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百八十六章 人形钻石

“吗的,这可怎么办啊?”

本来方远山还准备数数那些美金的,可是看到空间里那堆成山一样的现金后,一时都有些眼晕了。

三五千万的美金还好说,国际反洗钱组织还不会注意,这么多来历不明的现金肯定不能直接往银行里存,不然那就是找死。

墨西哥的那些du枭家里也就是四样东西,成捆的美元、金条、枪械、还有du品,这也基本是所有du枭最爱的。所以在方远山把枪械还有du品全毁了后、带来的就只有金条跟美元了。

在地下室里想了好长时间也没想到什么办法,这些大堆的美元放在空间不仅占地方,而且南费里斯岭那边以后还是要陆续投入资金开发的,光靠他银行卡里的那些钱哪够啊?

出了地下室、外面阳光普照,晃得他眼睛都睁不开。走屋里后在沙发上刚坐了会电话就响了起来,拿出来看了看是个不认识的号码,顺手接起来到:“我是方远山,请问您是哪位?”

“方先生您好,我是马伦先生的律师普兰,上我给你打过电话的。”

“原来是普兰先生啊!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关于上的事情不知道您考虑的怎么样了?前几天马伦先生给我写了封信,再次恳求您能过去见他一面。”

“该死!”

方远山拍了下脑袋才想起上马伦请求自己的事情来。因为巴西利亚州监狱的禁卫森严,考虑两天没什么好办法的他、一时把这个事情给忘记了。

“实在是不好意思,由于巴西利亚州监狱的探视审批太过麻烦了,所以这件事我暂时没什么好的办法。”

对面的普兰想必也清楚,考虑了一会后才说:“方先生您直接申请探视恐怕很难通过,这样吧,我会把这件事通知托尼先生的,由他去申请,到时候你跟着一块就行了,不过还要麻烦您把身份证明文件邮寄过来给我。”

“好的。我等下就把文件传真给你。”

考虑到还要在巴西待上几天,不妨去见一下马伦。人在落难时总是很绝望的、这样一个不算太过分的要求,他觉得自己应该答应。

交给兰斯去办的事情还需要几天才能见成效,所以他就变得无所事事了起来。中午吃过饭他又去医院看望了一下洛克。并且跟他的主治医师交谈了一会。

医生对于洛克这样的情况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等他自然苏醒。不过据医生讲可以让他的家人每天跟他说会话,这样可以刺激他的大脑皮层,让他能够自我苏醒。

洛克已经结婚了,这方远山是知道的。不过他从来也没去问过。在跟医生探讨了一番之后、方远山决定还是通知他的妻子。

那艘豪华游艇买来快两个月了,方远山一共也没去过两次。沙滩、阳光、游艇、美女,少了最后面一样,前面三样就变得毫无意义了。不过在从医院来后、实在没地方去的方远山,只能跑到游艇上去晒晒太阳了。

早上起床多云转阴的天气,中午吃饭的时候阳光就从云层后面透了出来,等方远山从医院来后更是万里无云,海面上风帆无数、游泳戏水的旅客也是络绎不绝。

“帮我们倒几杯果汁。”

“好的先生!”

见到直愣愣站在船头的李富贵,方远山招呼道:“富贵啊,别看了。过来坐。”

“先生,您的果汁。”

游艇上的两位长/腿丰胸、长相甜美的女孩子端着饮料走了过来,放下饮料后就站在了方远山的身后。

“来支烟给我!”

“好的先生。”

“咔哒”

知道老板过来,特意换了水手服的丰胸妹子、弯下腰帮他香烟点着了火,那露出的深深沟壑差点没让方远山的眼睛陷进去。

“奶奶的,这么大?”

丰胸妹子明显会华语,听到方远山小声的嘀咕后、露出一副引以为荣的表情,一双大大的眼睛朝方远山眨啊眨的,那意思就差说:你来啊,你来啊!你试试不就知道了!”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兔子不吃窝边草。。。阿弥陀佛。。。”

默念了几声紧箍咒、呃。。不是。是清心咒,方远山的一双“贼眼”使劲的从妹子的胸前拨了出来,站起身走到了甲板上,伸出双臂对着大海到:“啊大海啊、你他么全是水。。。”

“噗嗤。。”身后的两个妹子再也忍不住了。“咯咯”的娇笑了出来。

要说这两个妹子对于现在的工作、那真是满意之极!工作体面、不用干什么活、工资还不少拿。前两天也不知道为什么的,老板还出钱让她们去国外玩了一圈。这样的工作去哪找?

而且更关键的是这个小老板还未婚,虽然好像有几个女孩子跟他关系比较暧昧。不过就她们来观察、有实际发展的也就那个日本来的女孩子了。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现在这个年头别说这样的亿万富豪了,就是那些普通的男人,谁还不想着“偷点腥”、采点“野花”什么的?

这个小老板未婚、而且还很体贴,更关键的是多金啊。已经不能用多金来形容了。这简直就是一个“人形钻石”。

这样的一个老板,万一看上她们其中一个,那下半辈子不是活在蜜里了?虽然希望很渺茫,但是这种事谁又说得清?万一哪天老板刚好饥渴了呢?

两个眼含/春水的妹子、盯着方远山那宽阔的后背,纤手伸向了胸前的水手服,把上面的拉链又往下拽了拽。。。

“哎!你神经病啊,叫什么叫,把我的鱼都吓跑了”

站在船头的方远山、在喊过之后,心头刚升起的那点绮念也消失的差不多了。正打算往走呢、听到船舷左侧响起的一声怒喝,立刻转头朝外面看了一眼。原来在他们船舷下面有艘小游艇,此时正有个中年黑人男子在垂钓。可能真是方远山的大喊声把他的鱼给吓跑了,所以脸色很是难看。

方远山不好意思的喊道:“sorry、sorry。。”

“你他吗的还叫。。。找死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