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百零六章 听墙根

这件事办妥了,下面他就要去东伦敦处理那个“美人蛇”的成员。兰斯这个特战队下来的人才真的是人才,不同于阿诺德他们有一定的武力值,他却是手无缚鸡之力。

这个兰斯不仅是很高明的痕迹专家,高明到洛克都甘拜下风;而且他还是一个计算机网络专家,对于破解程序相当精通。如果在城市中有了兰斯在你背后,你等于多了无数只“眼睛”。

此时方远山的耳朵上挂着一个有线耳麦、朝着伦敦的东边快速的奔跑过去,中间根据耳麦里传来的指示不停的改换方向。

“方、看到你右前方的那栋白色建筑物吗?后面有座小门,钥匙就在旁边的花坛边。”

伦敦的天色一直雾蒙蒙的,今晚无月、在这个被树荫遮蔽的后门处显得漆黑一片,举着手电筒弯下腰在旁边的花坛处找了找,果然一把钥匙放在了里面。

借着手中的亮光看到门上长满铜绿的铁将军,又拿起手中的钥匙看看,方远山顿时一阵无语:“这他吗的能打开吗?”

“咔吧”一声当方远山好不容易把手中的钥匙塞进锁眼后、轻轻的一扭钥匙断了,方远山顿时哭笑不得。

他一点不怀疑兰斯的专业水平,钥匙肯定是这上面的。但问题是你能不能看看锁之后再配钥匙?

看那锁头以及铁制的厚厚锁扣、凭蛮力是拧不坏了,无奈之下拉着小拇指粗细的钢筋条试了试。

“咯吱”

在他的巨力之下、后门栅栏上的钢筋被方远山硬生生的掰开,然后一只脚踩着门、另外两只手拽着一根钢筋把它给拔了出来。如法炮制,又拔了两根出来,弄出个能通过的豁口。

小门对面是个宽大的廊檐,往里走了几十米后、头上几盏现代工艺琉璃灯散发出昏暗的灯光,把这栋白色建筑物的前脸衬的阴森森。

在左右两栋建筑的门头上看了看铭牌,找到地方后才顺着消防管爬了上去。这栋建筑物应该有些年头了,铁制的消防管道摸上去“簌簌”的掉着铁屑,他的鞋坑里很快的就落了一层。

爬到第三层时、方远山一只手勾着外面的空调架。另外只手轻轻的推开上面的防盗窗。老旧的推窗发出一阵“嘶啦嘶啦”声

从泰晤士河赶到这边时才十一点不到,很多人这个时候才刚刚,而这个“美人蛇”的成员肯定也是一个夜猫子,没可能这么早就睡。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尽量放慢了动作。

等那阵声音过去他才一翻身进入了里面的楼道,鞋底沾染的铁屑跟水磨石地砖发出一阵“嗤拉”声,吓得方远山立刻停下了脚步。

这栋白色建筑物里据兰斯分析,起码有十几个美人蛇的成员。集火之下难保他不会受伤,所以还是悄悄的进村,争取打个闷棍。

整个楼道都没有一盏路灯,在黑暗中用手把鞋底的铁屑全部抹干净,软底胶鞋踩在地面上顿时悄无声息。顺着里面的楼道一间间的查找,等到了第七个门口时耳麦里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话声。

“就是这间!”

把那套热成像仪器组装上之后,对着房间门口扫了扫,显示屏里立刻出现出现五六个红点,不过看那大小应该是电视机跟点灯之类的东西发出来的。

房门贴近地面的缝隙里还有一丝亮光透了出来,为免夜长梦多、他还是决定立刻动手。不过这个策略要变换一下。他不一定就要从正门攻进去。

走到旁边的窗户跟前,里面被插销插上了。不过这难不倒他,好歹跟洛克他们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这点小手段还是有的。

手里晃了晃多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抬起手对准插销的地方贴了上去,那强劲的吸力在手中东西离插销还有十几厘米时、就已经牢牢的粘了上去。不错,他手中的就是强磁!

不同于喇叭上面的普通吸铁石强磁之类的,他手中的强磁经过了处理,变得粘着力更强。把手中的强磁往旁边挪了挪,玻璃后面的插销立刻跟着动了起来。就如同两者长在一起一般。

轻轻的把玻璃窗推开,用手把里面的窗帘给掀开一角,房间里的亮光立刻透了出来,把个方远山吓了一跳。等见到里面的房间没人时他才松了口气。

在走道里等了一会。见到没动静时才一抬腿跨进了房间里。把玻璃窗从里面关上、跟着又把窗帘给拉好,然后快速的跑到门后面。

站在门后听了听,外面的客厅里传来一阵电视的播放声,中间夹杂着若有似无的,让听墙根的方远山心里大骂到:“狗男女!”

