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二十九章 刑讯逼供

在这座学校里打架、泡妞、迟到、旷课、凌辱新生这些都是小儿科!敲诈、勒索,帮派斗争、革命运动才是常态。而巴西利亚大学的校园对学生的最大意义就是休闲和社交。学生们全都是驱车前来上课,在校园内根本没有宿舍。

巴西政府也对这座大学格外的恩宠,明文规定:“学生有迟到的权利,只要能够在下课前赶来课堂,教师就不得过问迟到的缘由。”

早退亦是家常便饭,这里的学生经常大摇大摆的在老师面前走掉,用不着打一声招呼。即使不迟到、早退,课堂上也是就地入睡、打情骂俏的学生更是大有人在。

学校里也明文规定:“每个学生有权缺课百分之三十,教师不得过问学生缺课的原因。。。”

而教师的权利也与之相对称,除了每年五个半月的寒、暑假,每个教师还有权在学期中途自行安排一个月的休假时间,不管课程进度如何,学生无权以课业不能完结为理由干扰教师的休假。

巴西利亚大学的假期更是多得令人咋舌:“每年12月初到3月下旬是长达三个半月的暑假,7月初到9月初是两个月长的寒假。在剩下的六个半月的正式学期里,隔三岔五就会碰上一个莫名其妙的节日放假。“

甚至一个转学过来的人跟他讲:“一个知名的巴西球员进了一个好球、学校为了庆祝放了一个礼拜的大假。。。”

这么一个奇葩的学校,现在听说有人以进入这座学校为荣,方远山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看到他眼巴巴的等着自己的羡慕嫉妒恨,也只好道:“真是一座了不起的学校。。。”

终于等来他的夸奖,青年矜持的笑了笑低下头继续看起了葡语教材。方远山的脸抽搐了几下还是忍住了爆笑的冲动,转过身对着过道龇了龇牙。

飞机平稳的飞行着,几次张嘴欲言的他,还是没有说出真相来。大家萍水相逢,如果非要交浅言深的劝他,说不定还会怀疑他另有所图。

到了法兰克福已经第二天夜里了,那个青年转机去往巴西利亚、跟他告别时两人互相留了电话跟msn。

坐在法兰克福飞往里约的飞机上、想着那个叫赵兴怀的留学生青年、满脸的憧憬不由的一阵好笑,想必4月份的迎新活动会给他留下终生难忘的记忆。

到了里约这他学乖了,在飞机上早早的就把羽绒服、保暖内衣都脱了下来。下了飞机到检查处签了入境证明后,刚刚准备转身离开时,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你是方远山吗?我们是‘巴西联邦有组织犯罪调查科’的,你涉嫌多起走私犯罪、参与黑社会活动,并且跟一起伤害案有关。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我们的调查!”

转过身的方远山看着这个曾经在贫民窟见过的白人督查、等他说完才一脸坦然的道:“好的,那我可以打个电话吗?”

白人督查见到这个东方小子一脸的无所谓,顿时无名火气,冷冷到:“二十四小时后你才可以打电话,现在请跟我们走吧!”说完站在旁边的两个便衣人员上来就押着他的胳膊套上了‘拇指扣’。

拇指扣被狠狠的压到了底、勒到了肉里,疼的方远山脸上一阵抽搐。给他带拇指扣的黑人便衣看到他脸上痛苦的神色、露出一副残忍的笑容:“小子、到地方好好把你的事情讲讲清楚,到时候我们帮你跟法官求求情、说不定十年八年后你就出来了。”

作为一个赴外留学生、方远山长这么大除了跟官方的行政机构打过交道外,连进派出所的机会都寥寥无几。现在突然被巴西的强力机关拘捕、说他不害怕是假的,但现在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了,只能等二十四小时后再说了。

架着方远山一行人从安全通道来到了机场内部的停车场,然后拖着他上了一辆围着帷幔的福特房车。刚刚坐定、那个先前的黑人男子一拳狠狠的捣向了他的腹部。

“呕!”

被这突然的一拳打在腹部,在飞机上吃的一点早餐连带着胃酸全部吐了出来、顿时车厢里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shit马尔斯你看着点,这小子全他吗的喷我身上了。”坐在驾驶位的白人便衣措不及防之下被喷了满身、顿时破口大骂起来。

一旁的白人督查这时也道:“好了、马尔斯。等去再说!”

