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两百一十章 战斗民族

“吗的下出门一定要记得放一辆汽车在空间里,再不济也得弄两辆摩托车啊!”

此时碎碎念着的方远山正行走在新西伯利亚东北方的树林里,那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绿色让他怨念极深。

远处的公路上倒是偶尔有汽车经过,但他暂时还没勇气去拦截。那拨拦路打劫的人什么来头他还不知道呢!万一半路上再被他们堵上了,他可不想再充当一次“兰博”!

从空间里找出定位仪看看自己的坐标、以及离市区的距离,看到上面用英文标注的40几公里他就是一阵头痛,此时的阿诺德他们应该刚刚到达“诺里尔斯克”市,哪有时间赶过来带他出去?

本来几十公里要是平时的话大不了跑过去就行了,最多花点时间而已。但问题是他现在不想过去,城里说不定还有对方的人手在等着他。

在树林中又奔行了大半个小时,不时出现的水塘、坑洼严重影响了他的速度,一狠心之下他朝着远处的公路跑去。

此时已经下午一点多钟了,早上吃了点黑面包跟酸牛奶,现在肚子已经在造反了。路上拿出几块巧克力嚼了下去,感觉不是那么难受了他才继续向着远处的公路跑去。

考虑到对方可能在城的路上设置障碍、方远山没有拦城方向的车子、而是翻到山坡那边走到了通往西南方位的马路上。

在路边招手试着拦了几辆车,大多数车子都是呼啸而过、根本不停,甚至有得人还伸出中指朝他恶狠狠的比划了几下。

“麻痹的。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开个破车有什么大不了的?”

拦了快半小时的他都没一辆车愿意停下来。搞得他郁闷不已。肚子里刚刚吃下去的巧克力没顶一会、现在又开始造反了!不得已之下他干脆拿出干粮吃了起来。

吃饭的过程中他终于发现问题在哪里了!中午火拼之下他身上烟熏火燎的,防弹背心上到处是草梗碎末,裤子上也是青一块黑一块的,脸上不用看他也知道惨不忍睹。

跑到马路边的灌木丛里、拿出瓶矿泉水在脸上冲洗了一下,跟着换了身恤衫,在外面又套了件休闲服。接受了上日本的教训、这他出门可是带了十几双运动鞋。

用手又扒拉了几下发型,他才重新走了马路边。这倒是没费什么功夫,很快的一辆“沃尔沃”的旅行车停在了他的身边。一个四十来岁典型俄罗斯人脸型的中年男子、从降下的车窗里伸出脑袋道:“¥%¥¥¥”

方远山耸耸肩用英语道:“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你的意思,请问您会英语吗?”

车里的男子两手一摊、学着他的样子耸了耸肩膀,一副不懂的样子。

方远山还算有急智,用手比划了一下西南方,表示自己想坐他的车。

车上的男子朝副驾驶甩甩头笑着道:“go!”

终于坐上车的他长长的松了口气,用英语道了声谢!开车的中年男子一字一句的说:“你。是。华。国。人。吗?”

“怎么?你能听懂华语?”

“太。棒。了,我。就知道你是。。华国人。”开车的男子竟然用手砸了下方向盘以示心情很激动。

“嘿您的华语说的非常棒,请问您去过华国吗?”

听到自己的语言能力得到对方的肯定,这个开车的中年司机师傅非常的开心。宽短的额头时不时的耸动一下。

这时的中年司机把右手伸出来一字一顿道:“我。叫。。马克西姆,很高兴。。认识你。”

“我叫方远山。同样也很高兴认识你,再次感谢您的搭载。”

对于这位开车的司机能说一口还算流利的华语,方远山表示非常的感慨,“果然多掌握几门外语很重要啊!”

两个人在旅行车里愉快的交流着,通过询问他才知道,这个“马克西姆”是去隔壁的“拉兹多利诺耶”镇看望他的外祖母,因为年轻的时候曾经到华国留学,看到方远山长得像华国人,所以才愿意搭载他一程的。

这个旅行车有个大大的屁股,看起来不是那么赏心悦目,路上经过的车辆时不时的有人探出头来朝他们俩看上一眼。

不愧是战斗民族,旁边驾驶位看上去非常面善的马克西姆、在被挑衅的眼神看了几眼后,油门一踩竟然追了上去,使劲的别了几下把前面一辆“尼桑”给逼停了下来。把个副驾上的方远山看得目瞪口呆,不由拍了下额头暗自道:“偶买噶”

旁边的马克西姆已经兴冲冲的冲下了车子,作为乘客的方远山其实非常的不想节外生枝,他来俄罗斯是有正规手续的。不提那边的拦路打劫、如果他跟普通民众发生冲突,这边的俄联邦很容易就能找到他头上。

