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百一十六章 我又不欠你钱(求推荐票)

“杜金卡”港口被方远山几人痛揍了一番的那帮人,等方远山一行人走后、相互搀扶着离开了饭馆门口。頂,那个领头的男子到医院检查后才知道自己的肋骨都被踹断了,一群人里也有好几个被打断了骨头。

这个领头的男子叫“马修”,身份是“美人蛇”在杜金卡的外围成员。他不知道踹了自己的男子就是组织里正在追查的人,想到自己被人白白的打了一顿,心里越想越气!等医生给他固定好胸口的伤势后立刻给组织里打了个电话。

前两天在新西伯利亚由于方远山的及时撤退,那个“银链男子”并没有追踪到他的行迹,这让美人蛇的总部里闹翻了天。要知道以今时今日美人蛇在俄罗斯的影响力、还没有人能让他们吃这么大一个亏呢!

而且据英国那边发来的消息,组织里好几个成员莫名其妙的失去了踪迹,经过多方面的情报分析后、一致认为这是同一个人所为。

莫斯科是俄罗斯两个最大的黑涩会组织“兄弟连”和“美人蛇”的传统势力地盘,金融风暴对于这些组织不仅没有丝毫的影响,甚至因为失业率的持续下降、那些找不到工作的青年男子索性加入了帮派,这让两大团伙的人员反而激增了不少。

美人蛇组织的一号首领叫“别尔夫什卡”,外号“眼镜蛇”。这个年约四十的男子在莫斯科的能力简直呼风唤雨,上到参议院里的年度大选、下到外国游客丢了钱包他都参一脚,莫斯科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找他绝对比找警察效率快。

这样的一个男人可谓把“嘿”这门手艺做到了极致,“眼镜蛇”的自信心也得到了极大的膨胀,要不是有莫斯科的强力部门大佬找他谈话、让他保持克制,说不定莫斯科的地下势力早就被他统治了。当然了。也可能被那个兄弟连的“丹尼尔”得手。

在莫斯科郊外的一栋私人别墅里,此时的“眼镜蛇”坐在客厅里的一张真皮沙发上,嘴里不停的发出“嘶嘶”声一个半裸女郎跪伏在他的胯间,脑袋不停的在上下耸动着,发出一阵“哧溜哧溜”声。

“呜。。呜。呜。。。”

可能是快达到极致了,“眼镜蛇”突然一把摁住了女郎的脑袋。把她死死的压服了下去,女郎在呼吸困难下发出一阵语义不明的声音。

“呼”

过了两分钟眼镜蛇一把推开女郎,拉起下面的裤子后说道:“叫奥列格进来“

等那个女郎拉好自己的上衣出去后,没过一会那个曾经在新西伯利亚郊外出现的银链男子走了进来,走到沙发边束手站立道:“老板。”

“那个人到底去了哪里?”沙发上的“眼镜蛇”一边拿湿巾擦着手一边问到。

“我们追踪到“拉兹多利诺耶”镇时失去了那个人的踪迹,目前还不知道他的具体行踪。”

把手中的湿巾扔到旁边的垃圾桶他才问道:“哦?你们是怎么知道他去了拉兹多利诺耶的?”

“我们。。。”

就在“眼镜蛇”口中的“奥列格”想说点什么的时候、门口匆匆忙忙的走进了一个男子,到了眼镜蛇的旁边耳语了几句,等眼镜蛇一挥手之后那个男子又跟着退了出去。

沙发上的眼镜蛇看着他道:“杜金卡那边传来消息,有个东方来的小子带着几个保镖在那边闹事。其中那个东方小子很像咱们要找的人。”

“嗯?那个该死的小子怎么跑那里了!那现在呢?”

“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到了“svo机场”,我希望在晚上的时候能看到他在屋里出现,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明白!”

方远山不知道他随手教训的家伙把自己的行踪给暴露了,此时他正走向检查口。把证件递给检查人员验看后他收起了证件,跟着转身走了进去。

此时候机大厅里涌进了一群穿西服打领带的男子,进了里面后到处寻找着什么,其中一个男子拿着手中的照片比对了一下,接着用手一指检查口那边的方远山。

“呼啦啦”一群人围了过来。其中有人跟机场的安保人员交涉着什么,刚刚走到飞机旋梯边的方远山就被人拦了下来。警卫人员对他用英语道:“您的证件有问题,请配合我们过去重新检查。”

听到这个警卫的说辞、方远山的心里一下就沉了下去。证件真不真他自己最清楚,这在去英国之前他就没再使用那些假证件了,全部是真实的身份证件,而且没有任何问题。

这个男子既然这样说了,那就说明有什么人追查到自己的身上了。想到这里他心头一动、记起了那伙在新西伯利亚郊外拦截他的那伙人。难道他们找到自己了?

