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百二十一章他是老板(为风雨十年加更)

“老板你来啦?”

听到他的声音,那边宁大刚立刻小跑着走了过来,到了他的旁边笑着道。

“恩,昨天晚上来的。对了,跟你说个事的。那边厂里堆着的货物太碍事了,头你让厂家派人来运走,过期不来的全部处理掉。”

要说宁大刚对自己这个老板还是挺佩服的,几个月就创下了这么大份事业。不过想到自己的老板不差钱、他也默然了这样的身价想来背景肯定也不简单,做起事业来一帆风顺也是理所当然的。

过神来听到方远山的问话,宁大刚斟酌着说:“合作厂家有得是真没地方放,还有一部分只是没时间来运,我们最近业务比较繁忙、也没时间找工人帮他们送过去,所以一直就堆放在那里了。”

他想了想说:“这样吧!实在没地方的就宽限他们几天,让他们尽快运走。凡是说没时间的你自行处理掉,不行让他们来找我。我买个厂房可不是给他们当仓库用的,这样的客户咱不稀罕。”

“。。。。”宁大嘴上没有说什么,但心里是真畅快。

物流说穿了也算是服务业,既然是服务业那客户肯定就是上帝。说个不好听的话、我的货放你公司都是看得起你,爱做不做,物流公司有得是,大不了我换一家。

虽然钱巧巧这个经理比较强硬,没有拖欠费用这样的事情发生,不过业务员上门谈合作的时候多少还是得看人家的脸色行事,毕竟你想做人家的生意嘛,哪能不听人家的馊话?

方远山这个甩手掌柜可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看到宁大刚久久没有话,他奇怪道:“怎么?还有什么问题?”

想是这么想的,但做生意毕竟不是小孩子过家家、想怎么来怎么来。听到方远山这个老板的话后、宁大刚还是劝到:“老板、这个恐怕不大好吧!毕竟是客户,一直以来合作的挺好的,这样做的话肯定会流失客户的。”

“什么客户啊,这样的大爷客户我不需要。我开的是贸易公司不是货场。”

说完也不等宁大刚再说什么,接着说:“以后这个事情在合作之前就写进条款里,过期不来取货物你们就处理掉,知道吗?”

“好的。。。”

“宁主任。你看这里、这样弄行吗?”刚想再说点什么的宁大刚,被办公室里出来的人打断了,看到对方捧着的文件夹、宁大刚朝方远山抱歉的看了一眼,跟着低头看过去。

旁边的方远山见到出来的人是尾灵筠、摸摸鼻子就准备撤退,毕竟原来认识。而且是单君兰这个大美妞的闺蜜,现在突然变成了自己的员工,方远山总觉得有点别扭。

旁边的宁大刚看他要走,赶忙把文件先放了下来,对着方远山道:“老板您放心,这件事我等下就跟钱经理汇报。”

“恩,知道了。”

嘟囔了一句他就准备离开,可是尾灵筠这个丫头到底还是看出了不对劲的地方,“呀”了一声道:“你就是老板啊”

这下方远山感觉更尴尬了,手又不自觉的摸向了鼻子。看着尾灵筠咧着嘴道:“那个、、好像是的。”

“老板你们认识啊?”

看到两人大眼瞪小眼的样子,旁边的宁大刚两边看了看,最后朝着方远山问道。

“是认识,那什么,你们先忙,我还有事。”说完方远山忙不迭的走了。

也没那边的休息室,从那边的小门又了橡胶厂,走出厂门就在远处的马路上招了辆出租车直奔市里而去。

这边的宁大刚也没多问什么,跟尾灵筠详细的解释了一下后就让她先去了。捧着个文件夹的尾灵筠迷迷糊糊的走了自己的座位上,好半天也没过神来。

不同于蓝小玲这个下海当地女孩。尾灵筠的家庭只能算是普通,父母都是工人。大三的时候由于跟舍友的关系不是太融洽、加之参加勤工俭学后的诸多不便,所以她选择了在外面租住房子。

后来认识了蓝小玲这个同校的校友,之后就跟单君兰她们住到了一起。也算是帮她们分担了一点房租。

在学校里还抱着各种天真,等真的出了社会后才知道现实的残酷,各方面的压力如潮水一样的向她涌来时、她才知道自己以前是多么的幼稚。

特别是跟单君兰在一块时间长了,见到的都是一些社会上的精英人士,使得她跟蓝小玲的心气也变得高了。就好像当初方远山顺手送的红宝石、当时她也没觉得有多了不起,以为只是一个小玩意。

直到后来知道了方远山的身价后、尾灵筠才想起了当初他送给自己的那块红宝石来。在给认识的同学看后、她们一致认为价格不低于两万!

当她把这个消息告诉蓝小玲之后,她当时就跳了起来,四处翻找着那块红宝石来。等在犄角旮旯里找出来的时候、那块红宝石因为保管不善已经碎裂了。抱着一丝“侥幸”、蓝小玲找到个熟识的专业鉴定师鉴定后,得出的结论是:市场价不低于三万,而且以后还会有升值的空间。。。。

想到自己两人跟这么个“舍得”的富豪失之交臂,两个人私下里总是懊恼不已。尾灵筠在参加工作的这段时间更是经常想:要是方远山这个富豪还在下海的话,以他的能力要是愿意的话,肯定能帮自己找个更好的工作吧?

今天突然在厂里跟方远山这个富豪不期而遇了,尾灵筠在多重心理之下还是没好意思跟他多说什么,抱着文件匆匆的走了。可惜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这个方远山竟然就是这家公司的老板。

“哎!我怎么没好好看看公司的名字呢?”

尾灵筠捧着脑袋在座位上自怨自艾着,这时电脑右下角的“企鹅”闪动了起来,她左右看了一眼,见到没人注意她才小心的打开了企鹅。

“小尾巴你班上的怎么样了?我要死了,那个公司活多得不得了,工资却那么低,而且新人没人权,今天有个贱男竟然让我帮他倒咖啡,气死我了。”

“哦那你现在怎么样了?”在电脑上飞快的打了几个字,然后发送了出去。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走人了,老娘可不伺候他们,真把自己当大爷了。”

看到蓝小玲发过来的信息,尾灵筠的嘴角轻轻的翘了起来,刚准备再问点什么,眼角余光里走过来了一个人,吓得尾灵筠立马把“企鹅”给关闭了。

“小尾巴你干嘛呢?我看你出去一下来后就一直萎靡不振的,是不是宁主任骂你了?”

等看清过来的人后、尾灵筠嘴巴一嘟说:“琴琴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组长呢!我刚跟玲玲聊两句就被你吓的关掉企鹅了。”

这个走过来的女孩叫“张海琴”,就是她那个贪吃的大学同学,比尾灵筠先进来了两个多月。听到尾灵筠的话后笑着说:“怕什么,你以后尽管大大方方的聊,只要不耽误工作,这些小事没人会说你的。”

跟张海琴说笑了一会她才表示自己没事,等她走了,尾灵筠把企鹅打开后里面瞬间弹出了一连串的讯息,都是问她在不在的。

她赶忙到:“怎么啦?”

“你说我还要不要去了?人事部的刚刚打电话问我还要不要去上班,你说我该怎么答?”

“晚上等我去说。”

复了之后她开始忙活手上的事情,到了下班的时候跟张海琴打了个招呼离开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