“¥%¥%¥%¥。。。”

前面的尼桑下来了两个男子,对着马克西姆推推搡搡的,可能是恼羞成怒了,马克西姆立刻返车里拿出个棒球棍冲了过去。不过他倒是没有砸、只是在空中挥舞了几下吓唬对方。

有意思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对方不鸟他、然后马克西姆觉得没面子,冲到对方的车子旁边把对方的反光镜、侧窗玻璃全部给砸坏了,还狠狠的砸了几下挡风玻璃。

这下对方不干了,也从车里拿出个长扳手走了过来,也不管车里的方远山、对着这辆旅行车“噼里啪啦”的砸了起来!不得已之下、方远山只好下车阻止了对方继续砸前挡的冲动。

那边的马克西姆看到自己的车子被他们砸了,又上去跟他们狠狠的推搡了几下,跟着把棒球棍一收对着方远山道:“嘿。伙计。我们走了!”

“这。这。。。”看到马克西姆自顾自的发动了汽车。本来以为会有一场大冲突的方远山、这下算是彻底傻眼了这叫什么事啊。。。。。

上了车的马克西姆丝毫没有车子被人砸了的气愤感,甚至还带了点得意、为自己刚刚的行为感到骄傲,让一旁的方远山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实在是不能理解俄罗斯人的观念。

“拉兹多利诺耶”镇离他上车的地方不到80公里,在没有堵车的情况下,马克西姆除掉路上跟人“火拼”用掉的时间,到达小镇时才下午三点不到。

下了车的方远山掏出100美金递了个过去,对着马克西姆道:“再次感谢您的搭载。”

“嘿伙计。不用。。给钱,你这是对。。我的侮辱,快收起你的钱。”

看到马克西姆的表情,知道他不会收钱。方远山想了想还是收了钱,对着马克西姆再次表达了感谢之情。跟着他在镇上找了一辆出租驶离了新西伯利亚南边的小镇“拉兹多利诺耶”。

“诺里尔斯克”是俄罗斯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的一个城市,位于“泰梅尔”半岛上。该地区一年之中的平均温度为零下十度。最低温度可以达到零下58度!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诺里尔斯克比其它北极城市显得更为孤立,没有陆地与其相连,要去那里只有通过水路和航空。

“诺利尔斯克”是“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的大本营。诺里尔斯克镍业公司每年产出的镍和钯分别占这两种金属全球产量的百分之十七和百分之四十一。

如果不是在七月份的天气里,方远山根本升不起去“诺里尔斯克”一探究竟的想法的。没有在那里生活过的人是不会了解零下58度是个什么概念。简单的说,一盆开水泼出去瞬间会被冻成冰花!

在这样极寒的天气里。别说跟人战斗了,就是在那里正常的活动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

罗兰被送到那里,方远山对于能否平安救出她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不过出于心里的一丝愧疚,他还是乘船去了诺里尔斯克!

方远山拍拍屁股离开了新西伯利亚,可是此时却有很多人在咬牙切齿着。被方远山干掉的那伙人不是别人,正是俄罗斯另一大黑势力团伙“美人蛇”!

在远离新西伯利亚的城际公路十几里外的泥泞小道上,一大群服饰统一的俄罗斯青壮年男子、正围着两辆烧得漆黑的车辆,车里的人形已经化为了焦炭,辨认不出本来的样貌了。被白磷弹附着的地方、到现在还在偶尔的跳动着火焰。

走在最前面一个带着长长银链子的男子、对着旁边的小弟用俄语问道:“还有活口吗?”

“瓦西里还活着,不过恐怕时间不长了。”

“给他打一针,我要问他点事情。”

没过一会几个小弟就抬着断了一条腿的“瓦西里”走了过来,看那截断口很明显被方远山那挺重机枪给打断的。

打过一针的“瓦西里”神志清醒了一点,等看清面前男子的脸庞后、沾满血迹的脸庞露出个难看的笑容短黄色的卷发边挂零的一块“碎末”跟着掉了下去。

银链男子也努力的扯出个笑容,安慰道:“瓦西里,你会没事的。”

“咳咳。。咳。。。”

担架上的男子大声的咳嗽了几下,跟着道:“我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体,您不用安慰我。。。那个取货。。取货的家伙身上。。有重武器。。叫。兄弟们小心。”

“他们一共有几个人?”

“就。。就剩他一个。”

“货在他那里吗?”

“不知。。道”

听完瓦西里的话语、银链男子点了点头,朝旁边的人沉声道:“尽力抢救,如果不能抢救的话通知捷琳娜,让她过来看一眼。”

“是的,老大。”

“打电话给总部,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他们,务必不能让那个该死的家伙离开俄罗斯。”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