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二百九十三章 离奇的相亲

“咳。咳。咳。。”

“你还没睡觉啊?”

罗兰撇了他一眼没说话,继续看着手里的本。

“。。。。”

他摸了摸鼻子没好意思再说什么了想起早上琼森的话他又打了个寒颤,万一哪天这个女人脑袋搭错线、给他一剪子“咔嚓”了,剩下的时光里他也了无生趣了。。

“那我先去睡觉了。”说完朝她裸露在外面的大腿瞄了一眼,嘴贱到:“你的大腿好像变粗了。。。”

这下罗兰不淡定了,放下本朝自己的大腿仔细的看了起来,甚至还用两只手圈起个弧度量了一下,之后很认真的答说:“还是跟原来一样。”

“哎呦”

听了她的话、方远山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滚下楼梯。之后忙不迭的往楼上走去,心里狠狠道:“这个女人没治了。”

今天一天累的够呛,洗过澡之后他倒在床上没一会就睡着了。

“老板您的电话又来了。。。”

把手机从枕头底下摸出来看了看才7点钟,“哼”了一声才把电话接了起来。

“嗯洛克,怎么样了?”

“老板,情况不是太妙。巴西政府正在全力申奥之中,马伦正好又装在枪口上了,巴西政府恐怕会拿他开刀。他的几个盟友都没有发声援助,包括北极熊都噤声了。”

本来还有些迷糊的方远山脑袋立刻清醒了过来,呼了口气沉下声问到:“会被判多长时间?”

“不出意外应该是终生监禁!”

“。。。。”

放下电话的方远山、眼睛盯着天花板久久没有动静。那样一个横行里约的大佬就这样成为了过眼云烟,这让他唏嘘不已。

属于马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让方远山的心情开始急迫了起来。现在他已经进入了那些上层人士的眼里。得迅速的壮大起来、把自己套上钢盔铁甲。那样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突然方远山一下子又坐起了身子,下床走到窗户边,一把掀开了窗帘,看着外面的翠绿的高尔夫球场,他一下子又变得豪情万丈起来。

“吗的,你们就是把劳资的全部资产都充公了又怎么样?把劳资逼急了,给你整个国家的黄金储备都给一锅端了。。。”

到了楼下两个新请的保姆已经把早饭端上了桌,元高阳也来了。正站在楼下的客厅里。

“咦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呵呵昨天下午就来了。”

他狐疑的看着红光满面的元高阳,奇怪道:“你傻乐什么?”

“呵呵”

“。。。。”

见他还在傻笑,方远山也懒得理他了,说道:“都过来吃饭吧。”

他不问元高阳反而憋不住了,走到他身边呵呵道:“我家相亲了。”

“。。。就这个事啊?”见他大早上一脸闷骚的表情,憋了半天就说出这句话来,方远山顿时有点无语。

“那就说来听听,有没有什么曲折离奇的故事在里面?话说前头啊,要不是荒诞离奇、曲折蜿蜒的爱情故事,只是你跟村里“小芳”的两小无猜。那你还是趁早别说了。老板我这几天过的波澜不惊的,对于没有故事性的乡村爱情不感兴趣!”

“。。。。”

无语了一下。元高阳还是颠颠的凑了上来,憋着骚包的表情严肃道:“绝对离奇,绝对荒诞不羁。”

两个绝对把方远山的兴趣给勾起来了,见到阿诺德他们也走了过来,赶忙招手到:“来来来,都过来!罗兰,大早上的看什么啊,过来,听小元给你讲个现代的华国爱情喜剧片。”

“咳。咳咳。。。”

“琼森,给他上点水。”

旁边的琼森笑着给元高阳端来了一杯白开水,放在他面前道:“你知道的,如果不满意的话,咱们晚上就到后花园练两下。”

“。。。。”

“那个,我不是前几天老家嘛!在经济舱里。。。”

方远山三人同时以鄙视的眼神看着他,这小子一年没少赚,乱七八糟的一块算下来,一年起码拿到一百万美金,现在出门竟然还坐个经济舱,实在是太抠了。。。

“干嘛干嘛,还想不想听故事了。”

几个人贼笑到:“不打岔,你说你说。”

“我做的位置比较靠后,而且上飞机后就开始睡觉了。正在迷迷糊糊之中我感到裤兜里的钱包动了一下。。。”

方远山插嘴到:“你有钱包吗?”

