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八十六章 习惯害死人

这个豪华的慢呀吧整个大厅都是敞开式的,没有特别的包间。所谓小包也只是靠墙边的沙发围成的一个个的大小圈子,相对卡座舒服了一点而已。

“来来来,大家坐。”

随着方远山眼中“小开”的指引,一群人纷纷的落座,丁翰墨和方远山也随之坐了下来。这边刚刚坐定,那边已经在忙着点东西了,等一切都弄妥当之后费文彦才伸出手朝方远山道:“我叫费文彦,要是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叫我文彦。”

“呃。文艳。”

方远山打了个哆嗦也伸手道:“你好,我叫方远山。”

这个先前满脸不屑的费文彦挺会来事,刚刚跟他介绍完自己,就乐呵呵的说:“我跟丁老板早就相熟,这里的大半他也认识。你可能还不知道,我帮你介绍一下。这位帅哥叫。那位美女叫。”

方远山扯着个假笑跟这些帅哥美女一一点头示意后,才无奈的转头朝丁翰墨看了一眼。丁翰墨却端起从他们那桌带过来的啤酒抿了一口,那嘴角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很明显他乐得看方远山出糗。

“呦呵敢不理我。你不知道哥是干什么的吧?”方远山阴阴一笑,看着那边服务员送过来的成箱啤酒坏坏道:“来、大家初次见面干一瓶。”

丁翰墨一听赶忙道:“我还要开车就不喝了吧!”

“没事,等下叫司机,你今天尽管放开量喝。”说完让一旁的服务生把啤酒全部开开。

本来这个“小开”费文彦他们就有七八个人,加上方远山二人、一打啤酒干了一轮就没了。方远山一看这哪行啊!赶忙朝一边的服务员道:“再叫个人来开,速度点。”

好家伙,两个服务员帮他们开酒,方远山大拇指压着瓶口,边喝边“收”,一瓶酒下来最多有一两下肚。三轮一过丁翰墨赶忙摆手道:“我不行了,你赶快饶了我吧!”

一般生意是从草根做起的老板、按理来说酒量都是不错的。不过丁翰墨是个特例!他做生意的时候、他的老头子官已经做到一定级别了。虽然他从来没打过他老头子的名号。不过该知道的人也都知道,所以在酒桌上很少有人去劝他酒。

方远山虽然刚知道他老头子是个市长,但说老实话、他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就像他刚才一样。知道他老子是市长了,也只是惊讶了一下“啊!你的老爸是市长啊”一样,之后什么想法也没有,该咋样还是咋样。

“好吧!今天就不灌你了。”

连着干了三瓶,桌上的男男女女也开始交谈了起来。费文彦也从对面挤过来坐在了他们旁边。看着方远山问说:“到现在还没请教方老板在哪里发财呢!”

费文彦也挺郁闷的,要说装13他自己偶尔也喜欢装一下。但问题是:看他跟丁翰墨熟识的样子、肯定也是知根知底的,你有必要穿着一身工作服出来装13嘛难道换个衣服的时间都没有?

他现在也不认为对方是什么小打工的了,看他那举手投足之间的气势、很明显也是个身家颇丰的老板之流,就是还不知道在哪里高就。

“我在巴西,国内嘛暂时在那边的江边小渔村开了厂。”

“厂?”费文彦看着他的衣服灵光一闪道:“是不是就你胸口印的啊?”

“呵呵见笑了!”

大家初次见面,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生活圈子基本也不会交接,所以方远山也没显得多热情。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这时路过的人一声惊讶把他吸引了过去。

“啊呀,这不是方老板嘛!幸会幸会。”

“你是?”

就着头上的霓虹射灯仔细一瞧原来还是熟人,笑着说:“你是那天跟着贺老板来我厂里取货的是啊?”

“对啊!难得方老板还记得我。”看到一旁的丁翰墨又惊叫到:“这不是丁老板嘛。该死该死,你看我这眼睛长的。”

旁边的丁翰墨微笑着点点头示意了一下,方远山也笑着说:“呵呵要不一块坐下喝几杯吧!”

这个年轻人笑着说:“我那边还有点事,等下过来跟二位老板赔罪。”

等这个年轻人走后,丁翰墨才奇道:“你什么时候又跟他认识了?”

“嘿他们公司的老板请我帮忙运批货国,这不就认识了嘛!”想到这个一惊一乍的年轻人方远山就一阵好笑,“啊呀、哎呀”的叫了几声,也不知道他是真惊讶、还是口头禅?

