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三百二十章 眼睛给我睁大了

“老鹰老鹰,收到请答,收到请答”

“收到收到。”

“目标已确认,是否击毙?”

“观察附近情况,伺机击毙。”

正往楼上走的方远山、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哭笑不得的对着领角别着的耳麦喊道:“你们别玩了,小心玩出火来。”

“奶奶的,还击毙,你当拍电影呢?”嘀咕了一声才跟在阿诺德的身后朝着楼上走去。

这里是尖沙嘴“金巴力道”,附近的夜场、大排档、娱乐会所,洗浴中心多不胜数,入目所见全是大小足浴房,按摩房。至于麻雀馆、台球室更是一家挨一家,

他们来到的地方是这条大道的中间大楼,楼层不高,只有七八层。外面大大小小的广告牌挂的也是茶楼、悠闲一站什么的。不过在这些广告牌中间有个小小的匾额,上:谭家拳馆。

方远山施施然的从楼梯爬了上去,到了5层的时候环境就变了,楼梯道之间贴的全是一些擂台赛的画报。上面拳手健壮的身材、块垒分明的腹肌看得方远山一阵羡慕。

“阿诺德,你说我要是练个这样的腹肌怎么样啊?”

阿诺德声音没有丝毫波澜的说:“boss你的身材不用练,已经很完美了。”

“。。。。”

这样一个低级的马屁从阿诺德口中说出来、顿时让方远山心头如三伏天喝了一瓶冰镇啤酒般、舒爽无比。

咧着嘴一直爬到了七层,方远山郁闷到:“你说这些人也真是的,装个电梯也花不了几个钱,天天这样爬这么高的楼,不累啊?”

“应该是为了锻炼吧。”

走到七楼的方远山顿时觉得面前为之一亮,整个七楼就是一个大厅,里面全是一些武术器材。沙袋、齐眉棍、刀枪剑戟、斧钺钩叉,杠铃、哑铃,什么都有。

里面的人也是济济一堂,到处都是。从大门口开始,一直延伸到后面,粗略一看起码有百十号人,全是穿着一些练功服的。

门口的十来个人见到他们两人全部怒目相向。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趋势。方远山咧着嘴道:“远来是客,你们怎么还不去泡茶?”

昨天那个程风华此时也出现了,门口本来眼神不善的看着他们的年轻人、自动的让开了一条道来。程风华一边走一边鼓着掌说:“佩服佩服,方先生可真是好胆量,还真敢来。”

“咦?你这话什么意思?不欢迎呐?那我可走了。”

方远山一脸搞不懂的表情。之后连连摇头到:“哎,还什么“礼字堆”“桃子堆”的,也不过如此嘛!”说完就准备下楼。

“站住!”

程风华厉喝了一声,走到方远山他们身后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当我们香江是什么地方了?”

“啧啧啧,你这口气不对啊!话说这香江也不是你家建的,我怎么就不能来了?”

程风华肿胀的脸庞已经消了,不过还是能辨认出脸上的痕迹。也不接方远山的话茬,激将到:“既然有本事敢来。怎么就不敢上来坐坐?”

“嘿嘿,喏,这可是你请我来的啊,可不是我非要上去的。”

门口穿着练功服的年轻男子让开了一条道让他通过。过了门口以后方远山才看见:后面大厅里的人站成了两排,长长的一溜,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后面,所有人双臂环胸,两脚八字步,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们两人看。

“干嘛干嘛,想吓唬人啊。信不信我立马就走?”

方远山这话一说,一路上的壮汉全部以一种“你死定了”的表情看着他们。方远山倒是无所谓,他刚刚就“看”过了,别说什么狙击、ak了。整个武馆百十号人就几把小手枪,而且子弹还不多,连枪膛里加一起不过二三十颗。。。

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尖沙嘴,是整个香江的心脏地带,别说小手枪了,就如今这个年头。你拿个西瓜刀在街上舞看看,不出十分钟就把你击毙。而且事后还得给你来个大清洗。

不过话是这么说,但是谁也不傻,这个“礼字堆”现在虽然从良了,但难保他们不会背后打黑枪,所以该有的警戒他还是有,从进到这个大楼开始,他的三维图像就随时开启了。

“咦,你伸个腿干嘛?”

刚往前走了没几步、路上一个大汉的腿就别了过来,方远山才不管他这茬呢,两腿直愣愣的就撞了上去。

“嘭”的一声,那位伸出腿的大汉感觉如同一条铁棍扫过来般,右腿已经弹了开去,紧跟着一股剧痛传来、直上脑门,那种钻心的疼痛让大汉不由蹲了下去。

方远山没理这个小插曲,除了那位大汉,方远山面带笑容的跟着程风华走到了大厅后面。到了这里他才看到、这座大厅竟然还有一道门,刚刚被前面的大汉挡住了,所以他才没看清。

跟着程风华进到里面后、身后阿诺德被拦了下来,刚要起争执、方远山头笑着说:“你等一下,我去去就来。”

从门里穿过去后,这边又是另一番景象。除了一些练功器材外,还有一座巨大的擂台摆在了中间,上面已经站着两个男子、正在进行着对抗。

两个身材健壮的男子你来我往打的一板一眼,一点没有电视电影里那样的看起来赏心悦目。

“喂,我说你们用点力好不好?那打起来跟团棉花一样,还让不让人看了?”

这个房间里也是济济一堂,大概有个二三十人,看起来都是一些头目。见到方远山进来了,所有人齐齐看了过来,眼中有好奇、笑意、奇怪、愤怒,什么都有,唯独少了一丝友善。

也是。方远山这个不管是不是过江龙的外来户、竟然敢在香江撒野,完事了还不赶紧跑路,居然还上门挑衅!这是什么?这是裸的打脸,是个人都咽不下这口气。

何况方远山打的还不是什么一般人,而是“礼字堆”的话事人。虽然香江近些年的帮派组织已经日渐萎靡了,但也不是什么人想欺负就欺负的。

不过碍于方远山的来头、还有他身上带的枪支,所有人暂时憋了一口气。只要方远山不给他们一个交代,肯定是不会让他这么平平安安的离开香江的。

听到方远山调侃的话语,屋里响起一声嗤笑。

“哦这位先生很能打?要不让我们见识一下?”

方远山嘿嘿笑道:“让你们见识一下?可以啊!”

在这个由两个房间打通的大厅里四处看了一眼,见到擂台拐角处挂着的牛皮沙袋后,方远山嘿嘿笑着走了过去。

“哎,让一下。”

拨开双拳一直互相擂着的小年轻,方远山来到了沙袋旁边。朝远处一群人笑着说:“把你们的眼睛睁大了,不然会错过好戏的。”

过头的方远山眼神冷了下来,想着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双腿跳动了两下,跟着一个上鞭腿、全力以赴的抽向了面前的沙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