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二十四章 遇袭

跟着丁翰墨进了酒店的方远山被里面豪华的装修给震撼了,最近一段时间东奔西跑的他见识也涨了不少,但作为消费场所的五星级酒店他还是第一次进。里面的大堂经理看到他们两人快步走了过来,老远就伸出双手笑道:“丁老板是稀客啊!不知道今天过来是会客还是。。。”

伸出手握了两下笑道:“喏我朋友来照顾你们酒店生意,刚下飞机就赶过来了。先带我们去房间吧!众意制造的陈总开地房间。”

经理叫过来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服务员,吩咐她到前台查一下房间号。很快的那位女服务员拿着房卡走了过来。经理对着两人呵呵道:“头这位先生有任何事情都可以呼叫总台。我今天值班,24小时都在酒店。”说完便吩咐服务员领着两人去了房间。

尽管在楼下已经被酒店豪华装修震撼了一,待到进了房间后更是被里面典雅的环境所吸引。这间豪华的单人房里宽大的落地窗、简约明快的风格使得方远山一下就喜欢上了。

旁边跟随的丁翰墨看到他的表情道:“嘿!想什么呢?不要看它名字是希尔顿,其实没多少钱一晚的。”

“再说了,也只是个单人间没什么了不起的!一晚三两千块而已。”

“我。。。我靠,还两三千,还而已?丁老板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我口袋现在就三千块,住这一晚上明天我就得上街要饭去。”听到他那轻松的口气,好悬没被噎死的方远山理立刻满含怨念道。

“呵呵,别跟我哭穷,你那是真人不露相再者说了,陈老板那边不是一大笔钱等着你嘛!要不等会吃过饭就跟你去见陈良杰?”看到他的表情,丁翰墨也不知他是真是假,当下做了个提议。

正所谓钱是英雄胆,没钱傍身的方远山现在感觉浑身都不对劲,听了他的提议立刻道:“去倒是没问题,但是现在货还没到岸。恐怕得等两天吧!”

“也是,现在去了也没什么说的,那你先在这住两天吧。房间给你预定的是一个礼拜。钱由他给、你就放心的住在这里吧!”说着丁翰墨抬起手腕看了看表道:“走吧,都到饭点了、先跟我去吃饭,别的事头再讲。”

两个人并肩出了酒店,开车去了旁边的京南路。找地方把车停好,寻了家做私房菜的饭店、丁翰墨点了几个特色菜两人开始边吃边聊起来。

饭后丁翰墨开车把他送酒店、他有事先走了。躺在宽大的床铺上、一时有点无聊的他拿出手机给贝蒂打了一个电话。两个人在电话里聊了聊各自在柏林的趣闻、特别是听到他被人鄙视时、更是哈哈大笑感受到贝蒂心意的他不由骚情的叹到:“真是最难消受美人恩啊!”

放下电话一看已经九点多了,刚刚准备洗洗睡了、电话又响了起来,看看号码是巴西来的连忙接起来道:“您好,我是方远山,请问是哪位?”

“方,我是罗琳,你送过来鉴定的矿石已经有结果了。经过化验检测里面含有各种稀有金属、其中金属铑的成份超过了百分之45。这真是是一块了不起的矿石。”

放下电话的他还有点晕晕乎乎的,没想到那个林奇随手搬来的陨石中都有如此珍贵的矿石!“咦?他不是说这些是他爷爷收集的陨石碎块吗,怎么会有石头在里面的呢?”

对于铑这种贵重金属他多少还是有点了解的,毕竟三流大学也还是大学,化学课上多少总是要接触一点相关的知识。不过只对它的价格有兴趣,别的嘛。。。“百分之45、84公斤、一克现在大约在200左右的样子”。在心里大约计算了一下价格顿时鸡冻了。。。

我勒个去,这下真的是秒变土豪啊!想着那块还没兑现的石头,心里瞬间不淡定了。在房间转来转去的他实在是难掩心中的激动,“怎么办呢?想出去嗨皮一下,可是又没钱!奶奶的,真是愁死人了。”

“有了!”一拍大腿,方远山顿时想起了上给另外一个网店主邮过去的包包。十几个名牌包包都是正牌货,价格可是不菲。他出国以后办了一张国际银联的卡,目前卡号只有丁翰墨跟贝听岚知道,那个网店主应该把钱存在了老卡号上了。

连忙翻出钱包、拿出以前的那张老卡,按着卡号拨打给了客服人员。在报了密码后,顿时传来一阵语音声:“您目前账户余额为268652元。”,“yes!”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拳头,方远山也不洗澡了、收拾了一下出门到电梯旁按了个39。

站在观光电梯里顺着缓缓升高的电梯、俯瞰周围的几座商业圈,在夜晚灯光照射下显得五光十色、异常绚烂多姿。看着外面光怪陆离的世界、一时间竟然有点醉了。突然想到了什么拿出了手机开始拨打起来。

“在干吗呢?要是没事的话来希尔顿的酒吧,请你喝酒啊!”