一旁的费文彦听到他的话,再想到他在巴西,心里跟着一动。装着随意的道:“原来方老板真的是搞国际物流的啊!我还以为您跟我开玩笑的呢”

“什么国际不国际的,混口饭吃而已。”

听到他明显不想提这个事情,费文彦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想也是。在这里问这些事情是有点不妥,当下也没再多问。

几个人聊着天的功夫,那个刚刚经过的年轻人又去而复返,身后还带了个人过来,方远山一瞧原来是请他帮忙运送货物的贺圣仁,赶忙站起身道:“这不是贺老板嘛!有日子没见了。”

再次见面的两人有了一种老朋友的感觉。好像昨天就见过面一样,方远山走上前跟他握了握手邀请到:“贺老板坐下说。”

“不了,那边还有点事情,刚刚听根健说方老板和丁老板在这里,所以就过来打个招呼。”贺圣仁声音平和的说道,那略带磁性的嗓音让人听了非常的舒服。

两个人寒暄了一会,贺圣仁就抱歉的朝两人一笑,带着那个他口中的“张根健”离开了。方远山一看时间也差不多了,跟着说:“丁老板你看怎么的、要不要撤?”

“好吧!那我们就走吧”

跟那个费文彦打了个招呼两人就出了这家娱乐中心,到大门口时,丁翰墨走到刚进来时那个经理样的男子身边说:“跟你们程老板说一下,就说有个叫丁翰墨的来过。”

丁翰墨开着车又把他送了“泰和茶楼”,上了车降下玻璃跟丁翰墨比了个电话联系的手势,他油门一带离开了这里驶了公司。

出会所的时候已经快11点了,等他取了车再赶到厂里已经12点多了。隔壁大厂的门卫是个新来的保安,看到车头大灯跑过来一看是老板来了,赶忙开了大门。也没去打扰公司里的员工,把车停好他就自行了宿舍。

等洗漱过后躺时他总觉得忘了点什么事情,跟着脑袋一拍才想起来,今天好像太安静了,也没人打电话给自己。赶忙把手机从空间里取出来看了看,没过十秒钟,一长串的电话号码冒了出来。

“我靠”他狠狠的一拍大腿道。

方远山发现自己现在有个很不好的毛病,什么东西都是随手就往空间里放。以前还记得放进口袋里再收起来,现在倒好,只要别人一个不留意他手中的东西就消失不见了。

“你这是要作死啊!”

狠狠的咒骂了一下自己,他暂时也没空理会这个问题,先把电话了要紧。

手机上的号码大多都是同一个人拨过来的:阿诺德。怕他有什么紧急的事情,方远山赶忙拨了过去。

“阿诺德,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吗?”

对面的阿诺德说:“布雷家族的那个彼得想见你一面,商谈那批货物的事情,您看怎么办?”

“你告诉他我还要两三天才能去,让他等着。”

把电话挂掉,另外一个是不认识区号的号码,想了想还是拨了过去。

“您好!我是方远山,请问您是哪位?”

“呵呵,方先生你好啊!我是诺顿。”

“哦原来是诺顿先生啊!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嘛!主要就是想跟你谈谈关于赔偿的事情,另外就是那批文件。”

“艹就知道没好事。”

听到对方提到那些文件的事情,他顿时不感冒起来。什么赔偿不赔偿的,想要文件就直说

“您看我还在国内呢!要不你等我再想想的?”

电话里的诺顿迟疑了一会,过了几十秒才说:“那好吧!我就不打扰方先生休息了”

还有两个陌生的号码他也懒得了,一般重要的号码他都有存,既然是陌生的,要是有事头肯定还得再打,想完把手机一收就准备睡觉。

“咦不对啊!”

“吗的,你真是作死啊!”

把手机从空间里拿出来后他顿时哭笑不得,真是习惯害死人。你道为什么?方远山刚刚又习惯性的把手机给收进了空间里。

“不行不行,一定得想个办法,要不然早晚得出事。”

“到底该怎么办呢?”

他坐在床头开始研究到底该怎样才能改掉这个坏习惯,呆呆的一个人想了十几分钟也没个头绪,这个习惯不该掉,迟早要害死他。

想了几个方案随之又被他自己给否决了,最后他到底还是没想出个行之有效的办法,无奈之下只能先睡觉了。

第二天睡到十点多钟他才醒过来,昨天晚上他躺了还在想那个问题,迷迷糊糊得一直到两三点才睡着。

刚刚在卫生间里洗漱着,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随后响起钱巧巧的声音。

“老板、外面有人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