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十六章 相求

把手里的文件全部看完,方远山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尼玛还得了?以后带着三五个这样的保镖出门,那真是十米以内闲人勿进了”,擦擦嘴角的口水收起了心底的意淫,目前这也只能想想了。

不谈别的,有一点阿道夫没有说错,价格确实是高昂!那些西伯利亚训练营出来的高级肉盾、每位年薪都在150万美金,其中特别标注的五六位更是高达200万美金的年薪。

但是那些搏击高手的价格还不是最高的,最高的是那些有商务才能的特殊人才。一位从以色列野小子特种部队退役的教官、曾经就担任过某集团公司的执行总裁。不过看到后面的年薪他就没继续看他的履历了。

选了两位从美国海豹突击队退役的军官、便把文件合了起来。这两位退役的行动指挥军官、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合乎他的要求,特别是他们有美国军队服役的背景、更是他满意的地方。

虽然全世界都在讲究人权,不过美国人确实牛逼。你如果打了美国人那是你的错,美国人打了你、他会找到证据来证明你被打是活该。。。

所以他毫不犹豫的选了两个美国人,以后他们就是他的肉盾,一个白天保护他,一个晚上站岗执勤。。。

选定以后,按照阿道夫传真过来的地址邮了过去。那边的反应很快,这边刚传真玩、他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一看连号码都没有、顺手接了起来:“您好,我是方远山,请问是哪位?”

“方先生你好!传真已经收到、人员正在调配之中。你选择的是为期三年的合同,款项每半年一付。我们公司是全球经常性账户,您的付款到账、人员会随后动身,将到达你指定地点与你会合。”阿道夫在电话中等了一会、直到他没有疑问后才挂断了电话。

“娘的、身家立马缩水一大半啊!”,刚刚拿到手还没捂热的300万美金、两天内就快见底了。早上给国内的公司账户汇了五百万华夏币、加上这边预付的半年薪水120万美金,他又快没钱了。

其实哪是他想签三年合同啊!那上面标明了,一年期的要付全款,两位就是240万美金,他卡里一共就剩下230多万美金。所以没办法之下咬咬牙直接弄了两个肉盾,起码出门比较拉风不是?

在屋子里呆了一会、感觉无聊的他走上楼准备找托尼聊聊人生、谈谈理想的,刚走到门口屋子里传来了一阵惊心动魄的呻吟声,那蜿蜒曲折、高亢嘹亮的声音透过两扇门在楼道里荡着,阵阵魔音弄得他魂不守舍、很想踹开门大喊一声:“放开那个妹子、让我来!”

悻悻的走下了楼,掏出钥匙刚准备开门,兜里电话响了起来。掏出来一看是国内的长途电话,赶忙接了起来:“喂,您好!我是方远山,请问您是哪位?”电话里响起了一阵粗犷的笑声:“哈哈,方老板你好啊,听说你在巴西发财,这不是求你点事情来了嘛!”

“呃。。。请问您是哪位?”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苏志强、是下海市信诺面料有限公司的老板。听丁老板说你在巴西比较有办法,所以有点不情之请想拜托方老板的。”

“这个丁翰墨怎么什么人都认识啊?刚送走一个陈良杰又来个苏志强,算了,来就来吧!开饭店还怕大肚汉啊!”想到这里说道:“哦,苏老板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听着呢!”

当下这个苏老板把他的遭遇跟境况讲了一遍,听完以后肚子里连声埋怨道:“这个丁翰墨怎么什么牛逼都敢吹啊?这不是让我坐蜡嘛!”

原来这个苏志强跟巴西的一个供货商、多年以来都是合作伙伴关系,他提供面料给对方、对方在销售途中陆续打款给他们公司。这不知为什么对方一直都没有打款,在派人了解沟通以后,对方还是拒绝付款,现在连他们公司的代表都拒绝会见,直接在大门外就挡了来。

听完这个事情后、方远山也是无语至极倒不是他不想帮这个忙,实在是有心无力啊!特别是听到对方欠款高达2000多万雷亚尔后,更是肯定了对方赖账的打算。现在全球经济危机,巴西这个什么‘狼骑’的公司估计也够呛!

