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八十九章 风流之人

从酒店里出来得时候已经十点钟了,走在前面的方远山道:“那你们都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叔叔你不去住吗?那天几个叔叔不在这里,家里可以住下的。”

“呵呵,叔叔晚上去的,现在还要出去见个朋友,迟一点就会去。”说完他揉了揉宫小蝶的脑袋。

见到李水莲到路上去拦车,方远山转头问身旁的崔兴思道:“怎么也不买辆车的?”

“网吧刚刚开,钱一时有点不凑手。再说了、物业公司不是给咱妈配了辆车嘛,所以暂时就没买。”

听到崔兴思的解释他也明白了,那个网吧他看过了。房租、机器、水电、工人工资乱七八糟的下来,他给的钱是有点捉襟见肘。想了想说:“这样吧!车子再去买两部。你跟大年一人一辆作为代步,不用太好、十几二十万的。看好了头通知我,我把钱转给你。”

“不用了吧!家里离网吧也不是太远,头有事打车就好。”

“没事,就这样决定了。”他摆摆手打断了崔兴思的话。跟着说:“好了,那你们就先去吧。”

等母亲王翠兰她们全走了后,方远山看了看灯火通明的马路,一时不知道该去哪里。他说去会见朋友当然是推托之词,只是他不想那么早去休息才这么说的。

站在酒店门口想了想、走到马路上招手拦了辆车,对着司机道:“去华侨城。”

在华侨城步行街口下了车,远处的酒吧一条街被各个店铺门口的灯光照射得流光溢彩。让人看了为之迷醉不已。

此时的他又换了那一身运动服。把身上衣服的褶皱拉了拉。跟着施施然的走向前方的小酒吧。

从一间间酒吧屋门前走过,好多年轻人在各个酒吧屋门前进进出出,他看了也跟着激动了起来,好像又到了十八岁

走着走着见到其中一间酒吧的名字,他的心里跟着一动,当下抬腿走了过去。

这家上和师青彤来过的那家意大利酒吧,几个月没见里面还是老样子,没有丝毫的变化。还是充满了浓浓的异国情调。上光喝咖啡来着了,也没好好的尝尝里面酒师的特色调品。

“先生喝点什么?”

他刚刚在吧台前的高脚凳上坐下,里面一个穿着调酒师服饰的青年男子客气的问道。方远山想了想说:“就来你们酒吧的特色吧!”

看着里面调酒师手中令人眼花缭乱的手势、他也不得不赞道:“果然是干一行爱一行。”

想到这个话题、他又想起早上那个费文彦了。自己本身就是干物流的,人家客户上门你却爱理不理的,自己好像有点不称职啊!

笑眯眯的等着调酒师表演完毕接过了他手中还泛着气泡的酒,上面的泡沫沉淀后,杯子里本来暗红色的酒液、慢慢变成了浅灰色,看得方远山一愣一愣的。

估计应该是加了什么配料,所以才会变颜色的。他也没问,端着酒杯看了看送到嘴边小口的抿了一下。

“咳咳”

大声的咳嗽了几下他才缓过劲来。这个酒里估计真的加了料。除了麻之外还带着朝天椒的那种直冲喉咙的辣感,让第一次喝的方远山呛的眼泪都出来了。

本来天气就热、虽然酒吧里开了空调。但是一口调酒下肚、方远山顿时头上的汗都出来了,等那股劲过去、看着手里的酒他不知道该不该再喝一口的。

“这么巧?”

端着杯子正在迟疑不定的方远山、听到旁边有人在叫自己,转头看了过去。

“你是”

“你是那个师青彤同事吧?”

“嘻嘻、是的。你好呀!方大帅哥。”说完这个出现的知性美女对着方远山伸出了手。

人的记忆力是随着事物对自己重要性多少来决定的,一个半年前见过一面的男人、在一个每天都要面对好几拨狂蜂浪蝶的美女眼里,基本属于那种过目就忘的类型。那为什么这个美女还记得他呢?

这位叫夏凌荷的妹妹就是年初在酒吧里遇见的那群长腿妹妹之一,说老实话、像方远山这样要貌没貌、要财也看不出有多少的男人,在夏凌荷的眼里多如过江之鲫。哪怕喝过一酒、也在她的心里掀不起一丝涟漪。

说到这里就要提一下师青彤了,自从上把方远山送酒店之后、从他的钱包里翻出了那张黑金卡,她的心里可是懊恼了相当长的时间,恨自己当时怎么没有留下来。

其实本来也没什么,亿万富豪嘛!其实我们每天都能遇见几个,只不过大家互不相识而已。再说了、她们每天接触的也都是一些时尚大咖,有钱的不要太多哦方远山的那张黑卡也只是卡而已,并不能说明他一定是亿万富豪。

不过事情往往就是这样,在你快要遗忘的时候不经意之间又出现在你的视线里。就在师青彤快要忘记的时候,一则铺天盖地的新闻出现在电脑网页里:华裔富豪强势入股巴西淡水河谷!!!

