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百三十一章 难道你不认识我吗

“哪里人?”

“美国和韩国。”

“呦呵,你都开始玩双重国籍了,业务做得挺大嘛!”

这位妹子仰起尖尖的下巴,满眼疑惑的问道:“什么业务?”

“装,继续装。是不是看上我这块表了?想给我顺去?”

方远山满脸鄙视的看了她一眼、牛逼哄哄道:“不是跟你吹的,你今天就是把我这块手表给偷去也没用、咱全世界都有关系,不出三天非把你给找着不可。”

女孩使劲的挣了一下手腕,见到没挣脱,满脸焦急的说:“这位先生您误会了,我真的只是想看看你这位手表跟我朋友的是不是一样的。”

“行了,你不用解释,解释就是掩饰。你再不承认我可把你送给乘警啦!”

这位女孩还想说些什么,可是不知想到了什么,最后还是颓然的放弃了。

“那,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哦!”

捏着这位“女贼”的手腕已经十分钟了,等他松了松之后才发现、这位“女贼”的手腕很绵/软,触感非常的好,方远山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她的十指修长白/皙,指甲上也没有涂任何的染料。不过可能是因为他刚刚使劲捏着的原因,手面上有点充/血。

现在可不是怜香惜玉的时候,人家元高阳都有勇气把“女贼”交给乘警,他这个boss可不能连自己保镖都不如!所以他打算继续深入的审问。

“今年多大了?”

这位女贼好像“认命”一般,无奈道:“20!”

“才20岁啊?啧啧啧,太可惜了,你说你小小年纪、长得也不错,干什么不好,非要学人偷东西?”

见他三句话不离“偷”字,这位女贼好看的黛眉皱了皱说:“先生,我真没打算偷你的手表。”说完又挣扎了一下手腕。

方远山的嘴角往上勾了勾,跟着又恢复到本来神态说:“叫什么名字啊?”

听他问到自己的名字,这位女孩考虑了一下才说:“我叫蒂芬妮。”

见她说自己名字都要考虑。方远山嘿嘿到:“你可别跟我来这手,说个假名字怎么行?重说一个。”

“我。。我叫黄美英。”

“黄美英?啧啧啧,这个名字可真不怎么样,吐得掉渣。算了,还是叫蒂芬妮吧!”

本来说完自己名字以后、一脸期待表情的女贼再次失望了,她没能从面前这位男子的脸上看到任何的惊讶、吃惊、不可置信的神情,甚至眼底真的带上了一丝失望的表情,好像自己的名字真的很土。

“我名字很土?”想到这个问题的女贼。脸上再次充满无奈的表情

“好了,黄、不是,蒂芬妮,你说你小小年纪,做什么不好,非要当个贼呢?人穷要穷的有志气,有骨气。你瞧哥,虽然一样没钱,做的也是最差的经济舱,但哥活的就很洒脱。”

见“女贼”、呃。不是,是蒂芬妮眼睛朝自己的左手腕上扫了一眼,方远山晃晃手腕说:“假的,香江庙街买的高仿,500块,怎么样,看起来像真的吗?”

黄美英的眼睛随着他手腕的晃动又扫了一眼他手上的腕表,最终也没能确定到底是真是假。

方远山嘿嘿到:“不用看了,华国光东制造,质量杠杠的。”

“来、别扯话题。咱们继续。”

这位蒂芬妮快被他弄晕了,也不知道他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小/嘴不满的撅了撅。被方远山捏着的手腕不由又挣扎了一下。

“嘿你可别动啊,再动我可叫乘警了。”

见她到底还是妥协了,方远山扫了眼她的大长/腿问道:“身高多少啊?”

“163”

“那体重呢?”

“48kg。”

“啧啧啧,你瞧你,这么高的个子却只有不到100斤,跟麻杆似的。估计风一吹就跑了。”

这位蒂芬妮估计真的快要疯了,见到远处推着小车过来送食品的空乘时,脸上露出了一副求救的表情。空姐微笑着问道:“请问您需要些什么?”

方远山抢答到:“来两份套餐,里面要多放点猪肉,记得肉肥一点。”

“好的,二位先生、女士请稍等。”说完空姐推着小车又走了。

“。。。。”

等空姐走远了方远山才说:“我跟你说啊,像你这样瘦的就要多吃肉,另外少节食,那样不好,而且对你将来的母喂养也有影响。”

“呼”

这位蒂芬妮撅/着嘴吹了口额前的秀发,看着方远山认真道:“我真不是先生口中的小偷,我叫黄美英,难道先生不认识我吗?”

“啧啧啧,你可真自恋,我又不是警察,我哪里有你的档案。好了,咱们还是说说你偷我手表这件事吧!”

“。。。我真。。”

“你这个态度可不好,有错要认、挨打要立正。虽然我这手表也不值两个钱,但好歹也是我多年前买的,当时的500块香江币可赶上现在的五百美元值钱了,你说呢?”

见到他还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手腕、一点没有松开的打算,黄美英郁闷到:“那先生你到底想怎么样?”

“你问我、我问谁?我这不是正在想呢嘛!主要还是你这个态度问题不好,好好配合我的‘审讯’工作不是早就结束了吗?说不定我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你一马也说不定。”

方远山眼中的“蒂芬妮”转身单手拿出了一个银色的挎包,打开扣子从里面掏出了几张欧元来,递给他说:“先生、这些钱就当我买你的手表了。”

方远山看了看她手中拿着的几张500欧元面值的钞票,一脸惊喜表情的接了过来,凑到鼻端深深的呼吸了一口,上面好像还萦绕着一股香气,

“你这个钱是精神赔偿金还是什么?”

“如果这位先生愿意的话,就算是我买你手表的钱了。”

“那我的精神赔偿金呢?你看,在你试图‘偷’我手表时,我的手被你摸了,我还是一个黄花闺男。对了,你知道什么是黄花闺男吗?”

见他还是喋喋不休的说着,这位叫黄美英的女孩脸色开始冷了下来,又从旁边的皮夹里掏出了一把欧元,递给他说:“喏都给你,现在可以松开手了吗?”

“可以!”说完他就把手给松开了。

“。。。。”

ps:  ps:双更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