带过来了。”

方远山以前就是个三流大学的学生,出了社会也只是个小打工的,对于这些会所、娱乐中心什么的,他是唯恐避之不及!实在是他那点工资够不上折腾两的。

“两位先生欢迎光临,请问你们是第一次来吗?”

他们刚刚走过来,门口一位经理样的青年男子就走上来笑眯眯的问道。一旁的方远山看到对方的穿着后、汗颜了一下。撞衫了

白衬衫、笔挺的黑西裤、锃光的皮鞋,要不是方远山腰间没有别对讲机,人家乍一看以为他也是服务人员呢!

丁翰墨就这点好。对于他认可的朋友从来都不会在乎那些外在的东西。今天下午见面的时候、对于方远山穿着一身工作服就来见他这个老朋友,他连问都没问。他要的就是这份随意!

穿过装饰低调中透着豪奢的走道。丁翰墨跟着这位经理样的男子到了里面的大厅。刚刚推开厚重的大门、里面一阵轻松的音乐声就传了出来。远处舞台中央几个身材爆好的演员在跟随着音乐声摆动着身体,大厅里的卡座、小包上也坐满了人。

“嚯原来是慢摇吧啊!”

“是的!”

走在前面的丁翰墨解释道:“据他说、这个会所包括很多娱乐区,有酒吧、慢摇吧,上面还有桑拿会所、游泳健身什么的,反正算是个综合的娱乐中心吧!”

丁翰墨口中的“他”应该就是这个会所的老板了,这样一个综合性的娱乐中心、别的不说,光投资的钱就是一个天文数字。方远山在心里随便算算两三个亿都打不住,不由暗自咋舌不已。

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方远山浑身上下加一起也不超过一千块,所以前面经理样的男子当然以丁翰墨马首是瞻了,对着他恭声道:“这位先生是做卡座还是后面的小包?”

“呵呵,第一次来也不知道,你看着安排吧!”

“那好吧,如果就您们二位的话,那就在卡座上吧!小唐,你过来一下,给两位先生安排一下。”这位经理叫过来一位身穿绛紫色工作服的服务员,转头对着丁翰墨点点头示意了一下就离开了。

这位打扮干净利落的服务员刚想说什么。丁翰墨一抬手打断道:“东西你看着上,酒嘛!”看了眼方远山转头说:“就嘉士伯吧!”

等服务员离开了方远山才笑说:“你还是给我解惑吧!我这半天心里想着你说的话,都快憋出内伤了。”

“呵呵你个家伙。”

等那边的服务员过来把啤酒小吃放下后他才说:“也没什么。我老头子叫我到区里的招商局上班,小科员。我不是想着万一以后有求到你这个土豪的机会嘛、所以提前给你打个预防针喽”

“不对啊!在下海这个土豪遍地走、老板多如狗的城市,应该是别人求着你吧!”

丁翰墨翻了翻白眼,显然对于他的形容词不满,嗤笑道:“好歹也是身家上亿的老板,怎么说话还是一副流。氓样!”

“嘿嘿请不要叫我老板,喏”说着低头看了一眼白衬衫的胸口道:“叫我企业家!”

“噗嗤”

丁翰墨一口啤酒差点吐出来,抽了张面巾纸擦擦嘴说:“企业家都你这样啊!”

“那是!”方远山大言不惭的说了一句,跟着又问:“你说你好好的大老板不当、怎么跑去招商局上班了啊?”

“你呀”

丁翰墨摇摇头说:“我父亲是丁安民。”

“丁安民?哪位?”

看到他不似作伪的表情、丁翰墨知道他是真不知道。方远山以前就是个小屁。民。有时候就差连饭都吃不饱了,哪有时间关心“丁安民”是哪位啊?发达后虽然在下海买了个小工厂。但是他基本在国外了,很少有时间了解国内的时政要闻。

再说了、以他惫懒的性子如果丁翰墨不说。估计以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他都不会知道下海的那些领导到底有哪些。

“下海市市长,主管工业、商业之类的民生工作。你说我作为儿子怎么去经商?”

“啊。。”

听到他的老子是下海市的市长、方远山的嘴巴张的老大,久久不能合拢。这辈子他除了警察、见到最大的官也就是镇长了。现在知道一直跟自己做生意的丁翰墨老。子是市长,他顿时惊讶不已。

惊讶过后立刻上去搂着丁翰墨的肩头嘿嘿道:“那这么说你还是个官二代了?那敢情好!以后哥们在下海就靠你罩着了。要不等下找个美女调戏一下、让我见识见识大衙内的威风?”

“。。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脱离低级趣味的人,没想到。”

“哈哈。”

两个人在这里正说笑着呢,那边的通道走过来一群打扮时尚的男男女女,边走边聊着什么。等走到他们旁边时,其中有人可能从侧脸认出了丁翰墨,惊喜道:“这不是丁老板嘛!你也在这里啊?”

“恩!你也在啊!”

听到有人叫自己,正跟方远山聊到下海见闻的丁翰墨转头看了去,见到一群人站在身后,其中竟然有好几个他都认识。

“丁老板要是不介意的话,到我们那里坐坐怎么样啊?”

“不了,我有朋友在这里,头有时间再聚吧!”

这个说话的男子叫“费文彦”,家里的老头子是做日化用品一行的,在会所里遇见丁翰墨真是喜出望外。

最近丁翰墨的老头子升到市长的位置上,整个下海市的目光都盯着他家,包括他家的保姆都变得炙手可热了。倒不是想走什么后门,像下海这样的全国金融中心,所有的领导班子都是谨言慎行,生怕被人捉住什么小辫子毁了仕途。

高度决定视野、角度改变观念!主要是像从这样家庭出来的人、平时不经意间说的一句话很可能让人扑捉到巨大的商机。而这也正是那些商人拼命要认识那些达官贵人的原因!

再说这个费文彦、其实他说不上好也算不上那种坏到骨子里的人。可能从小娇生惯养吧,就这么一个儿子,他母亲那真是捧着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对他溺爱的过分。

此时听到丁翰墨说有朋友,他转头朝旁边的方远山看了一眼,见到他身上穿的工作服时,丝毫不掩饰脸上轻蔑的神色,淡淡朝他说:“哦你就是丁老板的朋友啊,幸会幸会!”

看到这个下海“小开”不屑的神情,方远山是什么人?立马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费文彦也懒得跟他计较,这样一个穿着工作服就跑来酒吧的人,肯定是什么公司里小打工的,估计是丁翰墨有什么事临时拉他当壮丁、不好意思之下才留他喝两杯的。

“丁老板、要不把你这个朋友也叫上吧,人多也热闹。你看呢?”

丁翰墨转头朝方远山看了一眼,他耸耸肩说:“我无所谓”

“那走吧!”

刚刚还以为自己猜到事实真相的费文彦,转眼见到丁翰墨竟然带着征求的眼神看自己眼中的“小打工的”,他一时有点懵!搞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等再见到方远山无所谓的样子、以及“无所谓”的话,他当时心里就是一凛,“坏了,得罪人了”

要不说富二代就是富二代呢,耳濡目染之下也学会了怎么处理那些突发情况。此时的费文彦赶忙堆起脸上的笑容道:“啊呀,那真是太好了走走走,一块去。”说完还上前以示亲热的拉起了方远山的胳膊。

看到对方只是在丁翰墨的一个眼神下就如川剧变脸一样的换了模样,方远山也不由暗自竖起了大拇指、道了声:高!

但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都给台阶下了,他也不是那种一个挑衅的眼神就要灭人全家的人。跟着丁翰墨起身道:“那就一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