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二百九十四章 好久不见

“方先生你好,你好!”

“嗯义经理你也好。,”

这位义高轩义经理就是“索斯比”在华国办事处的总经理,昨天在接到方远山的询问电话后,他让方远山过来当面交谈的。

他开门见山的问道:“义经理,我有一批珍稀品种的古董金币,不知道你们公司能不能代为拍卖的?”

这位义经理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慢条斯理道:“方先生你可能不知道,我们苏富比其实不对外征集藏品的。而且这个金币的拍卖都是有流程的,你要先鉴定真伪,然后还要缴纳相应的费用,最后我们会根据你的情况帮你安排相关事宜。”

外国的拍卖行在华国没有拍卖资格、这他是知道的,原本也没打算在国内参加。可这义高轩是什么意思?哦你们不对外征集藏品,那你让我过来干嘛?

本来听说这个“苏富比”挺不错的,而且在里约接触过一,那个拍卖师给他的感觉非常的善于调节现场的气氛,这让方远山对这次的苏富比之行充满了希望,认为他们一定会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可惜到底还是让他失望了!

方远山这过来还是夏侯安帮他联系的,他们名仕珠宝跟苏富比有一点生意上的往来,原以为这个经理会卖夏侯安的面子呢,看来也是应付差事。

方远山也没说话,起身朝办公室门口走去,打开门后朝等着门口的元高阳一歪头说:“走吧!”

“哎!方先生,方先生。。。”

见到方远山头也不的出了办事处的大门。朝楼梯走去。身后义高轩就是一阵郁闷。跟着不屑道:“土鳖一个,还学人来拍卖呢,真是搞笑。”

他们这个办事处只是一个联络点,真正的公司在香江。苏富比公司是不能在国内拍卖的,只能征集,然后去香江拍,所以他们的工作很少,只跟固定的一些珠宝古玩公司合作。

义高轩作为这边办事处的负责人。其实是通过关系进来的,就是看中了这个办事处工作轻松、工资还不少拿的优点。其实他本人什么也不懂,别说鉴定了,你拿个玻璃跟水晶来他都不一定能分得清。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进了苏富比驻下海的办事处后,简直是如鱼得水,不仅里子有了、面子上也是风光无限,跟人一说“我是苏富比在大华区的总负责人”后,迎来的总是对方尊敬的眼神,这让他一直得意非常。

苏富比公司作为拍卖行业的巨头。很多时候是处于强势地位的,大多数委托公司都要巴结他们。希望他们给自己公司的拍品安排一个好的拍卖时段,连带的义高轩也开始自命不凡了起来。

义高轩在这里“啐”了一口、满不在乎的了办公室,楼下的方远山却在想着把这些金币交给哪个公司去拍卖。

刚刚楼上那个义高轩满口的打着太极,方远山正在四处筹钱呢,哪有时间跟他在那里泡蘑菇?所以那个义高轩的话刚刚说完、方远山就立刻带着元高阳下了楼来。

“丁科长,不是、现在应该称您为丁教导员了。您看、我这个老百姓现在遇到了一点麻烦,您作为人民警察是不是应该帮帮我的?”

对于一年内换了三个身份的丁翰墨,方远山现在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虽然不怎么懂官场,但也知道这种跨系统的调整职务、肯定不是什么人都能办到的。

特别是几个月前还是招商局一个副科的丁翰墨、几个月后调整了一下工作竟然变成了正科。前几天听丁翰墨提起来的时候,方远山目瞪口呆。不过想到人家未来的老丈人就是管政法口子的,他也默然了

对面的丁翰墨可能正在工作,让他等一会。

苏富比公司的办事处坐落的地点还是不错的,就在离“州家嘴”时代广场不远的商业写字楼里。坐在车里的方远山无聊之下,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现在才10点钟,上班的还没下班、居家的也买完菜去做饭了,所以街道上的人不是很多。

九月中的天还是很热,在外面站了没一会的方远山、脑门上已经见汗了,不得已他又准备拉开车门进去了。

“方。。方远山。”

刚刚转身的方远山,听到有人叫自己,不由停住了身子、转头看了过去。

“单。。君兰,你好啊,好久不见!”

突然见到单君兰,方远山楞了一下,跟着露出个大大的笑容。这个如知心大姐姐般的女人,在他还是一个穷留学生的时候就认识了,后来经过几次接触后更是用她的善解人意彻底的打动了他。

方远山其实是个感情内向的人,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这从他跟慕容婉的接触当中就能看出来!那鼓起勇气牵起了单君兰的手,已经算是对她的肯定了。

可是风云突变、前天还你侬我侬、郎情妾意的单君兰,第二天直接失去了联系。而方远山那段时间也在为孔念秋的结婚黯然伤神着,没有心思细细琢磨单君兰的心思,时间长了那点感情也就慢慢的淡了。

两个人就这么看着,谁也不说话。最后还是方远山先开口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单君兰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一副眼镜道:“我就在这里上班。”

听完单君兰的话,方远山怔了一下才想起来旁边就是丰江花园,她曾经说过自己在“金鑫”大厦上班的,只是他一时没想得起来。

“对对对,你瞧我这记性,一时没反应过来。”

见到单君兰捧着个文件夹也不说的看着自己,方远山一时有点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的好。

“要不我请你去喝茶?”

“我。。。好吧!”单君兰没有过多考虑就同意了。

方远山转身跟车里的阿诺德几人交代了一句,头说:“走吧!”

“坐我的车吧!”

“滴滴”

单君兰按了一下手里的遥控器、旁边一辆崭新的“大众”两厢车的车灯闪了一下。

坐进车里的方远山四处摸了摸,看到里面各式女性饰品,他笑着说:“你们女人的车坐起来就是舒服,哪像我们男的,除了夏天会放张凉垫子,别的什么都没有。”

刚启动好车子的单君兰,转头温柔的笑了下,轻启樱唇道:“以后想去哪里你打电话给我,我去载你。”

一句话把方远山说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该怎么接的好。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一声惊喜的叫声。

“这不是君兰嘛,出去有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