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二百三十八章 海水

吃过晚饭他没急着去看箱子里的东西,把安妮叫过来跟着他上到了二楼的客厅里,朝对面的沙发勾勾说:“坐下来说。”

“今天那个泰勒跟我谈了一下南费里斯岭的事情,他们公司有意出售“新南美合资公司”的股份,你怎么看?”

“这要看老板您怎么想了,如果您对未来矿石价格有信心,那当然买下来合算了。”

“我烦恼的不是这件事情,而是资金的问题。他们有意出售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我如果全部买下来需要多少钱?”

看到安妮准备说点什么,他一摆手阻止道:“那些专业术语什么的你就不用说了,用点我能听得懂的话说。”

“恩!”

安妮一点头道:“根据希洛克公司和淡水河谷的协议,他们双方各出资10亿美金、分别占股百分之49和百分之51,如果你要拿下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不算溢价、光股份就需要4亿美金。”

“不过方先生也不用担心,这些钱是分批次投入的。算上你之前的那百分之十一的股份,你三年内每年大概需要投入一亿五千五美金左右。”

不算不知道,这一算之下顿时令他吓了一跳。一亿五千万,还是美金,光听这个数字就让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他这段时间又是日本又是俄罗斯的,外带到处讹钱,加一块也就这么多了,这让他不由有点泄气。看来他真的不是赚钱的料子啊

折腾了快一年了,到现在也就折腾出一个小公司。就那个公司每年的盈利不知够不够这一亿五千万美金的利息呢!

“还有吗?”

“别的就是您跟泰勒先生之间的约定了。”

“好吧,我知道了,你先去吧,让我考虑一下。”

等安妮走了,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思考着钱的问题。要说资金他其实并不是太过担心,不说别的,光空间里那些成堆的黄金珠宝就足够拿下那些股份了。

他现在想的问题主要就是以后的发展问题,原来没钱也就算了。想也是白想。现在就不同了,只要不搞大投资大开发,以他的现金流玩什么都够了。

还有个就是希洛克公司的事情了,头他要是占股百分之三十一。肯定是要参与管理的。可是希洛克公司也是要参与管理的,这让他有点不爽。

所谓:宁为鸡头不为凤尾,出点钱等着分红也就算了可是咱既然要管理,那肯定不能被人牵着鼻子走,那个希洛克公司现在还霸着百分之十八的股份不放。很明显想等着以后缓过气来再说。

一想到以后可能还会有别的麻烦,他就是一阵烦恼,为自己当初冒冒失失的入股这个新南美合资公司感到后悔。

跟巴西淡水河谷这样的垄断集团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当初听着淡水河谷这么个响亮的名头,当时脑子一热就同意了入股。

可是后来等合同签订以后才发现:那个南费里斯岭根本是块不毛之地,对淡水河谷来说属于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所以才拉希洛克公司来进行投资。

而淡水河谷仗着垄断优势四处出击,于2007年收购了加拿大inco公司,2008年收购了澳大利亚amci公司,而且据信他们正打算收购xstrata公司。

淡水河谷这个举巴西一国之力。打造出的超大型国有企业,利用税收优惠,授予特许经营权,在铁路、公路、港口和资本市场等领域控制稀缺资源,排斥竞争对手。方远山要是跟他合作无异于处于极端弱势的地步,所以他要好好考虑一下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插上一脚?

泰勒这个老狐狸的话也不能尽信,现在整个市场经济都在下行,他想找接盘侠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个不是什么美差,说出去好听是好听,可那是要真金白银的。他不相信他们能那么快就找到人。而且他们跟淡水河谷都是有合同的,每个月都要投入大笔的资金,他们肯定也耗不起。

在楼上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晃就是两个多小时。楼下的几个女人靠在一起窃窃私语着;洛克他们也在埋头看着电脑上的东西,不知道在弄些什么东西。

看到洛克他们方远山才想到还没给那个“阿道夫”打电话呢!从兜里摸出电话找到这个外勤部部长的电话拨了过去。

“你好方先生,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恩,那个英国的兰斯是你们的雇员吗?”

“兰斯?他的合同已经到期了,现在是自由之身。怎么?方先生您想聘请他吗?”

听到兰斯已经不属于黑水公司了,他不由汗了一个话说也没打听一下就问人家。这好像有点不好啊,让人家以为他想挖墙脚呢!

“恩是的,我觉得他非常的优秀,所以想聘请他。”

“不好意思方先生,这我恐怕做不了主。你可以试着联系他本人,需要我给你电话吗?”

“好吧!”

