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百二十三章 放开那位女.孩(五更)

“下还是发个橡胶棍给你们好了,省得你们乱来。”

看着这几个家伙一脸戚戚然的表情,方远山就是一阵好笑。不过他的这几个保镖做事一向还算靠谱,今天这件事也怪自己没有提前说清楚,还有个就是阿诺德不在这里指挥,不然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了。

元高阳嘻嘻笑道:“老板你安啦,都是空心弹,不会死人的。”

“废话,‘emr’打出去的空心弹一样会死人的好吧?算了,下还是用橡胶棍吧!”

“。。。。”

坐在车里的方远山想着那位“老程”给自己讲过的话,心里也是有点欷歔。虽然这些大佬看起来都挺威风的,不过现在也等于是政府圈养的猎物一般,只能安安分分的守在自家的一亩三分地,不敢乱来。哪能跟“北极熊”他们相比?

这些有15k背景的大佬,除了香江外、别的国家都不会收留他们的,想移民都移不了。就好比跟方远山发生冲突一样、到时候他拍拍屁/股走了。但是香江却是他们的根据地,哪都走不了,只能等着迎接暴风雨的来临。

天已经黑下来了,想着晚上答应那位“琪姐”的饭局,对着前面的元高阳说:“一会到波兰街你们把我放下来吧!”

“好的老板”

到了凤楼下,看着这栋破旧的大楼外早早的亮起的彩灯,方远山就是一阵好笑。不知道那些模特有没有被人当成过楼凤拉拽?想着哪位寂寞的男子过来这边买春,然后拉着她们一阵讲价,方远山就是一阵好笑。

走到大厦里,正如元高阳所讲的那样,并没有管理人员过来询问,整个一楼大堂里灰蒙蒙、脏兮兮的,到处是垃圾、便当盒,干硬的纸团,还有姨妈巾。。。

踱步到电梯口、墙上到处被人画的五彩斑斓。还有美少女的壁画,电梯门上也到处贴的是小广告。

今天下午那位琪姐打电话给他,说是请他吃饭,方远山当时有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空。所以把她们的门牌号要了过来,想着晚上要是来得及就过来一下,来不及就算了。

进到电梯按了七楼,然后就观察起了电梯里的情形。里面同样的脏不拉几,到处贴的是暧昧的图画。半/裸的女郎海报,招嫖电话。大学生、女护士、都市白领,充满着诱/惑的味道。

“麻痹的,老是这些东西,就不能搞点新鲜的?”

话刚说完的方远山,就见到夹缝里一条讯息,“母女花”。。。

“叮”

“呜呜呜。。。”

“嘤嘤。。。。”

“¥%¥%。。。”

电梯门刚刚打开,一阵哭喊声就钻进了他的耳中,一阵“鬼话”也随之而来。方远山抬头朝前面看了一眼,七八个东南亚“鬼畜”正在拉着一名少女往电梯间这边来。后面跟着个哭哭啼啼的妇女,看年纪大约在四十来岁的样子。

他又不是活雷锋,见一个帮一个。再说了、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些人既然敢强行拉人,肯定是有什么恩怨在里面,他可不会贸贸然插手。

果然不错,从电梯间出来后、一条走道里有好几家的门缝都悄悄的打开了,但是没见一个人上前帮忙,脸上都挂着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那个男人可真不是个东西,让自己老婆出去做。现在竟然把女儿也给输了。”

“阿花也傻啊,那种人有什么好留恋的,现在把自己闺女也给搭上了,真是的。。。”

“她早年是非法移民啦。也是没办法啦,哎”

方远山避开这一群人让他们通过,看着他们把那位披头散发的女孩往电梯间拉去。那位女孩踉跄着脚步、不停的低声哭泣着,但始终没有挣扎,看来也是认命了。

一行人推搡着进了电梯间、之后把那位妇女一把给推出了电梯,那位女孩临关门前披散的头发下不经意的露出了一双眼睛。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没有焦距、麻木、死灰、生无可恋、如同行尸走肉。看得方远山心里颤栗不已!

那种对命运的绝望、对世间再无任何眷恋的感觉、让方远山相信这个女孩随时都会从几十层楼上跳下来,不会有任何的留恋。

就在电梯门即将关死的瞬间、方远山如同一头猎豹般冲了过去,一把把手掌插/进了门缝里,硬生生的把电梯门又给掰了开来。

“放开这位女孩。”

虽然那位老程调侃说“现在只要报警、警察就会拉人”,但是拉了又能怎么样?欠债还钱、天经地义,你就是报警最多关24小时,之后人家还是会来找你麻烦。那个时候就不是跟你好好说了,后果会非常严重,吃不定的人下场会很凄凉。

所以电梯间里的七八位东南亚男子丝毫不见慌张,估计他又是一个好管闲事的,其中一位用华语道:“嗨,小子,这个事情不关你事,她老爸欠我们钱,说好让她给我们‘打工’还钱的。”

“打什么工?还什么钱?要钱你去跟她爸要,你来找她干嘛?”

“你他吗的怎么这么多废话,关你屁事啊?”说完靠近门口的一位年轻人就想动手。

“咣”

方远山甩起一个鞭腿就抽了过去,那爆炸性的力量甚至把他抽得蹦了起来,然后狠狠得撞在了电梯的铁皮上面,上面的电梯灯一阵猛烈的摇晃,连电梯都是一阵剧烈的晃动。

等这位男子从电梯上面反弹地板上后,电梯铁皮上面露出一个大大的人形凹陷,可想而知方远山这一脚的势大力沉。

“呕。。呕。。”

跪倒在地上的东南亚男子大声的呕吐着,胃里红的白的被方远山这一脚全部给踢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