这样的新闻其实应该放在财经之类的新闻里,不过方远山要算一个特例。本身就是华国人、加之淡水河谷这样有话题性的巨头,而且时间出现在华铝注资“力拓”失败的节点上,所以造就了哪怕不是圈内的上层人士都多少听说过方远山这个人。

当那个周曼曼在“企鹅”弹窗里看到“华裔神秘富豪方远山”时、本来按她的性格是随手给关闭了事的。不过前段时间办公室里的姐妹们都在议论叫方远山的人,也包括她自己,所以见到方远山这个名字后她下意识的就点了进去。

“咦资料怎么这么像啊?”

因为没有方远山本人的照片,所以新闻是以文字的形式介绍的。当周曼曼看到新闻里又是巴西、又是三十岁不到、籍贯又在江北小城的,她游移不定的把师青彤叫了过来:彤彤你过来。

当师青彤从新闻介绍里看到那个方远山真的是亿万富豪、而且是十亿美金富豪时,她的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心里都快滴血了。

她自问跟方远山这个年轻富豪聊的还算投机,哪怕不上。床大家只是做个朋友,有这样一个亿万富豪的朋友,在很多关键时候真的可以帮上大忙。

现在突然见到电视里的真人、要说夏凌荷不激动是假的,不过她明白一个道理:这些亿万富豪什么女人没见过?那些主动凑上去的女人基本不会让他另眼相看。

“帅哥?”

他真没看出自己哪里帅,不过也知道她是口头禅,笑着说:“呵呵这么巧啊?”

“是啊过年到现在都没见过你了,说好有空一起吃饭的,打你电话老是不通。”

夏凌荷这句话就是诈言了,按她估计方远山作为一个富豪,每天的电话肯定接不完,哪记得只见过一次面的人有没有打过电话给他啊。

她的估计没错,方远山确实不知道这些女汉子之后有没有再打过电话给他了再说了他的电话大多数时候是放在空间里,那里是没有信号的,更无从谈起。

“呵呵,前段时间刚好事情比较多,可能是没见到吧!”

本来按他以前的性格肯定要解释两句的,不过最近的心性有所改变,很多无关紧要的事变得越来越随意了。

一个是随意、一个是刻意,两个人都没有提到工作方面的事情,就在酒吧里谈着各自的趣闻,倒也是气氛融洽。

喝了会酒方远山也知道她的名字了,跟这个夏凌荷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师青彤。夏凌荷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笑着说:“师师可是很想你的,老在我们耳边提起你。”

“是吗?上我喝了不少酒,记得好像就是她把我送到酒店的,还没跟她说声谢谢呢!”

“要谢你当面谢吧!她今天有事没出来,不然你就能见到她了。”夏凌荷很聪明的用师青彤把话题拉到了更私人的领域。

跟着说:“上听彤彤说你在巴西工作的,怎么有空来深市了。”

方远山哪知道这些女孩心里的弯弯绕,听到人家问了、他也不想拿假话蒙人家,脸带笑意的说:“下海那边的厂里刚好有点事情,我就国了。刚好我的母亲在深市,所以就顺便过来一趟了。”

“哦您母亲也在深市啊?那太好了,有空请她老人家出来喝喝茶。”

“喝茶?”

想到自己的母亲王翠兰坐在茶馆里端着茶杯喝茶、方远山摇了摇头笑道:“算了,有那时间她会在家里烧两瓶茶自己慢慢喝的。”

虽然知道夏凌荷是客气话,但是想到让自己的母亲去喝茶他就想笑。一个忙了一辈子的人你让她坐茶馆里喝茶?你还不如打她一棍子呢!

倒不是舍不得那几个钱,主要还是思想观念造成的。就好像每到光东请她们下馆子一样,虽然她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肯定在念叨:浪费钱

“恩!我妈也是,让她陪我去喝茶说什么也不乐意,每都是生拉硬拽的。”

两个人哪也没去,就在这间意大利酒屋里聊到了接近一点。方远山看到时间后赶忙道:“你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走吧!”

这位叫夏凌荷的知性美人开了辆q4,把方远山一直送到“江畔人家”。临下车时看着夏凌荷那幽怨的眼神,方远山心里一个激灵,但还是狠狠心推门走了下去。

老话常说:风流之人处处留情,下。流之人处处留精。方远山不是一个风流之人,但他自问更不是个下。流之人。所以对于美人的暗示他只能装作视而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