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一百九十四章 狮子大开口

开着挂车的方远山等离开港口以后就把车随便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也不管车子哪里来的、拍拍屁股离开了

本来他还想着把车给毁尸灭迹的,后来一想根本没必要。,这个车子的秘密主要就是里面的保险箱,现在保险箱已经不在里面了,那车子本身也就无所谓了。

在路边随手拦了辆的士,上车后说:“国际机场。”

本来他想着自己做飞机巴西的,可是那么大一架飞机从巴西过来、光油钱就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该节约的还得节约,反正花旗头还得跟他要钱,不坐白不坐。

从新西兰飞里约就快多了,他在飞机上吃了个饭、看了个电影,哦中间还去了两趟厕所。等他还想再跟飞机上的空姐调笑两句时、飞机已经抵达了里约热内卢。

“呼我胡汉三又来了!”

走出机场的那一刻方远山的心跟着火热了起来,最近一年发生的事情比较多,但是基本都跟巴西有关。这个热情的国度、但同时也是个危险的国度,在你没有了解到它的游戏规则之前可能会惧它、怕它、远离它!但是等你彻底了解熟悉它之后,你会想它、念它、离不开它。这就是里约热内卢的魅力之所在!

从贵宾通道里出来时,阿诺德他们已经等在了外面,看到方远山走出来时几个人迎了上来、拱卫着他朝机场边的汽车走去。

“怎么样?家里没什么事吧?”刚刚坐上车他就朝身边的阿诺德问到。

“有两个家伙前两天盯过别墅,其中一个是布雷家族的;另外一个目前还不了解他的底细,被发现后立刻就跑了。”

“哦还有这事?”

“布雷家族派人盯着自己的别墅无可厚非。他们不盯着才奇怪呢!倒是另外一个让他上了心。按理来说jjc就算派人来盯着也得是谈判破裂以后的事情了。怎么现在就来人了?”想到这里他给艾德里安去了个电话

自己给艾德里安送货到日本还不是为了图个清静?防止jjc给他来个突然袭击!可是自己在外面打生打死的、这个艾德里安却没有尽到自己的义务。这让方远山感到非常的气恼。

“马伦老大你好,问你个事情的。”他心里带着气、也没像往常那样为了表示尊重叫他“马伦叔叔”了

“方,怎么了?”听到他口气不好,艾德里安的语气里也充满了疑惑。

“我家里被人盯上了,这是怎么事?这的日本之行我身心俱疲,想巴西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的,这刚一来就听说前两天别墅被人盯上了。”

“嗨方、你听我说,这个事情我已经派人调查过了。那个布雷家族派过去的人只是在等着你给他们消息。并不是监视你别墅。至于另外一个嘛。。。那个人是你同学派去的,我已经派人警告过他了。”

“我同学?我哪个同学啊?”

“比尔霍夫曼。”

“怎么会是他?”

如果不是艾德里安提起,方远山都快要忘记他还有这么个同学了。记忆里这个同学从来没给他留下什么影像,要说有也只是上在学校实验楼的电梯里的一次正面交接。

放下电话的方远山考虑着那个霍夫曼的事情,车窗外不是传来来悍马车胎碾压路面的“刺啦刺啦”声。

到了科帕卡巴纳的别墅,管家鲍曼带着几个女佣已经等在了门口,看到他下了车,弯腰恭声道:“欢迎先生、主人来。”

“不用这样,你们忙你们的去吧。”

等他们各自散开以后、别墅里一个黑影快速的跑了出来,到了他的脚边迅速的顺着裤腿爬了上来。抓着他的头发一阵摆动,嘴里不停的“吱吱”叫着。

“ok、ok。我知道错了,你个小东西快放手,哎呦疼死我了。”

“吱吱。。。”抓着方远山头发的帽猴又是一阵激动的吱吱声,把个方远山疼得眼泪都流了下来,他还不好还手,因为“人家”是在表达开心的情绪。。。

小心翼翼的捏着帽猴的爪子把它从肩头抱了下来,看到它手中抓着的一把头发,方远山感觉脑袋又疼了。

“你在家有没有做坏事?”

“吱吱”

“海滩上的女士现在对你友好吗?”