电话里传来了一阵好听的女声道:“方大老板怎么想起来给小女子打电话的,真是受宠若惊啊!”

听到对方调侃的话语,笑了笑道:“实在是抱歉!上走的匆忙、没有跟单大美女告别,真是抱歉了。”那边的单君兰在电话里哼哼了两声算是答应了。

进到酒吧、被里面驻场歌手吸引住的他一时竟站在了门口,直到服务生过来请他坐下,才过神来。看着里面优雅的环境、彬彬有礼的客人,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真怀疑这是不是酒吧!

随着服务生的引领、方远山要了一间楼上的卡座,这里视线相对空旷、可以一眼扫遍楼下的整个舞台。看了看酒单,选了瓶中高端的洋酒跟一些零食、靠在沙发上勾着头开始欣赏起楼下歌手的表演。

单君兰上说的‘丰江花园’可能离这里真的很近,在楼上听歌的方远山等了半个小时,单君兰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眼底。对着她挥挥手、这时的单君兰也正好抬起头来,四目相对,顿时笑了起来

“蹬蹬蹬”鞋子踩踏地板的声音很快在耳中响了起来,看到她过来、方远山站起身子拉开了椅背:“美女请坐!”

“哼对于你不声不响的了巴西这件事、你打算怎么解释?”说着坐在了方远山拉开的椅子上撅着嘴道。

“嗯,这个事情确实是我不对,不过也是事出突然,实在是来不及跟你道别了。”想到上匆匆忙忙的离别,也是非常不好意思。

看到他说起上不告而别的事情时脸上闪过的无奈、知道他有什么难言之隐,当下岔开了话题:“对了,你怎么会住在希尔顿啊?”

方远山被她的善解人意感动了,这真的是一个有着七窍玲珑心的女孩子。什么话不用你多说,她就能理解、并且能站在你的角度考虑问题。要不是最近发生好多事情、让自己一时有点措不及手,他真的怀疑自己会爱上这个女孩子。。

当下也没有隐瞒:“国内的一个设备制造公司的老板托我帮他运一批仪器,因为被欧盟列为禁止出口,所以求到了我的头上,剩下的你懂吧?”

看到他臭屁的表情,单君兰捂着嘴呵呵笑了起来:“我懂的。我了解!”

“你了解就好,”说着把兑好的酒给单君兰倒了一杯,:“这个酒度数调的很低,你放心、三五杯肯定没事。”说着两人碰了一杯。

说说笑笑的两人没有注意到刚刚经过的一个女孩朝方远山看了一眼,等确认以后走到隐秘处开始打起了电话:“喂,是小涛吗?上在里约那个男生现在在希尔顿的酒吧里,你要过来吗?”“哦,好的,我知道了!”说着放下电话下了楼。

谈着巴西的风土人情,没想到单君兰对里约也是相当熟悉,这下两个人可算找到了共同话题,当下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

不同于跟包德海的兄弟之情,男人跟女人本来就是异性、所谓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就算跟女人聊天有时候也比跟男人聊起来要愉快多了。特别是跟单君兰这样聪慧敏锐的女孩聊起来、时间更是过的飞快。

中间去洗手间看了眼时间已经12点多了,好多人这时候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不过单君兰一看就是一个生活有规律的女人,而且明天不是礼拜天,所以两人也不打算多待了,当下他先行一步到楼下去结账。

结过账两人并排着走出了酒吧,下了楼梯到了酒店停车场时、看着她坐进车里才摆摆手目送着她离去。转过身刚准备走的方远山措不及防下被一棍子打在了后背上,顿时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头望去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子压低着帽舌又是一棍子挥向了他的脑袋。

连忙一个翻滚避开了挥舞过来的棍子,在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个鱼跃狠狠的撞向了他的肚子。

“嘭!”的一声,男子被他大力的一撞,整个人狠狠的摔了出去,连带着棒球帽都掀飞了出去,露出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