元高阳不好意思的说:“这不是家了嘛,我上飞机前买了个皮夹。”

罗兰正托着个下巴听得津津有味呢!见方远山又打岔,拿眼扫了他一下。方远山本来又准备瞪她了,可一想到琼森的话,还是没敢跟她较劲。他现在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那边的元高阳继续说:“你们知道的,我的神经反应一直比较灵敏。”这句话说完他心虚的朝阿诺德两人看了一眼、跟着道:“当然了,比阿诺德他们肯定是要差上一点的。”

阿诺德两人嘴角翘了起来,露出一丝谦虚的笑容。旁边喝着稀饭的方远山差点没一口喷出来,这尼玛的、一个个太“谦虚”了。

元高阳继续说:“就在这个时候,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了过去,捏住了一只手,一个女人的手!”

“噢我知道了。”

自以为了解事实真相的方远山不屑道:“对方是不是个女贼?然后在你的感化教育下,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之后被你的风姿伟岸所慑服,拜倒在你的牛仔裤下,最后跟你游山玩水。喜结良缘?”

方远山不屑道:“切这都什么年代的桥段了。你还能不能编点好听的?”

元高阳慢条斯理的喝了口粥说:“我把她交给乘警了”

“。。。。”

“噗嗤”

“呵呵。。。。”就连罗兰都抿着嘴笑个不停。

“神机妙算”的方远山一下子傻眼了。试探到:“你怎么就把人家送给乘警了?是不是长的很丑?”

元高阳一脸无辜的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漂亮,喏这是她的照片!”

“咦你怎么还有人家照片的?”

顺手接过来的方远山,疑惑了一句。跟着低头看起手机里女子的照片,阿诺德几人也围过来一起看了起来。

照片里是个女子的半身照,样貌很清秀,长发披肩,一双眼睛很迷人,小巧的嘴巴、尖尖的下巴。看起来一点没有女贼的味道,反而像在校大学生。

那边的元高阳顺口接到:“她的手机里有。”

琼森笑道:“你从人家口袋里顺来的吧?”

方远山和罗兰两个人一听,都看向了元高阳。他腼腆的笑了笑说:“她掉在座椅上的。”

“切”

几个人一起“嘘”了他一下,这个元高阳一直属于闷骚型的,信他的话才有鬼呢!

元高阳急道:“你们还想不想听故事了?”

几个人一想也是,他到现在还没说到谈恋爱的事情呢,把手机还给他说:“快点说,别卖关子了。”

“我说我说。”

元高阳把手机塞进口袋继续道:“然后下飞机我就家了,在家里呆了三天,出去见见战友什么的。我也快把那事给忘记了。四五天前我妈打电话给我,说有个姑娘找我。还说认识,让我赶快去。”

方远山一口粥差点噎死,伸着脖子好一会才缓过劲了,看着元高阳恶狠狠道:“那个女贼还是拜倒在你的西装裤下了?”

“我到了家以后确实看见那个女的了,不过跟她一起还来了个女孩子,是她的表妹,然后介绍我们认识了,现在是我的女朋友。”

“没了?”

“没啦!”

“不是,就这样结束啦?”

“是啊!难道还不够离奇,不够荒诞不羁啊?”

几个人顿时瞠目结舌,一副不可置信的神色,方远山的稀饭都忘记喝了,看着元高阳结结巴巴的说:“不是,那个。。你。。你真跟人家好啦?”

“啊!对啊她表妹还是个艺术院校的大学生,现在读大二,明年夏天毕业后我们就结婚。”

“我。。我靠。。太他吗没天理了,我怎么没遇上这样的女贼?”

方远山愤愤然的问:“那什么,我问你个事的,你都把人家表姐给送到乘警那里去了,人家怎么还会给你介绍表妹的?”

他的这句话可算是问到点子上了,元高阳嘿嘿的笑了起来,看着几人说:“也许我长得比较帅吧!”

琼森在后面威胁到:“你再不说,晚上咱们就到后院去练两下。”

阿诺德也帮腔到:“我做裁判。”

“。。。”

元高阳连声道:“ok、ok,我说。这不是托老板的福嘛,我也跟着去做了身衣服。临来前还买了块手表。”说完抬起手腕把“范思哲”的秋季新款西服的袖子往后撸了撸,露出了上面的大金表。

“我艹。。。牛逼。”

“厉害!”

“。。。。”

方远山朝琼森和阿诺德两人身上的“阿玛尼”看了一眼,问到:“你们俩要不要也去置办一身行头的?”

琼森看了一眼元高阳手上的大金表,狠狠得点头道:“了里约我就去买。”

“哈哈。。。”

一顿早饭吃得是一波三折,碗里剩下的稀饭已经凉掉了,不得已又去重新盛了一碗。

这两天得把下海的事情尽快解决掉,巴西那边还有很多烂摊子等着他去处理呢!吃过早饭他扭头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