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四百零七章 就凭我是老板

“老。。老板。”

“放桌上。”

等柳柳把财务报告放在桌上后,他也没看,抬头问道:“累计亏空了多少?”

柳柳脸色一阵涨红,不敢看方远山的脸,低着头小声道:“有迹可查的大概在130万。”

“一百三十万。。。”

那张碎裂的玻璃茶几还堆放在墙角,方远山并没有让人收拾,身子靠在沙发背上,右手放在扶手上,两个指头不停的敲击着,沉吟一会到:“那个钱坤一共来多长时间了?”

“来了有一个半月了。”

方远山面沉如水的说:“一个半月有迹可循的亏空就达到了130万,你的财务是怎么做的?我可不可以认为你跟他是合谋的?”

听到他的质问、柳柳的脸色“刷”得一下变得苍白无比,嘴唇都哆嗦了起来。

这种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这么大的亏空肯定是要走法律程序,到时候就不是什么离不离职了,万一被定为有罪、那可是要被判刑的。

此时的柳柳也顾不得其他了,赶忙解释道:“老。。老板,这其中大部分都是那边车队油耗虚高的资金,我根据以前平均油耗得出的结果。不过那边大车司机并不归我管理,是由宁大刚主导的,对于这个问题我跟他反映过,但是没有引起他的重视。”

听到柳柳又急又快的解释,方远山的眉头紧锁。对于宁大刚他一直以来都是蛮信任的,从进厂开始他就在这里工作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水至清则无鱼,捞点小外快方远山也不会说什么。但是联合钱坤这样的人渣一起刨公司的根,这方远山就不能容忍了。

既然证据已经齐全,他也不打算隐瞒了,一个电话把钱巧巧、宁大刚,还有人事部的、大车队的队长全部叫了过来。至于钱坤、他连看都不想看到他。

时间不长、一个个的敲门走了进来。小厂最近的生意一直都挺不错的,而且不同于别得公司。方远山这个国际贸易公司由于暂时的业务比较单一,所以相对的工作也比较清闲。

但是清闲不等于清淡,公司的业绩一直红红火火,而且凡是跟他们公司签订了运输业务的公司。不仅合同签订的爽快,给钱更是一点也不含糊。

小厂业绩好也让公司里的这些老员工开始飘飘然了起来,面对那些大公司的员工时、也不再觉得低人一等了。甚至因为方远山的不管不问,他们更是自视甚高、认为这个小厂全是因为他们才有了今天这个局面。

可惜他们从来没考虑过那些大厂为什么把业务交给他们?为什么合同签订的那么优惠?为什么货款结的那么干脆?这些问题他们即使有过疑问、但也从来没有深究过,这就导致这些人在看到方远山的时候、眼睛里缺少了那么一丝恭敬。

“一帮不知所谓的东西。真以为劳资的公司离开你们就倒闭了呢!”

陆续进来的人在跟方远山打过招呼后、看到办公室里到处散落的玻璃渣、还有毁坏的茶几时,个个都一脸疑惑的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即使是宁大刚这个现在一表人才的“都市白领、眉头也不由皱了皱。

最后进来的钱巧巧、刚进门,看到沙发上的方远山后,惊喜的叫到:“老板你来啦!”

钱巧巧这个丫头在喊了一声后,等见到屋里的情形后,脸上的表情愣住了,在感受到屋里的凝重气氛后,忐忑到:“老。老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

方远山没答。抬起头一双锐利的眼神直直的看着她。钱巧巧这个丫头脸色也从进屋时的明艳、慢慢转正常颜色,之后又变成忐忑的表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没让他们坐,靠在沙发上的方远山,眼睛挨个的在他们的脸上扫过,等看到宁大刚时顿了一下。青灰色的西服、白衬衫、条纹领带,以前的板寸稍微留长了一点,不过打理的一丝不苟。这个一年前还显得很青涩的小伙子、在经过小厂的磨练后、现在变得成熟稳重了起来,看人的眼光里甚至带上了一丝狡黠。

见到方远山在打量他,宁大刚好像有点热。抬手把脖子上的领带往外拉了拉。方远山突然笑了,看着一群人说:“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们都叫过来吗?”

还是宁大刚接的话,在脸上挤出一丝笑容问:“老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宣布啊?”

方远山也懒得跟他们兜圈子了,开口就说:“是的。你们所有人都被开除了。”

“啊”

“这。。。”

“老板。。我们。。”

钱巧巧作为这个厂的经理。听到方远山的这个决定后,迟疑了一下问到:“老板。。能。能说说为什么吗?”

“为什么?你问我、我问谁?也许我心情不好,也许看你们不爽,就这么简单。现在去收拾你们的东西,给我卷铺盖滚蛋。”

听到他的话、办公室里的几个人谁也没有动,包括钱巧巧也只是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问出什么来。

“怎么?要我请你们出去啊?”

钱巧巧不说话,宁大刚急了,看着方远山急赤白脸道:“老板,厂里现在运行良好,你这突然把我们给解雇了,厂里的那摊子事情谁去管理啊?再说了、“你这无缘无故的把我们给开除了,总要一个理由啊?”

“还有吗?”

“这个公司开到现在,老板你从来也没怎么管过,都是我们这几个人辛辛苦苦、一点一滴的筹办起来的。中间到处去求爷爷告奶奶的拉业务、签合同、追讨欠款,现在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局面,你这突然把我们给开除了,我们不服。”

“还有吗?”

宁大刚被他的口气弄毛了,直着嗓门到:“你除了投资一点钱外,别的你会什么?公司里的事情你管过吗?每都是过来溜达一圈,然后人影也没见一个的就跑了,你尽到老板的职责了吗?你又凭什么把我们给开除?”

“呦呵,你还越说越来劲了。”

说完方远山站起了身子,抬手指着宁大刚的鼻子到:“我告诉你凭什么,就凭我是老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