把自己的分析跟这个苏志强讲了以后,对方急忙道:“不可能的,我们派人调查过了,他们的生产销售环节没有任何问题。资金笼也比较快。我通过关系了解到、对方公司账面上的现金流非常充裕,不可能是这个原因的。”

“啊!”方远山也是大感意外,要是因为金融风暴原因资金链断裂、那这家公司赖账还好说,现在明显就是有钱不还了。

不过这种事情不好强出头,人家‘狼骑’公司是巴西的地头蛇,在当地的关系肯定是千丝万缕,弄不好钱没要来再把他连累进去、那就得不偿失了。当下婉言谢绝道:“不好意思苏老板,这件事情我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

那边的苏志强一听他绝,急道:“方老弟先别急啊,既然我找到你了、那按照行业内的规矩我们公司会付你百分之20的费用得,另外这笔欠款要是能收来、你国的车马费我们全部会报销。”

在心里默算一下、还是觉得不妥当,有那个时间他还不如多跑几趟国内呢!不过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也不想一下子得罪死这个苏志强,万一以后再有什么合作机会呢?

“苏老板,这样吧!你先容我考虑两天,我再去了解一下这个公司情况。”

撂下电话、也不家了,直接转身下楼去往巴西银行。再次在银行见到那个莫姆副行长,方远山脸颊都抽搐了,“娘的,你说你堂堂一个国有银行的副行长、没事天天待银行干嘛!里约那么多的漂亮姑娘等着你的宠幸,你就不会去约一下?”

可惜他的这番想法是自作多情了,那个莫姆看见他过来只是对着他热情的笑了笑就转身去往贵宾室了,估计有什么客人在等着他。方远山一看顿时松了一口气,转身去往柜台给黑水公司转账去了。

出了银行不由长叹一声:“这钱真不经花啊!”。刚刚坐上道奇那个阿道夫就来电话了,跟对方在电话里商谈好安保人员的行程就结束了通话。“这尼玛的还得买房子啊!再住在那个公寓里,头‘肉盾’来了住哪里?”

想到买房子他就头疼,关键是没钱啊!要有钱他立马去‘科帕卡巴纳’海滩买一栋海景别墅房,恩,最大的!

开着车在拉帕区无聊的转了几圈了主城区,实在无聊的他想起了李林奇这个家伙。上他说家里还有很多陨石碎块、当时只给他拉来了一车,现在都多少天没见人影了,连车子也不要了!难道已经被斯托给宰了?

开车来到曼格拉贫民窟,这是上跟林奇见面的地点,也是林奇家附近。同样是在主城区、曼格拉贫民窟要比rocinha小多了,最近受世界杯的影响被巴西警察清剿的厉害,各个片区都显得冷冷清清、站在路口树影下执勤的军警都显得萎靡不振。

几个军警扫了一眼缓慢而过的道奇,随后又耷拉下眼皮继续打瞌睡。来到上那个小酒吧外把车停好走了进去,坐下后要了杯冰啤然后对着吧台里面的老板问道:“老板你好,请问你知道林奇家吗?我找他有点事情。”

“你说的是老林奇家那个孙子李林奇吗?他家就在前面,拐个弯往前走200米那栋黄色的房子就是。”老板把冰啤递过去才道。

接过啤酒灌了几口道了声“谢谢”后,把钱递给老板转身出了酒吧。

开着车来到林奇家三层小楼外,下车敲了敲门。过了一会林奇打开了大门,看到是方远山,惊奇的问道:“方,你怎么来了?进来吧!”说着让开了身子。

走进屋里,只见大厅地面上到处都是垃圾,易拉罐、便当盒、塑料袋!皱皱眉问道:“斯托的钱还了没有?”

听到他的问话,林奇无精打采的说道:“还了,不过是我爷爷帮我还的。”

“哦,钱还清了不是挺好嘛!干嘛无精打采的样子。对了,你说的陨石呢?我来就是为了那些陨石的!”敷衍了几句,方远山直奔主题、讲明了自己前来的目的。

林奇摇摇头没说什么,带着方远山走到了屋后。等方远山看清屋后的情形不由张大了嘴巴!怪不得林奇说他家有很多石头呢,那哪是很多啊,简直就是一座小型的石头山,堆得整个空旷的后院满满当当,高达五六米!

“都在这里了,你要是想要全搬走都行”

“呃。。。”他都不知道该怎么接林奇的话了,“这是逗我玩呢?”看着院子里的石头山,方远山也有点狗咬乌龟-无从下口了。让他一个人慢慢搬要弄到什么时候啊!转身问道:“你确定这些石头都不要了?”

“恩!我也不骗你、这些石头我找人看过了,都是一些不值钱的未命名陨石和一些矿山开采出来的边角料。我爷爷以前搞地质研究时收藏的,现在已经没有科研价值了,就一直堆在这里。”

方远山点点头没说什么,既然人家都说不要了他也不想多问,跟林奇说了一下搬运时间就匆匆的开车走了。当时在门口方远山假惺惺的说要把车还给他时,林奇嘴角咧了咧还是客气道:“你先用着吧,我暂时不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