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二百九十六章 跟踪

“你看我干嘛?”

“好长时间没见、现在变漂亮了!”

“真。。真的啊?”

见到对面的单君兰羞涩的样子,方远山很认真的点头道:“真的。”

“啊。。那。那你。。”结结巴巴说了一句的单君兰、突然害羞了起来,端起面前的茶杯掩饰了一下。

“你想说。。。”

“老板您的电话又来了。。。”

刚想说点什么的方远山,被手机铃声给打断了,拿起面前的手机看了一下,见是丁翰墨打过来的,朝对面的丁翰墨投以一个“抱歉”的眼神,然后才接起了电话。

“刚刚开临时会议呢,你小子打电话可真会挑时候。”

“哎呦,你看忘了您现在是警察了,服务的可不光是我一个“人民”,实在是罪该万死,不该打扰您为人民谋福祉。”

“你小子一天不贫浑身难受。说吧,找我什么事的?”

“你的老本行。现在巴西那边等着用钱,这不前段时间找到点古董金币嘛,想找个有点实力的拍卖公司给卖掉的,你有没有门路?”

对面的丁翰墨考虑了一会才说:“认识倒是认识,不过那些正规的大拍卖行收东西都比较苛刻,东西不好他们是不会收的,认识也没用。”

“嘿,这个你放心,保管他们见了就抢着收。”

“这么有信心?”

“那是,你什么时候见我吹过牛了?”

“那你记一下号码。”说完丁翰墨把对方的公司地址还有号码说了一下,等方远山记下后才挂断了电话。

对面的单君兰撩了下鬓角的头发说:“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去忙好了,我等下自己一个人去。”

“那怎么行,是我邀请你出来的,现在怎么能把你一个扔在这里呢!”

此时单君兰真的如个恋爱中的小女人一样,羞羞答答、娇娇怯怯,双目含春,脸若艳霞,听到方远山的话后抬眼看了他一下。最后才说:“那。那我们走吧!”

方远山想了想还是说:“那行,我先去忙,头打电话给你。”

方远山走到前台把账给结了,两个人相携朝饭店门口走去。

“这么巧啊?你们也是在这里吃饭的吗?”

见到出现在饭店门前的义高轩、单君兰惊讶了一下。还是点头道:“义经理也来吃饭啊!那你先吃,我们先走了。”说完跟着方远山朝门外走去。

方远山扭头朝义高轩看了一眼,嘴角牵起一抹冷笑。刚刚大美妞在车里哭的时候、他就看到后面也停了一辆车,不过距离过远、而且他也没开三维图像,不知道是这个“义经理”跟在后面。现在这个义高轩再次出现在饭店里时。让他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阿诺德他们就在门外,应该知道他跟过来了。不过方远山曾经跟他们讲过,只要不发生肢体冲突,他们不用出手,所以才让这个义高轩安然的跟了过来。不然他半路上就“失踪”了

义高轩看着方远山的背影、眼里升起了阴霾,嘴里嘟囔到:“小瘪三迟早让你知道厉害。”

已经走到大门口的方远山,眼里的三维图像也出现了,见到义高轩背对着自己、三维图像里的下颚一动一动的。虽然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但肯定没什么好话,当下定住了身子。在单君兰疑惑的眼神中大步走了去。

到了义高轩的面前问到:“你在说什么?”

虽然还没撕破脸,但义高轩自问眼前这个“土鳖”、无论是从身份、地位,还有背景都不会是自己的对手,再加上后面还站着个“心上人”,他又怎么可能示弱?

“说什么?哦我说你长的蛮帅。”

“嘭”

方远山对着这位义高轩一脚踹了过去,在他有意留了八分力的情况下,这个“义经理”还是如出膛的炮弹般滑了出去,撞在了身后不远处的收银台上,连带着把上面摆放的“招财猫”也给撞掉在了地上。

“咳。咳咳。。。”

瘫倒在地上的义高轩、使劲的咳嗽了起来,等胸口那股憋闷的感觉过去后才抬起了脑袋。露出个狰狞的面庞。

饭店里的工作人员看到动手、赶忙都围了上前,七嘴八舌的劝着不要打架。

身后的单君兰见双方没说两句话就动起了手,一惊之下赶忙快步走了过来。外面车里阿诺德他们见到出事了、从车里大步冲了进来,把围观的饭店工作人员全部给隔开。

地上的义高轩撑着后面的收银台爬起了身子。看着方远山恶毒到:“你他吗的敢动手?你知道我谁吗?”

“啪”

方远山推开挡在身前的元高阳、走上前一巴掌甩在了义高轩的脸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

“这巴掌是告诉你以后说话放干净点,嘴里千万别带哨子。”

义高轩此时已经快疯掉了,刚刚一时没注意又把他打了一巴掌,还算白皙的面庞上立刻浮起了“五指印”。

“草泥马的,你给劳资等着。”

“啪”

刚刚想推开方远山的义高轩、嘴巴上又被扇了一巴掌。不过这不是方远山。是他身旁的单君兰单大美人出的手。

“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被个男人打也就算了,现在连女人都敢打他了,义高轩哪还管她是不是女人、自己正在想办法接近她了?挥起胳膊就想打来。

“这位先生请自重,不要打女人。”

没容方远山出手,身旁的阿诺德伸出蒲扇般的大手、紧紧的握住了义高轩的手腕,五指并拢,狠狠的捏了下去。

“啊你他吗的快放手,快放手。”

饭店的工作人员靠也靠不过来,想劝架也劝不了,有的人已经掏出手机准备报警了,不过被饭店里的值班经理给拦了下来。服务场所出现这种事情,不管是哪方面的错,他们饭店都要跟着受牵连。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就是这个道理了。

见到事情没有失控,人多的那一方一直很克制,值班经理放下了心。走上前来对着方远山这边劝到:“这位先生还请见谅,你看我们开饭店的也不容易。如果你们要是有什么私怨的话、还请你们私下解决。我们是经营场所,这个影响实在是不怎么好。”

这位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一番话说的不卑不亢,在情在理,方远山也不为己甚,朝旁边的阿诺德点了点头。

等阿诺德放开手后他才说:“打你是让你长长记性,以后说话注意点。”

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了十来张百元大钞,递给这位经理道:“不好意思,影响你们饭店的生意了,这是一点赔偿。”

也不管这位值班经理要不要,把钱往他怀里一塞,转身说:“我们走吧!”

(ps:两章连发,弱弱的说句,兄弟们手里有票的能投给本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