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百七十二章 死要面子

“疼吗?”

“不疼了。”

“他们有打你吗?”

慕容婉把脸上的泪痕擦了擦笑着说:“没有,他们把我们带到这边后就关到了楼上,然后你就来了。”

看着小丫头双手被胶带勒出来的红痕,方远山那双“熊猫眼”里都是熊熊燃烧的火焰。

把罗兰的身上的胶带也给揭了下来,这个已经绑了三次的女人、从席梦思床上挪到了地上,揉揉手腕说:“我。们。去。。吗?”

“你们。。。”方远山的一句话还没说完呢,门口响起了一声嗤笑。

“呦这郎情妾意的,我是不是打扰你们了?”

背对着房门口的方远山、慢慢的从床边站了起来,等转过身后见到门口站着一位小年轻,岁数不大,也就二十四五岁的样子,一头飘逸的长发,穿着个收身的牛仔裤,一把蝴蝶刀在手中上下翻飞着。

方远山的脸颊抽搐了一下,转身小声的对慕容婉说:“把头转过去一下,我叫你时你再头。”

慕容婉这个丫头看到门口那个年轻人时、手就不由拽向了方远山的衣角,嫩白的手面上都浮起了青筋,看来心里非常紧张。等方远山拍了拍她的手后、她才朝方远山看了一眼后、转过了身子。

“好了?”

听到男子调笑的话语后、方远山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神色,等转过身时大步走了过去,在离男子还有两三米的时候、一个冲刺到了他的面前、随之而来的上勾拳狠狠的击打在了他的下颚处。

“嘭”

那位玩着蝴蝶刀的长发男子、手中的蝴蝶刀来不及划出已经飞了出去,狠狠的撞击在了身后的墙壁上。那把蝴蝶刀也跟着远远的掉落在了大理石地面上。发出了“咣当”一声。

长发男子从墙上摔下来后,并没有如李富贵般再次站起身来,在吐出口夹杂着几颗牙齿的鲜血后、头一歪晕了过去。

“尼玛的,算你运气好!”

“啐”了口后、方远山转身走到了席梦思旁边、柔声到:“丫头、我们走吧!”

慕容婉两人跟在了方远山的背后走出了房间、在路过男子身边时、撇了一眼后立刻苍白着脸色扭过了头来,随着方远山朝楼梯口走去。

楼下此时已经剑拔弩张了,别墅门口到处都是黑衣大汉,粗略的看一眼也有个百十号人。此时正大声的呵斥着李富贵和元高阳两人。

那位古向阳古老板、此时的形象可好不到哪去,正被坐在沙发上的李富贵一只大脚踩在了地下,而他的手中正拿着一片瓦瓷顶着古老板的脖颈,对于周围的几十把手枪视而不见。那份淡定从容、连方远山都要暗自叫一声“好”!

听着下面聒噪的声音。怕身后的慕容婉吓到,方远山手一翻出现了一个圆鼓鼓的东西,在二楼上直接抛了下去。

“咕咚。。。。”

本来楼下正在大声叫喊着的众人、等看到滚过来的东西后,脸色都青了,吓得纷纷冲出了屋子。连趴在地上表情始终没什么变化的古向阳、都一脸铁青了起来。

看到楼下安静了。方远山才施施然的走了过去,弯腰把地上的“地瓜”捡起来装进了口袋。。。

“来,让古老板起来。”

等这位铁青着脸色的古老板站起来后,方远山才勾勾头说:“坐下来!”

所谓形势比人强,这位即使有着几百号兄弟在门外的古向阳、也不得不老实的坐了下来。

方远山怕等会的场面不怎么好看,所以朝元高阳使了个眼色,元高阳立刻走到慕容婉旁边道:“慕容小姐跟我来。”

等元高阳护着慕容婉走到客厅的屏风后时,方远山才在古向阳的对面坐了下来。

“知道我是谁吗?”

“。。。。”

“啪”

狠狠的一巴掌抽在了古向阳的脸上,再次开口说道:“问你话呢!”

古向阳此时的脸上已经密布着阴云了,一双眼睛里全是恶毒的神色、死死的盯着方远山。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

“啪”

这一巴掌打得比较狠,古向阳的半边脑袋都撞向了后面的沙发靠背,不等他转头方远山已经伸手揪住了他的头发,盯着他的眼睛道:“你给我听清楚了,我。叫。方。远。山。”

“知道为什么打你吗?”

见到门口的那些大汉又要往前冲了,方远山的目光一冷,把口袋里的“地瓜”拿出来往茶几上一放,朝李富贵道:“谁要是超过门前的地毯,给我扔过去。”

“是!”

转头继续盯着古向阳的眼睛道:“我这个人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要是惹到我头上了。我会让他一辈子都记得我。”

“来,现在告诉我,知道错了吗?”

“。。。。”

“啪”

“知道错在哪吗?”

“。。。。”

“啪”

“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

“啪”

不等古向阳答、又是一巴掌掴在他的脸上,整个脸被打的红肿一片。嘴角的鲜血更是不停的滴落着!

等方远山的手再次竖起来的时候,古向阳的终于说话了,带着愤恨的语气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呦呵,终于肯说话了。”

把他的头发松开后、方远山从旁边的茶几上拿了一包烟过来,点起来后抽了一口说:“这个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啊,不是你让我过来的嘛!”

“我。。。”

“怎么?没话说了?”

方远山把身体往下倾了倾到:“我最近其实挺不想使劲暴力的。前几天刚刚在墨西哥玩了一票大的,想修身养性一段时间,你可倒好,还来往我的枪口上撞。怎么?在香江做土佬大时间长了,有点熏熏然、不知天高地厚了?”

听到他的话、古向阳的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个毛还没长齐的小子,竟然大言不惭的说自己不知天高地厚,这他么的还有天理吗?

“来,现在跟我说声对不起,我错了,求方先生你原谅我一次。”

“。。。”

“呵呵,死要面子啊!”

方远山的眼睛冷了下来,把手伸进了口袋里,等再掏出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把枪口顶着古向阳的脑袋说:“再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我数一二三。”

“一、二。。。”

“方先生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