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十四章 我只是踢了一脚

傍晚一人给了一百雷亚尔小费、送走保险柜安装人员后,方远山按照使用手册分别按了掌纹、瞳孔扫描又输入了密码,这个一人多高的保险柜才‘咔’的一声弹了开来。把怀里的陨石放了进去又锁好门才出了地下室。

出来后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外面公寓楼里已经灯火通明、摸摸肚皮他才想起晚饭还没有解决。徒步走在社区里,看到前面一个烤肉亭便走了过去。

像这样的露天烤肉亭在巴西是挺常见的,类似于私人作坊、摆个摊子便在小区开业了。味道好、用料讲究、价格便宜,反正好处一大堆,不过首先你得是社区居民。

在巴西业委会的权利是相当大的,上到刑事案件、下到鸡毛蒜皮的家长里短他们全管,管理费一个月要一千多雷亚尔,快赶上他的房租了。

虽然收费贵,不过提供的服务也多。像健身室、游泳池、party房什么的都是免费得,但你要是请什么私人教练、游泳教练什么的,那收费,呵呵。。。

点了两份牛排一份鸡翅便坐了下来、默默的看起了社区外的马路上。方远山不记得自己有多长时间没有这样静静的看着里约的夜晚了,自从来到巴西他就整天忙于课业跟代购,而忽视了这座城市的魅力。

远处的公寓楼里传来劲爆的音乐声、透过窗户影影绰绰的人影,可以猜到屋主正在举办party。看着这幅祥和的城市夜景他一时竟有点醉了,直到旁边的服务生端来烤肉才过神来。

这位服务生想必跟摊主是父子两,两个人仿佛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外表加上相同的肤色,无不在证明着他的猜测。那边的摊主看到他望过去了个灿烂的笑容,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话说黑人牙齿就没有不白的,难道是因为肤色才凸显了牙白?

吃过烤肉想起上在柏林贝蒂说的话来、随着标牌指引走向了社区的健身房。巴西社区公寓楼普遍不多,一个社区能有个七八栋楼算是比较大的社区了。进了三号楼的电梯按了6楼、电梯缓缓的升了上去

门口的工作人员看到方远山走了进来、便过来询问起他的来意。当听说他需要私人教练后,一个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白人美女走了过来。相互简单介绍后,这位叫曼迪斯蒂芬的女教练带着他走到了旁边的会客室里。

两人坐下后这位斯蒂芬教练开始拿出纸和笔、坐起问答题来。对于他什么时间来、一个礼拜有几天、身体状况、财务状况都做了详细的了解

等做好记录后才告诉他今天还不能交他,得等她根据方远山的情况做出具体的规划后、才能通知他来上课。如果他等不及可以自行到外面的设备上先锻炼一会。。。

“奶奶的,有没有搞错,我只是来健个身而已,需要这么麻烦嘛!再说了,健身跟我的财务状况有什么关系?我出钱、你提供服务就行,你管那么宽干什么!”暗自腹诽不已的他,看着对面白人mm那一脸认真的表情,方远山也只能点头表示同意。

来到大厅随手拎起一个200磅的杠铃、甩了甩感觉不过瘾!放下后又来到沙袋旁、挥舞着拳头砸了过去。

“嘣”

硅胶不倒翁沙袋发出一声闷响、在空中晃动了几下才停了下来。看到自己随手一拳都打得人形沙袋来的晃动,不由跃跃欲试了起来。等不倒翁停止下来、方远山一个鞭腿抽击在了人形沙袋腰部。

“嘭!”

“轰!”

“咣当”

重达120kg采用双吸盘稳定的硅胶人形沙袋、被方远山这一脚直接踢的飞了出去,在撞倒两个跑步机轰击在墙上后才掉落了下来。锅底型的钢盘立在地上来的滚动着、直到被东西阻挡后才倒了下去。

看到自己的一脚之威造成如此大的后果,方远山也有点目瞪口呆,“我只是想找找感觉的好吧,谁知道这么不经踢?”

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还好没砸到旁边锻炼的人、不然就惨了。扶着脑袋默念了句“偶买噶!”

那边的负责人听到动静连忙跑了过来,看到是刚刚的客人损坏了机器不由愤怒到:“嗨!这可不是你家,砸坏东西是要赔的。”

看着黑人大叔愤怒的表情,方远山摊摊手说道:“不好意思啊,我踹了它一脚,谁知道它飞了。。。”

这位负责人明显不相信,:“嘿,你在说笑吗,那是上个月刚买来的,足足260多磅,怎么可能被你踹飞?”

