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二百四十九章鱼和熊掌(180张月票了)

插科打诨的把死鱼的事情糊弄了过去,洛克他们熟练的把鱼剖开几条口子挂在了鱼钩上,帮方远山也弄了一条挂在了上面。

方远山已经无心钓鱼了,对着小川爱子说:“丫头你过来一下。”

等小川爱子过来后他把鱼竿交给了她,小川爱子可比他熟悉海钓,把连着小鱼的鱼线抛了下去,跟着神情自若的放长鱼竿鱼线,学着洛克他们一样紧紧的看着下面的鱼鳔。

等他们在这里钓鱼了,方远山一个人独自的走向舱室。游艇内部简约中透着奢华,水晶玻璃门把海面上的光源很好的折了卧室,宽大的卧室顶部还有个玻璃天窗,想来夜晚会是一个很美好的体验。

可惜他已经没有心情慢慢欣赏这些美景了,他的脑海里全是那些死鱼的事情。

“当时那个螃蟹为什么是活的呢?”

前两天帮慕容婉抓了个螃蟹,当时他也没想那么多,拿着螃蟹就走了。而且当时的螃蟹确确实实也被他收进了空间,可是为什么那只螃蟹没死呢?而且还活蹦乱跳的。

“当时我是怎么弄的来着?”

方远山坐在床上绞尽脑汁的想着,不得劲的他干脆躺倒在了巧克力色的席梦思上,看着头顶的天窗继续苦思冥想着。

外面不时的传来慕容婉跟小川爱子的惊呼欣喜声,看来是钓到鱼了。在床上想了大半个小时的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可是还需要经过试验才能确定下来。

想到这里他也不闷头想了,从舱室里走到了甲板上,一个小时不到、游艇上配备的那个钓桶里已经有十来条鱼了。

“呦呵行啊,丫头你钓了几条啊?”

“我。两。条。”

“啧啧啧,这么能干啊!恩,晚上记得把你钓的那两条煮给我吃哦”后半截他已经贴着小丫头的耳垂说了。

小川爱子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跟着轻轻的点了点头,那顺从可爱的样子让方远山又是一阵食指大动,要不是顾忌到旁边的慕容婉。他都能抱着小丫头啃上两口了。

“咦方远山你酸不酸啊,哪有贴着人家女孩子脖子说话的?”

跟着她走上前来把他们两人隔了开来,撑着护栏把头扭向了小川爱子,见到小川爱子没什么异样她才转身看向了海面的鱼竿。那样子明显还不好意思跟方远山对视。

方远山又不是傻子,前段时间那么腼腆的一个姑娘、隔了一天就变成好斗的公鸡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可他哪敢上前找不自在啊,身朝着慕容婉刚刚做过的位置走去。一屁股坐了下去。

椅子上还有慕容婉坐过的温热,想到椅子是被慕容婉的屁股焐热的、他的心里就是一荡,“吗的,真不要脸,小川爱子刚刚来你就得陇望蜀,真是太过分了。”

“可是慕容婉这个傻妞的屁股确实挺翘的。”

也许真是常年练瑜伽的原因,慕容婉的真的有个非常非常翘的,那惊人的弧度让他总想着上手把玩一番,可到底还是没敢下手。

“老板你的饮料!”

见到是安妮端给自己的饮料,他楞了一下。跟着愉快的伸手接了过来。

“thankyou!”

看到手里是一杯鲜榨果汁,他心里不由感慨了起来。这个伊莎贝拉从来到科帕卡巴纳的时候就显得非常的骄傲,就像一个开屏的小孔雀一样,虽然她一直没说什么,但方远山看得出来她对自己目前所做的事情感到很不满意。

也不怪她,剑大毕业,后来又到伦敦商学院留学,拿到phd这样的头衔,同时还精通好几国的语言,这样一个天才确实有值得骄傲的资本。

从她一直以来喊方远山都是先生就可以看出来、伊莎贝拉还没认同他。可是今天这个安妮突然叫他声老板。还端了杯亲手榨的果汁给他,起码她认可了方远山是他老板。

笑了笑他把果汁凑到了嘴边喝了起来,这时安妮的随身电话响了起来,她接起说:“您好。我是安妮伊莎贝拉,请问您是哪位?”

受方远山的影响,才跟了他没多少天的安妮都学会了他的说话语气。

“好的我知道了。”

几句话说完的安妮转头朝方远山说:“老板,刚刚那个泰勒先生的秘打电话过来了,他问您那件事考虑的怎么样了?”

“把电话给我。”

已经拖了那个泰勒好几天了,要是再拖下去好像有点不地道。毕竟他还没征求过人家的意见呢,说不定人家愿意出售南费里斯岭的股份呢?