跟着这个警卫人员走到了候机室的警卫室,里面已经围了一群人了,看到方远山出现后、胸前挂着银链的“奥列格”走上前用英语狞笑道:“找你可真不容易。”

“哦?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欠你钱!”

奥列格没他的话,转头朝警卫点头示意了一下,朝旁边站立的大汉一点头、当先走出了警卫室。

前后左右四个大汉围着方远山。加上夹着他的两个俄罗斯大汉,这这个奥列格可谓是对方远山相当重视。实在是新西伯利亚郊外的那次战斗把他吓着了,这样一个随身带着重机枪、炸弹的人,不重视不行。

方远山没有跟他们在警卫室里纠缠,任由他们把自己夹着出了候机室。没有走旅客通道,一群人直接从vip通道出了航站楼,到了停车场奥列格站住了身子。

“你叫方远山是吧?”

抖了抖两个胳膊、把夹着他的两个男子推了开去。那两个手心发麻的壮汉眼中都是惊讶,但还是立刻又贴了上去,试图再次抓住他的胳膊。一旁的奥列格用俄语说了几句什么,那些大汉顿时退了下去。

方远山拉了拉胳膊上的褶皱才问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不同于大多数性格暴躁的俄罗斯男人,这个奥列格脾气显得相当阴沉。看着方远山道:“在新西伯利亚郊外的人是你吧?”

“你先答我你们是什么人?”

“走吧!去慢慢说。”跟着勾了勾头让旁边的大汉把方远山“请”上车。

“不用拽,我自己会走。”说完方远山坦然的坐进了旁边的一辆越野里,身后围着的大汉也跟着进了车里,前后左右把他围的死死。

不同于在机场里,车门关上以后、围着他的大汉纷纷从怀里拿出了手枪,打开保险后顶着他的脑袋、身体。坐在他对面的男子拿出个手铐就要给他戴起来。方远山不满道:“带就带,把枪给我拿开。”

副驾驶的奥列格用俄语说了几句什么,拿枪指着他的男子纷纷把枪放了下来,但还是把手铐给他带了起来。

方远山的心里现在反而不急了,只要不是俄罗斯的官方找他麻烦他就没什么可担心的。这些人找他无非就是为了那些钻石、既然这样暂时也不敢拿他怎么样,不过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掌握实在不是方远山的性格,现在上车也只是为了探寻一下他们的底细。

等手铐戴起来后他才问到:“现在能告诉我你们是什么人了吗?”

“呼”的一声方远山只感觉面前的黑影一闪而过,他脑袋下意识的往后避了一下,等过神来他才发现是前面那个男子呼出的巴掌。这下方远山爆炸了。“吗的,劳资上来是探底的,可不是受虐来了。”

“嘭”的一声,全力以赴之下的方远山、把面前的两个男子直接从后座踹到了前座!也不等他们发难、双手一动出现了两把安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噗噗噗”几枪下去坐在他旁边的两个男子也载倒在了座椅上。

“噗噗噗”

留下那个银链那字,剩下的几个都扑倒在了前坐上、包括驾驶员。那个银链男子本来还在推搡着扑倒在他身上的大汉,突然之间形势逆转,整个车里就剩下了他跟方远山。

“滴滴。。。”

另外一辆suv里的驾驶员看到他们这辆车迟迟没有发动。按响了喇叭。方远山立刻拿枪顶着银链男子的脑袋说:“让他们在外面等着,快!”

“¥%¥%%%。。”降下一点玻璃的奥列格朝外面了说了一句俄语。跟着又把玻璃升了起来,转头朝方远山道:“好了。”

方远山一点也不担心他出什么幺蛾子,别说自己还拿枪顶着他了,就是外面的人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把他逼急了拿“rpg”朝他们招呼,看谁玩得过谁?

不知道这个男子说了什么,透过双面玻璃可以见到另外一辆suv熄了火等在了旁边。里面并没有人下车来查看。

侧身把手伸进了口袋,再拿出来的时候已经多了几根自锁束丝扎带,抛到前面男子的腿上说:“来,自己给自己绑起来,多捆几道。”

这个方远山到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名字的男人很是配合。弯腰在脚踝上捆了几道,跟着用嘴巴拽住又在手上捆了一道。

“这下咱们可以好好聊聊了。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奥列格。”

“什么组织的?”

“美人蛇”

“艹又他么是美人蛇,我跟你们有仇还是怎么的?”

也不等这个奥列格答,方远山自顾自的说道:“我看你们这个组织也不怎么样,有本事怎么不到那个丹尼尔的手里去抢?”

“好了,该问的也都问完了,那咱们就再见吧!”

“噗”

(推荐太少了,有推荐票的兄弟们投上几张吧!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