挂断电话也没打给兰斯,他冒冒失失的打电话过去好像有点不妥,这件事应该交给洛克他去询问的比较好。

暂时没事的他又想起了那个箱子,施施然的走下楼梯,顺着侧面的小门去了地下室。头顶的灯光把个地下室照的亮如白昼,头仔细的把门关好,他才往里走去。

把那个黑漆漆的箱子放了出来,“咣当”一声箱子跟地板接触的地方竟然发出了一声脆响,显然这个箱子非金是铜了。

在保险库里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抹布,不得已之下只能从空间里找了件以前穿过的t恤。用棉t恤把箱子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沉重的箱子在他擦拭的过程中已经感受出来了。

把箱子上的青苔、黑锈清除干净,这个箱子才露出本来面貌。四四方方的铜制箱体、上面布满的铜绿已经擦不掉了,在四个角的位置都有一些圆形的铆钉,而在他正对面的箱体中部挂了个花锁,看造型工艺、非常有欧洲文艺复兴时代的气息。

以这个箱子上锁的硬度、他就是生拉硬拽也给它拽喽不过考虑到这个箱子搞不好都算是一件古董了,想想还是算了。

弯下腰把锁抬起来看了看,这个锁的造型工艺很是漂亮,如果除了铜锈、这个锁都能当个摆件了。不过毕竟是以前的锁芯。肯定也复杂不到哪去,而且这个锁装饰大于实际用途。

从空间里拿出根铁丝把锁眼里的杂质给掏了出来,就着头顶的亮光用铁丝在锁眼里捅了捅,可惜纹丝不动。后来他一拍脑袋才想起。这个箱子在海水里也不知道浸泡了多长时间,里面的卡簧恐怕早就没用了。

“哎这么漂亮的锁难道真得就破坏了啊?”

不知道是郁闷还是想办法的时候走神了,抓着花锁的手明显用力过大,“咔吧”一声,箱子上的锁扣掉了。。。

“我艹。。。。”拿着花锁的方远山顿时哭笑不得起来

看着没有锁扣闭合的箱子已经露出了一丝缝隙。无奈之下他只好先把锁头放在了一边。

轻轻的把箱盖子打开,“嚯”里面半箱子的海水,而且箱子的四周也在缓缓的渗漏着水渍。

这个地下室可是放了保险柜,为了防止水漫出来,他伸手进去把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部捞了出来,放在了一边的地上。

箱子里也没什么特殊的东西,全是已经氧化了的金币,哦还有一些女式摆件,而里面一个小小的圆珠子就是他感应到的东西,拿在手上这种感觉就强烈了很多。

长时间浸泡海水下已经失去了本来的面貌。除了感觉重了一点外也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在手上抛了抛、大概有个大半斤的样子。

不明白的东西先放着吧,空间对这个东西的感应不是太强烈,那说明它不是太需要这种东西,说不定以后能卖点钱呢!

刚刚擦拭箱体的t恤上此时堆满了金币,这些金币他刚刚用手颠过了,都很轻,一个最多也就四五克。多倒是挺多的,看上去起码有个三四千枚,,不过一算之下也没多少。也就十几二十公斤的样子。

金价现在也不过才涨到240一克,这些古代的金子肯定还有杂质,这一算之下他顿时满脸失望的神情,手一伸把这些金币全部给收进了空间。

剩下的还有几个看不出本来面貌的饰物。他也一股脑的放进了空间里,现在都点钟了,他也没时间在这里继续查看。

到屋里的时候、元高阳跟琼森两人如标枪一样的站在里面,方远山呵呵一乐道:“你们矗在那边干嘛?”

元高阳的脸色跟着踏了下去,笑着说:“站一会练练精气神,要不时间长了该退化了。”

“哦那你们练吧!”

刚想上楼的他身问道:“对了。那个兰斯你俩熟悉吧?”

“是的。老板找他有事吗?”

“恩!我想聘请他的,你们觉得怎么样?”

“非常不错的主意,以后老板您方圆五百米以内都会在他的监控之下”

“我靠,这么牛掰?”

这下元高阳笑了,点点头说:“是的!不过他的年薪可是很高的。”

“有多高?”

“大概在100万美金!”

这下方远山就明白了,如果这个价格在黑水公司的话恐怕还得翻一倍。公司帮他们接任务、提供装备支持,包括情报上的支援,这些可不是说说而已的。

是!这些特种部队下来的精英要价是高而且可能很长时间都不会有用到他们的地方,看起来花这么高昂的代价聘请他们完全是没必要的事情,有这个钱都可以找一支普通的雇佣军了。

可方远山不这么想,洛克他们的职业技能、社会背景,处事方法等等,让他认为这个钱花的简直物超所值。

(ps:呼唤订阅,还在看d版的兄弟赶快来吧,看在我这么努力的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