听了没到五分钟、外面的女声突然高亢嘹亮起来,把个门后的方远山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把头上的人皮面具端正了一下。就在外面的叫声一浪高过一浪时、方远山轻轻的拧开门把手走了出去。

此时外面的沙发上躺着一对赤身裸体的男女,以女上男下的姿势背对着方远山。双方正在进行忘我的“厮杀”,丝毫没感觉到客厅里多了一个人。

这样的人身上没有枪打死方远山也不相信,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把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拿在了手上,冲到两人身边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两人给砸晕了过去。

看到两人的下面还连接在一起,方远山撇撇嘴道:“希望你不会吓得从此不举。也是!今后估计也用不到了”

找了个被单裹在女人身上后、把她从男人身上“拔”起来扔到了旁边,以方远山现在的耳力甚至听到了“啵”的一声。。。

“吗的,劳资大半夜的还得出来听墙根!”说完不解气的一个手刀重重的砍在了女人的脖颈后面,被他这一击、沙发上的女人疼醒之后又跟着痛晕了过去

沙发上的男人倒是好处理,他浑身上下清洁溜溜、什么也没有。方远山拿出一捆透明胶带把他从头到脚的捆了个结实,只留下了眼耳鼻,连嘴巴都给他封得结结实实。

这样的人武器肯定是随身带的,在沙发边找了找,果然不错,就在他刚刚躺的地方、一把银灰色的手枪从靠垫底下翻了出来。又在他脱下来的衣服上找了找。翻出一堆零碎,枪倒是没有了。

把捆得跟木乃伊一样的男子掉了个个,面朝上的躺在了地板上。在旁边看了一眼也没找到水之类的东西,干脆甩起手给了他几个大耳光。

“啪啪啪”一阵皮肉交接之声在客厅里响了起来可能是他刚刚的手刀用力太大。几巴掌下去男子还是没有醒过来。

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去卫生间用脸盆接了点自来水,“哗”的一声泼在了他的头上。

“咳。咳。咳。。。”

等男子幽幽醒转过来之后,一阵剧烈的咳嗽声从他的嘴巴里发了出来。等鼻腔里好受了点他才观察起目前的处境。

“呜。呜。。呜呜。。。”

这个男子一发现身上的异样后立刻挣扎了起来,同时鼻腔里发出一阵呜呜声

“艹”

“啪啪啪”

又是一阵大耳刮子过去,立刻把地上的男子打得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怕他发出的声音引起外面的注意、方远山走过去把电视的声音往上调了调。

等在沙发上坐下来后他才拿枪盯着男子的脑门问:“听得懂英文吗?听得懂就点点头。”

“呜呜”男子瞪大惊恐的双眼点了点头。

“那就好。很多时候不必要的牺牲都是因为交流上的障碍,咱们之间既然没有这层障碍,我还是希望等下不会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

“你看,我既然过来找你了,说明肯定是有事找你,并且已经认定是你,所以你不需要辩解。明白吗?”

“呜呜”

“那好,你看看这个女孩你认识吗?”说完方远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照片,这还是兰斯给他从视频里截的头像正面图。

地上的男子看清照片里的女子后、眼睛眯了眯,跟着沉默了下去。看来他已经明白方远山找他的目的了。

“怎么样?认识吗?”

看到这个男子不说话,方远山嘴角牵了牵,看着他道:“你看,你忙着跟你的女朋友、而我也在找我的朋友,咱们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所以你千万别浪费我的时间,不然一些不好的事情就会发生,你明白吗?“

看到他还是什么表示都没有,方远山的身子往前坐了坐,用带着消音器的枪口压在他的两腿之间。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知道一枪打下去是什么后果吗?“它”会“嘭”的一声如一个烂茄子一样的碎得稀巴烂。”

“瞧这是镇痛剂。它会保证你不会痛晕过去,然后让我继续在你的身上开几个眼。”说着他的手中就多了一管蓝汪汪的针剂。

地上的男子瞪大了双眼,眼中不停的挣扎着什么,绑缚在胶带后面的嘴巴一直在颤抖着。

“怎么?还是不肯说?我知道你在害怕什么。不过你看。谁也不知道我来过,你只要说了、我会立刻离开这里。至于以后的事情,那跟你完全没什么关系,你说呢?”

看到他还是在犹豫不决,方远山把手中的枪口又往前顶了顶,同时打开了保险。

“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呜呜。。。”

看到他终于点头了。方远山把他嘴巴上的胶带给揭了下来。

“我说”

(ps:为了能让作者坚持写下去,还请到起点中文网给个正版订阅。作者现在全职在家、每天的稿费只有几十元,不够吃饭、房租的。为了写出更精彩的故事,还请给个正版订阅。有票票的亲记得投上几票,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