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一百九十一章 交接

就在机场附近找了个咖啡厅,两人坐下后方远山才纳罕道:“不知道庆大公子找我来有什么事吗?”

“你们先到外面等我一会。”

挥手把两个保镖赶了出去,庆元化才转头说:“我家是搞深海金属结核开发的,说是深海其实也就是浅海。主要是技术不达标,还有就是近些年海洋领域的争端比较多,我家也是以陆上开发为主了。”

“你家开发什么关我屁事啊?你就是开发到外星球也不关我事!”见这个庆元化坐下后就向自己吐苦水,方远山一阵无语呵呵道:“哦”

庆元化怎么也是百亿集团的少主人,察言观色还是有一套的。见到这个年轻的富豪不耐烦的样子正正脸色说:“好吧,我也不兜圈子了。请方老板过来主要就是想谈谈合作的事情,不知道方老板是怎么想的?”

“合作?怎么合作?干什么啊?”

听到这个豪二代要跟自己合作,方远山一时有点转不过弯来。说个难听的话、他方远山所有的资产加一起也不到一亿美金。不说国外了、国内凡是叫得出名号的公司基本都可以无视他那点资产。

现在听到这么个大土豪要跟自己合作,方远山第一个反应不是欣喜若狂、而是在想自己到底哪里被他看上了?

“那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了我家老头子对方老板那个“新南美合资有限公司”很感兴趣!如果方老板要是缺少资金的话、我们可以出钱买方老板手里的股份,直到你满意为止。”

“我靠说了半天原来是看上那个南费里斯岭了啊!我说怎么拉着我在这里扯半天呢”

这么个大土豪还不能往死里得罪,虽然他说的自己好像笼中鸟一样的可怜兮兮,你要真把他的话当真了,你也就太天真了。

人家的家世、背景、包括脑袋基本都可以碾压他,万一这个表面笑嘻嘻的庆元化是那种一个眼神就记恨一辈子的人怎么办?以后专门给他在国内拖后腿。他还要不要过日子了?

“那个庆大公子啊这个股份呢你可能不是太了解里面的情况,这不是三两句话能说得清楚的。反正就一点,我这个股份要想转让必须征得其他两位股东的同意。”

庆元化可能早就知道里面的情况了,眯着眼睛笑嘻嘻道:“没事,只要方老板同意,别的事情由我家去调解就好。方老板你同意就行。”

等他把话说完方远山心里又开骂了,“劳资跟你很熟吗?为什么要卖给你?搞得跟真得一样、有钱你不会去收购淡水河谷啊!”

这个表面上乐呵呵的庆元化其实就是在以势压人,他算准了方远山底子薄没什么背景,所以才这样无所顾忌的。

这时他反而放开了,也笑眯眯到:“哦你跟淡水河谷谈谈,咱们以后直接合作不就行了?”说完他起身走到庆元化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跟着走出了包间。

还坐在沙发上的庆元化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弄明白他的意思后庆元化顿时涨红了脸色。看到方远山出了大门转个弯就不见了身影,他狠狠的一拍桌子:“给脸不要的东西”

外面的几个保镖听到动静赶忙走了进来,看到庆元化在发脾气。小心翼翼道:“要不要我们把他追来的?”

“滚”

此时出了咖啡馆的方远山径直朝停车场走去,找到那辆奔驰后开着车了江边的工厂。把车停好后他也没去隔壁的那个小厂,而是在新厂里参观了起来。

这个橡胶厂租来之后他还没时间好好看看呢!在几个厂房里四处转了转,里面到处都是大车,司机也是进进出出的,对方远山这个穿着运动服四处闲逛的人谁也没多问一句。

等到了厂房里看到到处都堆满了货物,他就是一阵奇怪!这些货物不发出去拉来干嘛?

带着这个疑问他随手拉住了一个过路的司机:“这些货物不需要运出去吗?”

“你说这些货物啊!那是厂家的事情”说完这个中年的司机就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也没给他一个完美的解答。

这个橡胶厂的年头还不是很多。办公楼什么的都是框架结构,还算对得起钱巧巧的眼光。在几个厂区四处转悠了一圈他也没心情继续看了。转身朝厂门走去。

“方先生你来啦?”

听到一口别扭的华语,方远山定睛一看、厂门处走来了一位小妞,不是安妮是谁?他笑呵呵道:“你什么时候到的啊?”

