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二百九十张绝世好男人(风月十年)

“咕嘟”

再次把面前的酒杯里的酒给一口干掉,邵英卫还算白皙的皮肤红了起来,看着方远山说:“难道我配不上她吗?”

“我家是下海当地的,父母一套房子,我自己也有一套房子,就在市区里。130平的复式楼,装修好了!我银行里的存款有20几万,我爸妈也给我准备了100万的结婚聘礼,我工作稳定,求上进,不抽烟不赌钱,也就是在工作上应酬的时候喝点酒,但我很有自制力。”

邵英卫好像要把这些日子以来的委屈都诉说出来,自己给自己的酒杯满上后一口又闷进了肚子里。放下酒杯问:“我这样的条件真的配不上她吗?”

“哇靠”

方远山这下真的惊讶了,如果这个邵英卫说的是真的,而不是在他面前自我吹嘘的话,那这个男人真的是绝世好男人了。而且照方远山的眼光来看,这个邵英卫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这样一个男人,方远山觉得要是他自己是女人的话,肯定毫不犹豫的嫁了。在如今这个年头、这样的男人还去哪里找?

方远山再次把目光转向了屈雨香,那意思是“你真的就不再考虑一下了?”

同样的,屈雨香再次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方远山摸了下鼻子,无奈的对邵英卫报以个抱歉的眼神,耸耸肩膀说:“说老实话,你的条件真的挺不错的,不过我小雨妹子不喜欢也是白搭,强扭的瓜不甜嘛!”

对面的邵英卫菜没吃两口,酒倒是小半斤下去了,眼珠子都有点泛红了,借着酒劲问到:“她一个离了婚的女人还带着个小孩,我哪里配不上她?她又有什么资格拒绝我?”

发点牢骚就算了,毕竟人家确实是“真爱”嘛!可这借着酒劲准备耍酒疯可就不行了。当下不客气道:“你哪里都配不上屈雨香。”

“你凭什么这么说?”

“啪”的一声他把那张黑卡掏出来拍在了桌上,非金非石的极致黑金卡跟实木桌面发出了一阵清脆的撞击声。

“就凭她是我妹子!”

喝酒的除了很少一部分喝懵掉的。一般都是管不住嘴而已,但大多数心里还是很清醒的。就好比这个邵英卫,听到桌子被“嘭”的声拍了下,他的心也跟着抖了下。视线不由看向了桌上的那张磁卡。

“嗯?这是什么卡?”

邵英卫看了看方远山,把桌上的那张卡片拿了起来,“好重”!拿在指间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张卡不是塑料片,“citibank”的字样让他认出是花旗的卡。

邵英卫除了办过几张“四大行”的银行卡外,也就是对健身卡还算熟悉。麻木着嘴唇问到:“这是。。这是花旗的什么卡?”

方远山笑笑说:“我的这张卡是花旗的极致黑金卡,全球有多少张我不知道,但肯定不会超过500张。它有什么用呢?首先它是不限额的,至于到底能刷多少我还不知道,但两三千万美金肯定没问题。”

见到邵英卫慢慢清醒过来的眼神,方远山继续说:“还有它能刷什么呢?我前段时间在外国用它刷卡买了艘游艇,500万美金!然后你要是想买飞机?可以!刷买保时捷?可以!刷你想上月球旅游一圈,只要你身体允许,同时持有这张卡,可以!刷”

几个“刷”下来。彻底把邵英卫刷傻了,哆嗦着嘴唇问了句:“真的?”

“呵呵”

从邵英卫的手里拿过卡片,指着上面的号码说:“看到这个号码没有?只要你还在地球上都可以拨通。它有什么服务呢?简单来说,你只要想到的,就没有它办不到的。”

“真的?”

这个邵英卫人真的挺不错的,而且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他追求屈雨香并没有什么错,也没使用什么过激的手段,所以方远山不打算太让他难堪,只要他知难而退就行。

所以方远山说:“这样吧!咱们试验一下。花旗的客服电话你知道吧?”

见邵英卫点头他继续说:“你打个花旗的客服电话、然后把这个号码报上去。对,就这样。后面是两个0。”

一步步的引导者这位邵英卫怎么操作,这位邵科长不知道是好奇还是不相信,也跟着他的指示拨打了出去。一阵有点拗口的华语从手机的扬声器里传了出来。

“喂!您好,我是花旗华国的极致黑金卡负责人“汤姆森”,请输入您的密码。”

方远山取过手机在上面快速的输入了一长串的密码,跟着又把手机递了过去。对面的那个汤姆森说:“尊敬的方先生您好,非常乐意为您效劳,不知道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

方远山朝对面的邵英卫勾了勾头。示意他自己来。

邵英卫迟疑着说:“我。。我。。”

方远山在旁边鼓励的点点头,让他尽管说。

邵英卫也不知道酒精刺激了、还是不相信这个黑卡真的如方远山所说的那么神奇,咬着牙大声说:“我是邵英卫,让下海“新世界”电子有限公司的老板郭奇志、现在立刻到安静区长寿路的“鱼米之乡”饭店来给我敬一杯酒,十分钟之内!”

“好的邵先生,很高兴为您服务。”说完那边挂断了电话。

一口气说完的邵英卫、憋着一张通红的脸看了看方远山,脸色之上既有兴奋也有紧张,右手下意识的又端起了酒杯,不过想到什么的他又放了下来。

“郭奇志?哪位?”

疑惑的方远山朝屈雨香看了一眼,这位老同学此时一脸哭笑不得的表情,听到方远山的疑问小声说:“郭奇志是我们的老板!”

“。。。。”

知道郭奇志是什么人的方远山、嘴角不由翘了起来,那抹笑意让屈雨香恨的牙痒痒,大眼使劲的朝他瞪了瞪。

“再瞪眼镜就掉下来了。”

“哼”

邵英卫盯着手机上的时间猛瞧,随着十分钟的时间越来越近,这位邵科长开始坐立不安起来。酒是不敢喝了,拿起旁边的饮料给自己的杯子斟满。

当手机上的时间显示十分钟已过时、邵英卫松了口气的同时不由看向了方远山,那眼神里的含义不言自明:你一直在逗我玩?

方远山笑笑没说话,端起面前的饮料喝了口,他的三维立体图像朝酒店门口扫了一眼,一个中年发福的胖子正急匆匆的从一辆宝马7系里走了下来,连车门都没关就一路小跑着进了酒店。

“来了”

“只见”门口的这位郭奇志郭老板、抹了把额头上的汗珠,同时把衣服整理了一下才抬起手来敲门。

就在邵英卫奇怪他说的话什么意思的时候,门口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ps:  我食言了,说要给国际打赏投月票的兄弟们列个单章的,可是每天码字的时间都不够,刚开始还记得,到了后来慢慢的也忘记了。不过再一想,把写好就是对你们最大的报了,其余都是细枝末节。再次感谢给本订阅、打赏、投月票、推荐的兄弟们,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