“吱吱、吱吱”

“是吗?那你去那边给我看看。”

七月份的巴西属于“冬季”,早上最低气温只有十七八摄氏度,所以海滩上的游客还不是很多,而且大多数都在跑步、打排球之类的,很少有穿着三点式到处乱晃的巴西女郎。

看到他手指的方向、帽猴“嗖”的一下跑了过去,一路“吱吱”叫着,方远山也发现一件神奇的事情,那些“美丽”的女郎并没有跑开,有的甚至还拿点水果给它吃。

“呦呵混得可以啊!这都能出去骗吃骗喝的了”看到帽猴拿着两个香蕉一个苹果来,他大感惊奇。

在别墅里转了转,除了墙角多了几盆室内盆景外、别的跟他离开时没什么区别。跟着又到了地下室看看,那个超大型的保险柜安静的躺在地下室里,泛着幽幽的金属光泽。

输入密码、指纹、对了瞳孔后,一转方向盘、助力推杆缓缓的推开了厚重的保险柜大门。方远山从这个别墅地下室找到的宝石原石、此时码得整整齐齐堆放在里面。

那块他从亚马逊丛林里找到的“石铁陨石”、以及那个装着红宝石的锦盒此时也安静的躺在保险柜的上层。

把那个锦盒拿起来打开看了看,那一抹妖艳的红光照得他整个脸都印上了一层颜色。呆呆的看了会一叹气道:“也不知道将来有谁配得上你!”

中午吃过饭他才给布雷家族那个开汽车行的彼得去了个电话,在里面约定好见面时间后挂断了电话。

此时他正坐在后花园的藤椅上。鲍曼可能是考虑到天气不是太炎热。所以那张毛绒坐垫并没有撤掉。方远山斜斜的靠在上面、脑海里却在想着一会该怎么跟那个“诺顿”说。

“喂!诺顿先生吗?我是方远山。”

“呵呵。方先生你好啊!有没有吃饭呢?”

。。。我靠,他从哪学来的这句华国的客气话?惊奇了一下他才到:“吃过了。。。”

“那个、诺顿先生啊!上在迪拜被人追得跟老鼠一样的到处跑,一直到这两天心情才平静下来。你看,我刚刚到巴西就想起你说的事情,所以四处找了找。哎你说神奇不神奇?我居然找到几份你口中说的文件。。。”

“哦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方先生的心情我能理解,别说你了,就是我无缘无故的被人追杀我也要发狂。但你们华国不是有句老话嘛:冤家宜解不宜结,你看我说得对不对?所谓不打不相识。说不定我们以后还有合作的机会呢,方先生你说呢?”

“跟你们合作?你嫌我死得不够快是吧?”在脑海里鄙视了一句他才呵呵说:“哎呀,你看,诺顿先生就是会说话。早知道把我那个保镖叫过来听两句诺顿先生的良言、说不定他大腿上的枪伤都会好得快点。”

“。。。。”

两个人不咸不淡的扯了几句、那边的诺顿到底是没忍住先开了口。

“不知道方先生有什么要求的?如果能满足的话我们尽量满足,不能满足的也想办法满足,直到方先生满意为止。”

“牛逼谁不会吹,得看行动的。”方远山的嘴角撇了撇狮子大开口的说:“五千万!美金!文件一样不少的还给你们。”

“。。。。”

“喂诺顿先生在吗?”

“。。。在。”

此时的诺顿已经不在巴拿马的安贝拉了,由于迪拜前负责人“亨利萨姆”的叛逃、诺顿不得不从安贝拉过来处理萨姆留下来的满目疮痍。

此时的卡瑞娜诺顿正靠在宽大的办公椅上,两只脚支在办公桌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但是两只精光闪烁的双眸里却尽是怒意。

把电话从耳边拿开了一会、等眼中的怒意消退以后才把手机又拿了上来。把语气放缓道:“五千万是不可能的,那些资料全卖了也不值这个价。”

“呵呵是嘛!那我头找个文件里的公司问问。看他们愿不愿意赎去?一份一百万,恩,应该有人愿意要。”

“你。。。好吧,你可以去试试。”说完诺顿就挂断了电话。

“呃。。。是不是要高了?”举着电话的方远山惊疑不定,没想到随口报的个价格就把这个诺顿给吓走了。

“切!好歹也是国际上知名的流氓公司,区区五千万就吓得扔掉电话,看来也不怎么样嘛!”撇着嘴的方远山不知道应不应该再拨过去,想了会索性也不想了,反正这个诺顿肯定还会打电话过来。

在后花园里坐了一会,感觉总有点不对劲,想了想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那个从迪拜救来的“莉迪娅罗兰”从来到现在始终没看到人。前段时间听管家说她去英国了,难道还没来?

“格温多琳你过来一下。”看到小女佣正在给门边的花草喷水,方远山随口喊道。

“主人。”

穿着一身蕾丝边女佣服的格温多琳,胸口的饱满把个紧身的女佣服给撑的鼓鼓涨涨,看得方远山连咽了几口口水,心里猛念叨:“罪过罪过,人家还是小女孩呢!”

“咳咳咳。。。”

咳嗽了几声、借着喝茶的机会他的眼神又情不自禁的偷瞄向了格温多琳饱满的胸脯,那鼓涨的丘陵让他直叹道:“难道是牛奶喝多了?”

“嗯!说不定是春天快来了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