“今天凌晨刚到。”

“走,我们到隔壁去。”说完领着安妮。伊莎贝拉去往了隔壁的小厂。

钱巧巧刚好拿着手机站在办公室外面,他一招手道:“走,跟我一起到办公室去。我有点事跟你们谈谈。”

等进了办公室她也没往办公桌后面去,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指着对面的会客椅道:“都坐下来,别矗在那边。”

等她们都坐定了他才朝安妮用葡语问道:“你刚下飞机怎么不睡一会的?”

“我不困。”她了一句后又用葡语道:“方先生,你让我过来有什么安排吗?是不是就像这位小姐说的那样让我管理这家公司?”说完朝一旁的钱巧巧看了一眼。

“差不多吧!不过也不完全对。我对管理公司一窍不通。更别说制定发展战略什么的了,而且说实话,这个小厂目前就接了点运输的业务,其它的也没了。所以叫你过来看看还有什么是我们这个厂能发展的项目。”

这个伦敦商学院的高材生一拍脑袋道:“偶买噶方先生你注册公司的时候就没个发展规划什么的吗?”

“没有!”方远山很干脆道。

“好吧!那你让我想想。还有什么吗?”

他考虑了一下道:“你以后可能要巴西跟华国两边飞了,这边的工厂你要负责跟钱巧巧一起管理,巴西那边你也要兼顾到。”

“这个没什么问题。巴西那边由于合同的原因所以我们不方便插手,只要定期查看账目表就行,这个会计事务所就可以搞定。”

把伊莎贝拉需要做的事情大致的跟她讲了讲,转头对着钱巧巧道:“安妮对这里的人情世故还不是很懂,你只要把公司里的事情交给她去处理就行,外面的事情还是由你负责。怎么样,没问题吧?”

方远山的话已经很委婉了,相信这个小丫头应该能听得懂。

钱巧巧当然听得懂,好歹也是大学毕业的,方远山的意思等于是给自己派了个高级助理过来。她笑着说:“没问题。”

“那好”

刚准备再说点什么,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了,方远山一怔道:“请进”

“老板、门卫室那里有个年轻人想见见你的,你看”

“嗯?”

方远山刚想起身,钱巧巧已经开口了:“那个先前来过的人昨天又来找你,说是叫什么费文彦的,今天应该还是他吧!你看要不要让他进来的?”

方远山是真不想做他那个生意,刚想开口拒绝、旁边的钱巧巧又接着道:“他跟我承诺过,如果老板可以帮他那个忙,以后他们公司下海周边城市的运送外包业务就转接给我们了,价格还有得谈!”

“这个嘛”考虑了一下他还是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费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了抱歉抱歉”跟等在门卫室的费文彦握了下手才说:“实在是抱歉,前天去了趟光东今天才来,让费公子白跑了一趟。”

“没事没事,反正我也没上班。就怕耽误方老板的正事啊!”

跟这个费文彦寒暄了几句才领着他了办公室,安妮她们两人知道他要会客,已经不在里面了,只能由他自己给这个费文彦倒了杯水。

“不知道费公子找我有什么事的?如果还是那天的事情恐怕我无能无力啊!”

“方老板先别忙着拒绝啊!说老实话、这件事情其实我父亲还不知道,主要就是我想等谈成了再跟我父亲讲的。”

“合着你还不能做主啊?那还有什么好谈的?”方远山一听这话更不想谈了,当下就想端茶送客。

“方老板你别误会啊!我父亲他其实也在找有“能力”的海外贸易公司,我这不是想给他一个惊喜嘛”

“只要方老板同意帮我家这个忙,我现在就能替我父亲答应你:我们公司的日化用品运输全部外包给你们,只要你能帮我们把这套罐装线运来。”

“灌装线已经买好了?”

费文彦脸现喜色,一点头道:“嗯!”

方远山这家公司其实已经有点畸形了,它没有专业的规划管理团队、没有统一的物流配送跟踪,但是公司的业务量却在逐月增加。那个陈良杰、苏志强、贺圣仁,包括丁翰墨的叔叔姜飞驰都把公司里的物流交了一部分给他的公司,而且比重越来越大。

现在要是再加上这个费文彦家里的日化公司,他的公司真的在以一种畸形的速度快速的膨胀着,他都不知道下一步公司该怎么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