旁边吃过晚饭过来锻炼的人纷纷围了过来,这时其中一人乐道:“麦克、这位小伙子说的是真话,我看着他踹飞的。你买得沙袋一定是假货、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不信邪的黑人大叔走到那边的电脑旁开始查看起录像来,等看到里面的画面时不由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这边的客人顿时围着方远山攀谈了起来,问他是怎么练出来的力量,是不是会东方的功夫。。。

等他再三解释不会功夫、可能是那个沙袋出了问题后,围着的人群才渐渐散去。至于赔偿的事情他们才不关心呢,那是健身室跟他的事。

负责人走过来表情明显有点讪讪的,扯出个笑容道:“嘿,那个沙袋可能出了问题,明天我就找他们厂家去。”

“那就是不需要我赔偿了?”得到黑人大叔的肯定后,方远山忙不迭的走出了健身室,抹了把额头的虚汗埋怨道:“撑撑杠铃就算了,你说你没事去踢什么沙袋?”

第二天一早,下楼经过邮箱旁边顺手拿过报纸。自从租了这套公寓后他就订了几份报纸,都是巴西时政要闻跟财经类的。翻开上面的财经新闻看了看都是一些老生常谈的问题。

翻到底下的巴西日报、看到哪里又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游行,哪里又发生了枪击案件不由就是一阵腻味。巴西一年到头都是这些狗皮倒灶的事情,就没有几个正能量的东西。那些报纸也是天天煽风点火、恨不得巴西立刻解体他们才有猛料报道。

随手就想把报纸仍到垃圾桶里去,突然眼里精光一闪挥出去的手又收了来,对着夹缝里豆腐块大小的新闻看了起来。里面的报道相当短小精悍、但内容对他来说却是爆炸性的!

“巴西有组织犯罪调查科高级督察杰罗姆亨利、科员马尔斯赫士列特,昨天下午在下班途中和医院分别遭遇枪杀,怀疑是黑帮份子报复性仇杀,现警方正加大排查力度!”

把报纸扔进垃圾桶、站在原地考虑了一会,方远山还是决定去见见艾德里安。这件事情无论对他还是艾德里安来说都不是小事,不管他是出于对亨利的报复还是替自己出气,方远山都必须当面详细了解一下。

坐在车里给艾德里安去了个电话,那边等了好长时间才接通了电话:“马伦叔叔、我是远山啊!我想跟你见一面的。”

艾德里安在电话里考虑了一会才道:“方、事情你恐怕知道了吧!我们现在不方便见面,等过几天我会通知你的。另外把你需要的东西告诉肖恩,我会在最快的时间里给你准备好的。”

放下电话考虑了一会还是没敢直接去11区的rocinha,现在估计正在风头上,那些警察找不到马伦的破绽再拿他开刀就惨了,最后还是开车去了巴西银行给公司转账去。

在银行里又受到那位罗文莫姆的骚扰,直到他说把钱全部转到别的银行时,那位副行长才停止了劝说。不过看他脸上的神色、明显的贼心不死,方远山现在已经在考虑要不要换一家银行了!

出了巴西银行一时无处可去的他,想到了巴里大叔。那块石铁陨石虽然他还没有出售、不过价值是毋庸置疑的,既然当初说好了、现在再反悔,那和他的做人原则不相符。

在电话里跟巴里聊了一会天,然后说到那块陨石的价值后,巴里也是一阵惊叹连声说他运气不错,当听到要给他汇钱时,老巴里在电话里连声到:“不用,方、那是你发现的,跟我没什么关系。再说了,我有了凯瑟琳她们母女俩,现在钱对我真的不是很重要。”

考虑了一会方远山也没有坚持,只是说以后会给他一个惊喜!

挂断电话驱车到凯斯保险柜公司把尾款结掉,小玉门罗看到他这位金主来了,这位一直表现的不通人情世故的女工程师、竟然意外的给他泡了杯咖啡,然后才道:“方先生,我跟同学沟通过了,他们会协助我完成保险柜的程序设计,不过。。。”

端着咖啡惬意喝着的方远山笑呵呵的道:“有什么事尽管说好了!”

“因为这个程序比较大,不是一两天能完成的,我的同学现在都是义务帮忙,所以我想给他们一点报酬,不知方先生。。。”一句话半天才说完的小玉门罗、这时棕色肌肤的耳朵上也印出了潮红,显得非常不好意思。

“没事、等下我先付你20万雷亚尔,你们先用着。电脑程序不急、我的房子现在还没买呢!”看到这位女工程师露出一副羞涩的笑容,怕她难堪方远山也没有露出嘻哈的表情,很是认真的说道。

到社区里,一个精瘦的黑人小伙子等在社区大门外,看到开着车的方远山顿时走了过来。:“嗨,方,老大让我来问你需要什么!”

摇下车窗的他看见是马伦的手下肖恩来了,在社区外找了个空地把车停了下来。下车后从口袋里掏出张折叠好的a4纸递过去道:“这张纸请你帮我转交给马伦老大,过两天我自己去拿。”

这位178岁的黑人小伙子接过去放进贴身口袋里,点点头道:“好的,那我就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