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百七十四章 子.母弹

“这是什么?”

“这是‘钝化黑索/金’,学名‘环三次甲基三硝铵’,是炸药里非常烈性的一种。”

蹲在地上的一个小个男子、从沙发底下拽出了一捆lei管,朝别墅大门口的古向军他们说:“老大你们别怕,这是一个子母弹,被高手改装过了。”

大门口的古向阳问道:“什么是子母弹啊,炸弹不是都一样嘛!”

旁边的古向军一脸阴沉的斥道:“别说话,听小钱讲。”

客厅里拿着lei管的“小钱”严肃道:“这个引信被高手改装过了,触发点是一个被动装置,并不能靠手动遥控爆炸,只有当破坏某一样东西时它才会爆炸。”

古向军皱着眉头到:“那这个触发点会是什么呢?”

小个男子沉思了一会到:“这个说不定,也许是个钱包,也许是个石头,再或者是一个人。”

古向军听到这里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突然心里一动到:“哦有没有可能是心跳之类的呢?”

“小钱”的眼睛一亮道:“老大,你说的非常有道理。这个子母弹的引信可能被设置成了一个心跳检测仪。当心跳过快、过慢,甚至停止跳动时,这边的母弹都有可能爆炸。”

古向阳听得脸色都白了,嘴里呢喃道:“这个死扑街仔、这个死扑街仔。。。”

无怪他吓得脸色都白了,刚刚别说打那个“坏小子”的黑枪了,就是那个家伙走路摔一跤都有可能让这栋别墅上天。。。

“他么的,你的意思是说:他出门被车撞、我也要跟着倒霉喽?”

屋里的小个子男子拿着lei管尴尬道:“这个。。。”

一看屋里“小钱”的神色、古向阳就知道自己猜中了,恨恨的说:“难不成我还要保佑他在香江平平安安的不成?”

“你给我闭嘴,你只要给我安安分分的别去惹他就行。”

“我。。。”

古向军的心里也是一阵无奈,刚刚他正参加一个新星的首映典礼,在接到“15k”程明辉的电话后,心里本来也有点不以为然。

在香江这块地盘上,管你什么绝世高手、国际大鳄。到了这里是龙请你盘着、是虎请你趴着,敢呲牙就把你牙齿统统拔掉。古向军有这个实力说出这种话,并且多年来也没人敢来捋他的虎须。

可是现实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在听了程明辉这位江湖大佬的一番严正警告后、并且说了几个江湖传闻后。他还是急急忙忙的赶了来,不为别的,只为自己的那个胞弟。

他们的父亲去世早、当年避难逃到香江,一家人住在“大嘴塆”的窝棚里。父亲临去世时再三叮嘱他照顾好这个么弟,古向军一直不敢忘记这个临终遗言。这些年来即使拼下了偌大的家业,但对这个么弟还是束手无策。

原本他以为只是一个小冲突没什么大不了的,虽然人被绑过来了,但也没怎么样。对于这样无伤大雅的小事、他其实没怎么放在心上。

直到进门后看到古向阳的脑门上被枪指着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低估了事态的严重性。等那个方远山故意露出脚下的lei管给他看的时候,他的心里已经震惊了。

在香江别说“黑索金”这样的烈性了,你就是打个手枪、扔个燃烧瓶,那绝对上第二天报纸的头条。在这样的形势背景下,还有人敢到他古向军的家里放,这他么的已经不是什么过江猛龙能说得过去了,这绝对是个疯子。。。

既然在家里发现炸弹了。古向军也没迟疑,立刻让手下人开始寻找起“不明物体”来。

“老大,这里有个东西。”

“老板,这里也有。。。”

“。。。。”

看着被搜出来的六捆,不仅是古向阳了,连古向军的脸色都是苍白一片。这些当量加起来、别说他的别墅了,连附近两三百米内的建筑物恐怕都要一起被摧毁。

别墅里十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好,最后都一起看向了古向军这位“宏星”的实际掌舵人。

“呼。。。”

压下心头的震惊,古向军严肃道:“你们所有人给我听好了。这件事情谁也不许往外传,谁往外面露了一个字,头我亲自给他开香堂、家法处置,听到没有?”

“是!”

这边的方远山几人哪也没去。车子直奔“浅水埠”的酒店。今天慕容婉这个丫头受了这么大的惊吓,方远山都愧疚死了,路上一直小心翼翼的哄着她,希望能把她心理的阴影降到最低。

“吗的、这可真是无妄之灾!”

看着小丫头昏昏欲睡的样子,方远山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到底还是伸出了胳膊。把她往自己的怀里靠过来,慕容婉身体僵硬了一下、最后还是顺从的趴伏在了他的胸口。

“呼。呼。。。”

可能真是吓坏了,慕容婉在趴到他的怀里没一会后就睡了过去,而且还发出了轻微的鼻鼾声。睡梦中可爱的鼻子还时常的会皱上两下,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实在让方远山爱煞,不由低下脑袋在她光洁的额头上亲了一口。

到酒店时、可能是发动机熄火、没有了那种颠簸中的舒适感了,慕容婉竟然幽幽的醒转了过来,擦了一下嘴角的口水、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怎么睡着了。”

早上出去时已经快八/九点了,几个人来来的奔波下,等再到酒店时已经快一点钟了,看到方远山一脸心疼的样子,慕容婉吐了吐粉/嫩的丁香小/舌说:“啊呀,人家饿了,咱们去吃饭吧!”

方远山哈哈到:“走,咱们去吃饭,今天你要多吃点,最好吃成一个小猪。”

“不要,那样该多丑啊!”

“怕什么,再丑我也要。。。那什么,吃饭吃饭。”顺嘴冒出一句的方远山,等说完后才发现这句好像有点歧义,赶忙把话题岔开了。

“哦”慕容婉脸蛋红红的应了一声,跟着方远山的身后走出了车子。

吃饭的时候方远山真得是拼命往丫头的碗里夹菜,把她的一个小花瓷碗堆得满满,慕容婉这个小丫头眯着双大眼,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考虑到今天慕容婉她们两人受到了一点惊吓,方远山原本是打算下午在酒店里休息的,小丫头活力四射的说要去“海洋公园”去玩,他当然是从善如流,大手一挥到:“走,咱们去海洋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