把嘴里的秽物吐干净,方远山抬起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这个叫马尔斯的黑人一眼。眼中的怒火跟寒意让这个黑人便衣都不敢直视、伸出手来使劲的把他头给压低。

车子一路疾驰、在机场外的车流里快速的钻行着,没过一会车子驶入了岔道,两旁的车流人声都消失了,周围变得安静了起来,只有发动机跟车胎碾压路面的声音在车厢里荡着。过了大约半小时后,车速渐渐慢了下来。

“咯吱!”一声,车子这时停了下来。马尔斯拉开车门拽着方远山的胳膊下了车,一个多小时待在昏暗车厢里的他突然被拽下车、照射过来的阳光刺得他眯缝起了眼睛。开车的白人男子绕过车厢走过来跟马尔斯一起架着他走向了前面的大楼。

这座庞大的建筑物应该是在‘耶稣山’附近,周围浓密的树木完全遮挡了四周的地形,只能透过树梢的间隙看清前方巨大的耶稣像。身后的白人督查这时接起了电话,隐约的他只能听到“我肯定。。最短时间。。。有用的东西之类的”

从后门进入到大楼里,两个便衣架着方远山坐上了向下而行的电梯。过了一会电梯的数字显示-5时‘叮’的一声,电梯停了下来。随着打开的大门一股嘈杂声传了进来。

大厅里忙碌的人群对于被架着的方远山没有多看一眼、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到了这里、两个便衣也没有再架着他了,推着方远山的后背把他带到了一间封闭的审讯室里。

看着跟电影情节里一模一样的审讯室模样,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也不由自嘲了一句:“没想到咱也来了一把主角的待遇!”

把他按坐在实木椅子上、双脚套上牛皮扣后,黑人马尔斯站起身道:“好了,说吧!把你为什么来巴西、来了之后跟哪些人接触过、干了哪些事情。为什么最近频繁的进出各国都讲清楚了!”

没有接黑人便衣的话,方远山看着前方的那扇双面玻璃说道:“我要见律师,在律师来之前我什么都不会说的。”

“嘭!”

坐在椅子上的方远山被马尔斯狠狠的踹了一脚,连人带椅子摔向了墙边。

马尔斯走上前抓着他的头发把他拉了起来道:“东方小子,你美国电影看多了吧!这是巴西,不是他吗的美国。给我好好说,再他吗说这些废话,等下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从被抓到现在、他一直在心里想着他们抓自己的原因!然而到现在都没理出个头绪来:“自己有什么值得他们抓的?要说艾德里安的那些货出了问题,那也应该是他来找自己啊,凭什么这些人来找自己?”

“有组织犯罪调查科?”,想到他们抓自己时介绍的身份,方远山心里一愣。“对啊!我参加什么犯罪活动了?我又没加入艾德里安的帮派,跟他只是生意上的来往。”

还有他给自己按的什么人身伤害罪,到目前为止、在巴西他只跟那个刺青男打过一架,而且还是在那个叫‘斯托’的老大见证下。

想来那个老大也不会自曝其短的跟人说:“嗨,自己的手下被一个外国来的留学生痛揍了一顿”,这不是自己找难堪吗?

“看来他们找自己还有别的事情!”想到这里也不跟这个叫马尔斯的小喽啰多废话,对着双面玻璃又道:“这位警官、你把我抓来到底有什么事的?你不妨直说,看看我知不知道。”

旁边的马尔斯看到他竟然无视了自己的话,一个巴掌抽在他的脸上,狞笑到:“小子,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说完又抡起了巴掌。这时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那个白人督查在门口道:“等等”

这个督查走到方远山面前靠着桌子道:“你从华国来巴西,中间干过哪些事情,我们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但那些事情我都不管,你把马伦的事情跟我说清楚了,我就放你去继续做你的留学生。”

“呃。。。我做过的事情!我做过什么了?”方远山一脸迷惑的看着他道。心下不由骂道:“跟你们谈条件?我脑子进水了!”

巴西警察的行事作风他知之甚深,跟他们谈条件、讲道理那是对牛弹琴。做出来的事有时候比艾德里安这些大佬狠多了,真正属于吃人不吐骨头的类型。

这个督查拿出手里的文件‘啪’的一声摔在了他面前的桌上,口气淡淡道:“看看吧!要是没问题的话,签过字你就可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