抱着这个想法他刚准备给泰勒去个电话,安妮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只好先把手机还给了安妮。

安妮接过去一看号码,当下接了起来,对着手机“恩、啊、哦”的说了几句后快速的挂断了电话,头朝方远山说:“老板,刚刚调查公司的人跟我讲,有个矿业公司跟希洛克公司接过头,有打算收购他们手里剩余的南费里斯岭的股份。”

“什么、有这种事?”

方远山一听之下立刻坐直了身子,看着安妮问:“那个公司叫什么?”

“阿奎拉资源有限公司。”

“阿奎拉?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啊?”

他在脑海里想了好一会也没记起来“阿奎拉”是哪个,不由问道:“你知道他们的老板叫什么名字吗?”

安妮皱着眉头想了会才不确定的说:“好像是叫爱德华。。。罗伯茨”

“啪”

方远山一巴掌拍在了大腿上,跟着恍然大悟道:“我说怎么这么熟悉,他是不是有个女儿叫索菲亚罗伯茨的?”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

方远山一拍脑袋才想起,那段时间安妮好像不在巴西,再说了、人家认识罗伯茨是谁,不代表人家连他女儿都认识啊。

方远山笑着问:“那个爱德华是不是个白人小老头啊?”

“是的。”

“这就对了。那个小老头看起来挺面善的啊!怎么?他想截胡啊?”

“截胡是什么意思?”

方远山笑了笑说:“华国文化源远流长,里面的含义博大精深,你要好好专研啊!将来老板我可是要做大做强的,你要是跟不上我的脚步可不行!”

“老板您放心,我一直都没有放弃继续深造。”

“这。。。”

方远山一口吐沫差点噎死。他只是随口说笑而已,不过看起来安妮是当真了。想到她伦敦商学院哲学博士毕业,方远山就是一阵头大,这样的人还要继续学习。自己是不是哪天有空也去学两天?

这个话题略过他才想起要不要给泰勒去电话的问题了,既然现在有人跟他们接触商谈南费里斯岭的事情,他们肯定会乘机提价,而且想完全收购基本也不大现实了。

想到这里他就兴趣缺缺,自己别墅、豪车、游艇什么都有了。而且照目前的形式来看,小川爱子肯定是死心踏地的跟着他了,至于将来他也不知道。

照这样来看,他把大把的现金投入那个无底洞是很不明智的一件事情,关键他到目前为止也不知道那个鸟不拉屎的地方到底怎么样,是不是有投资的价值?

这样一想他更加没兴趣了,索性跟安妮说:“你打电话给泰勒的秘,跟他明说,要么不买、买就把剩余的股份全部卖给我。”

“好的老板。”说完安妮站起身朝着后面的船舱走去,在那边对着电话窃窃私语着。

小川爱子见他忙完了。把钓竿让给了旁边看着的慕容婉,她乖巧的走了过来,站在了他的旁边。

他也不在躺椅上坐了,走到后面的u形长椅上坐了下来,眼角余光瞄了前面的慕容婉一眼,见她没朝这边看,伸手把小川爱子的拉坐了下来。

等她坐下来了他也没有松手,细细摩挲着她的手面。今天上午他其实就发现了,小川爱子虽然十指修长、手面看起来也很白皙,但是其实她的手掌并不是很细嫩。仔细的看上去甚至有很多的老茧。

“平时很辛苦吗?”

见他盯着自己的手掌看,小丫头有点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到:“不辛苦。”

“啊我钓到鱼了,我钓到鱼了!”

他刚想再说点什么。那边的慕容婉一阵大呼小叫,兴奋的不得了,长长的鱼竿都快被他拽成九十度了。

“慕容小姐、慢点慢点,不用太过用力,慢慢的溜它,对!就这样。不要使劲拉。”

慕容婉憋着通红的小脸使劲的看着海面上,小川爱子明显也想过去看看,不过可能是有所顾忌所以一直强忍着。

方远山拍拍她的小手说:“去吧!”

小丫头朝他看了看,见他一副笑盈盈的样子,开心的站起了身子朝慕容婉那边走去。

小川爱子今天穿了一件短摆碎花裙,腰间系了条白色的束腰,脚上一双旅游板鞋,看起来青春靓丽。

方远山在背后仔细的打量了一会,慕容婉看上去要比小川爱子高了接近五六公分,加上鞋子恐怕接近一米七的样子,身材从背后看起来也是爆好,凹凸有致、该翘的翘,该陷的陷,让人有种一窥内里的。

旁边的小川爱子虽然身高上比慕容婉逊了一筹,不过在性格上却把这点缺憾给很好的弥补了。

两个女孩子死死的盯着海面,见到一条大鱼慢慢的浮出水面,而且有渐渐力竭的样子,她们更是兴奋,而且看慕容婉的样子,有恨不得跳下去捞鱼的打算了。

后面的方远山也看得津津有味,两条雪白粉嫩的大长腿在阳光的映射下,甚至都带上了红晕。

“哎鱼我所愿,熊掌亦我所愿,然两者不可兼得,徒呼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