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三百九十一章 警告

“淡水河谷重大投资失误。。。”

“巴西的失业率有可能在年内攀升至新的高峰。。。”

“淡水河谷股票价格今天在纳斯达克开盘日的当天出现了下滑,预计。。。”

“据分析、amza在南费里斯岭的投资中预计损失将达到。。。”

“华裔富豪方远山资金链断裂,已经单方面切断资金的供应。。。”

一大早方远山刚刚下来,就被茶几上的各种新闻报道给惊住了,楞了楞后脸上不由笑了出来。

昨天双方还在商量着怎么妥善处置南费里斯岭的事情呢,没想到今天就被媒体给曝光了。不过想想也是,整个巴西除了那些足球巨星外,还有什么消息比淡水河谷的事情更吸引人的?很多民众甚至把淡水河谷的资讯当娱乐新闻来看了。

把桌上的报纸翻了翻后、他就甩到一边了。这样的新闻有利有弊,好的当然是舆论攻势了,可以逼迫人做出很多错误的判断。就好比淡水河谷,如果不出意外、南费里斯岭他们是绝对不会再投钱了的。

坏的也有,起码上面关于方远山资金链断裂的消息恐怕要给他造成很大的困扰。

刚刚想到这里、电话就响了起来,看看是丁翰墨打过来的,他就笑了起来。这个大少爷是真正的无事不登三宝殿,这打电话过来、要么是有事,要么就是问他关于网上传言的。

果然,电话刚刚接通,那边的丁翰墨就问道:“你小子又搞什么名堂啊?是不是真没钱了?”

他的心里一暖,虽然话的口气不好听,但里面关心的意味却是浓浓的。咧着嘴说:“嘿。那都是江湖传闻。哥吃饱穿好,嘛事没有!”

“呵呵你小子啊!没事就好。不行就国发展,哪都缺不了你一口饭吃。”

“放心,我知道。”

“老板您的电话又来了。。。”

刚放下手机、电话又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原来是慕容婉的。方远山的嘴角不由勾了起来。自从那天早上的一番痛吻之后、这个丫头开始变得粘人了起来。以前难得打个电话,现在基本每天一个

“呵呵打电话给我干嘛啊?”

“我。。我哥说你公司出事了。真的假的啊?你那天卖手表不是卖了好多钱嘛。怎么会资金链断裂的?”

方远山呵呵笑着说:“知道你还问。咱家钱多的花不掉,会差那点钱嘛,我这是故意的,你不要担心!”

对面的慕容婉别的话没听清,就听到了一句“咱家”,嘴里结巴到:“那。。那。要是没事。我就挂了。”说完真的把电话给掐断了。

“这个傻妞可真不经逗!”说完方远山的脸上笑意连连,他隔着电话都能想到对面的慕容婉是什么样子。

下面陆续有人打电话给他、询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方远山能敷衍的敷衍,不能敷衍的也尽量长话短说。

一个早上接了七八通电话。到了后来他干脆手一翻把手机放进了空间。

虽然报道有鼻子有眼的,但是像淡水河谷这样的巨头企业、做个什么政策性的决定、时间往往比较漫长,有时候能拖个十天半个月的,他哪有时间在这里慢慢等着。

再说了,这件事一定要他们先做出决定,等他们决定放弃开发南费里斯岭时、到时候找个适当时机再跟对方摊牌,那样才有可能取得利益最大化。

今天没什么事情,想到空间里那张马伦塞给自己的纸条后。方远山在考虑之后还是给那个“赫特”打了个电话。

“赫特先生吗?昨天咱们在帕诺拉小镇见过。”

“你好,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方远山把身体靠向沙发。单手扶在沙发的靠垫上,语气淡淡道:“你应该知道是谁要求转狱的吧?”

“你说的是艾德里安马伦吗?”

“嗯!如果把他送到别的监狱需要多少钱?”

“五百万美金!现金!”

方远山的嘴角往上勾了勾,眼睛里闪过一丝寒意,对着电话说:“是吗?多长时间他可以离开巴西利亚州监狱?”

“这个。。。今年年底有一批,不过据我所知,马伦他刚到‘笼子’里时间还不长。他的事件影响力很大。关注的人也比较多。所以最快的话得等下一批了。”

“哦?那你意思是说他明年年底才能离开巴西利亚州监狱喽?”

“嗯!”

跟着对面的男子说道:“如果你同意的话、到时候会有人通知你的。预付一半、剩下的在马伦转狱成功后支付,怎么样?”

“可以!不过我警告你,我不管你在这件事里花了多少钱,最后要是马伦没有成功转狱的话,钱你要一分不少的吐出来。明白没有?”

“当然”

听着对面电话里不满的语气。方远山笑了笑没再说什么了。这件事如果不是马伦费尽周折的把自己请过去、然后不惜上演苦肉计的交代,方远山是不会相信这些二道贩子话的。

几百万美金对于现在的方远山来说是不多,可是那也要看是怎么花掉的。自己随便怎么花,哪怕跑大街上撒着玩,那也是个乐呵。但要是被人骗了,不仅钱没了,人也跟着弄一肚子闷气。索性他不怕这个什么“赫特”骗他,要是敢给他来个花钱不办事、方远山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下午没事他又跑去医院看了看洛克,琳达的气色好了很多,没有像刚开始那样的愁容满面了。在见到方远山过来后,还很是客气的打了个招呼。

“今天怎么样了?”

琳达朝床上的洛克看了一眼,过头来脸颊动了动、扯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到:“还是那样。”

“那你注意身体,不要太过劳累。我明天可能要去华国一趟、头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打电话给我。”

“嗯!”

走到床边跟洛克道了个别,之后才带着李富贵离开了“圣玛丽”医院。

巴西这边暂时没什么事情了,有事也不需要他去处理,那位伦敦商学院毕业的高材生“安妮”、每天都跟上紧了发条的机器一样、干劲十足

第二天一早他就带上李富贵跟元高阳两人再次踏上了国的飞机,同样的、李富贵没身份、是个黑户,只能包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