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四十章 讨债

从sohu出来,感觉小丫头整个人都变了。不愧是给明星做设计的,手艺一流,就是死贵死贵的,修剪一下加个造型八千。

小丫头毕竟10岁的人了、也懂得金钱的概念,看到方远山3个多小时在自己身上花了十几二十万,小脸都变得苍白了,拉着他的手道:“叔叔,你不要再花钱了,我看着怕。”

刚准备伸出手揉揉她的脑袋、看到新设计的发型不由讪讪的停住了手:“没事,叔叔小的时候就想有个妹妹让我疼,可惜一直没能如愿,还是你让我实现了这个愿望呢,叔叔应该感谢你才对。”

“好了,叔叔等下要去见亲人,你帮叔叔选几件衣服。”说完拉着小蝶进到了二楼阿玛尼的专卖店。

等再从阿玛尼专卖店出来时天已经快黑了,两个人拎着大包小包的走出了百货商厦,叫了个车直接到希尔顿酒店门口下车。

到了房间里他也是累的够呛,这一天都在路上度过了,不过想到刚刚楼下发生的一幕他就想笑。

当时看到他带着个小女孩,服务人员要他提供证明才给他开房间,不过等他掏出vip金卡时,服务人员立马态度恭敬的引领着他来到了房间里。

把热水放好,让小蝶自行去洗澡。躺在床上的他想着明天见面时的情景,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手机里有她的电话,也知道她的地址,但这么多年从没有见过面,连高矮胖瘦都不知道,更别提什么亲近感了。也许只有那一份血缘关系在维系着感情吧!

方远山这开的是套房,打电话叫服务人员把饭菜送了上来,吃过后就各自房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当小蝶穿戴一新后站在他面前时,他再次的惊叹了一声:“真是个小美人胚子。”

昨天一天的梦幻经历让宮小蝶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不过人倒是比昨天精神多了,脸上也有了笑容。把衣服全部装进包里,大手牵小手的走出了房间。在前台要了辆奔驰车连带着司机一起赶往港龙区。

在一个家属院的地下车库里、见到了他的母亲王翠兰。10来个平方的地下车库被王翠兰收拾的井井有条,背转身形在翻找东西的王翠兰感到门口突然暗了下来,转过身子看了过来。

由于是背光,尽管屋里开着灯,但当见到门口两大一小三人时、还是疑惑的问道:“请问你们找谁啊?”

方远山喉头动了动还是没喊出那声“妈”,掏出一把钞票塞给身旁的司机:“老马,你先去转转吃个饭什么的,等头我需要用车时再打电话给你。”

等司机老马走远了、他才转过身道:“我是小山啊!”说完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身旁的小蝶感觉到这位叔叔的悲伤,两只小手使劲的抓着他的右手。

“小山。。。你是小山?”王翠兰踉跄着跑过来抓起他的手、拉进屋里看了起来。待确定是他以后、抱着他脑袋放声大哭了起来。。。

低下头看着王翠兰花白的头发,他情难自禁下眼角也湿润了,想着这些年的困苦经历,抱着王翠兰也留下了眼泪。

跟着进屋的小蝶这时也哭了起来,一时间悲悲戚戚惨惨、让昏暗的屋子里更是显得场景凄凉。。。

抹了两把眼泪,方远山扶着王翠兰的肩膀道:“您先别哭了,反正我已经过来了,会留在这里陪您过完。。。”话没说完,这时车库外响起了人声。

“这是王翠兰家吗?”

“怎么了,你们有什么事吗?”松开扶着王翠兰肩膀的手,方远山走出来问道。

听到确认、门口挤进来3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让狭小的房间更是显得拥挤不堪。其中一个当头的说道:“李大年欠了我们5万块,他说他母亲会帮他还的,我们就找过来了。”

方远山头看到王翠兰脸上痛苦的神情,立刻就明白怎么事了,转过身一脸漠然到:“他欠钱是他的事,你找我们干什么!”

当头的小年轻嘿嘿乐道:“你说的也是!既然这样、头要是他身上少了什么零件你就不要怪我们了。”

“我们走!”说完转身就跨出了地下车库的门。

方远山的母亲顿时冲出门急道:“你们不要走,你们把小年怎么样了?”

走出门的三人当即停下了身子:“他怎么样在乎你还不还钱,你要是把钱还了,他头肯定活蹦乱跳的站到你面前。你要是不还钱,那我们就不敢保证了。”

站在身后的方远山看到这一幕,叹了口气走上前把王翠兰拦到了身后,冷冷道:“钱我可以给,但你没资格跟我谈,打电话给你老大。”

这个黄毛青年听到方远山口气这么冲,当下仔细观察起了他。刚才由于屋里灯光昏暗所以看不清楚,这时在停车场里,头顶的白炽灯照的整个停车场亮如白昼,这时方远山一身的行头也被他认了出来。

“阿玛尼的秋冬季新款、劳力士的大金表,再加上脚上如果没有认错的话、应该是‘翠迪鸟’的鳄鱼鞋!”这一身下来怎么也得小二十万啊!

当下这个小年轻被震住了,所谓无知者无畏!他们这些人常年在赌档里混,眼光是最要紧的。要是经常有人拿个庙街的高仿货到场子里蒙事,他们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余光再瞄到旁边的宮小蝶更是眼角一跳,“尼玛的,一个小丫头片子,浑身上下加起来也得大几万,这什么人啊?没事你不待在别墅区跑这打工楼来干嘛?”

当下堆起满面的笑容道:“啊呀,不好意思!你看我刚才也没认出您来!不知您贵姓?”说着走上前来伸出了手。

“免贵姓方,不知能不能给你老大打个电话的,我跟他谈几句!”

“好好好,你等一下,我给我老大打个电话问一下。”说着这个小年轻走到旁边给他老大打起了电话。

不知这个年轻人怎么跟他老大解释的,没过一会举着电话走过来道:“我老大请您接个电话。”

“喂,你好!我是方远山。”

“方老板你好啊,不知道让我的人打电话给我什么事的?”电话里居然传来了一阵好听的女声,让拿着电话的方远山一阵错愕,“怎么会是个女老大的?”

过神来道:“听说李大年欠了你们5万块钱,钱我可以帮他还,但我有个请求还希望你能答应。如果你不答应,这笔钱我不会帮他还的。”

“哦?说来听听!”

“以前的事情我也不想管,不过下如果他再找你借钱,请你确定他有还钱的能力再借给他,不用再来找他母亲了。不知道我的意思你能不能明白的?”

对面的电话里沉默了一会才到:“好的,我知道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把电话还给那个青年、从怀里掏出巴西银行为他准备的支票本,签了张五万的支票递了过去:“这是国际银联的现金支票,你现在就可以到华国银行兑取。好了,你们走吧!”

青年一看现金支票、接过时立马又恭敬了几分,“瞧瞧,人家花钱都不带转账的,直接用支票!这才是真正有钱人的做派啊!”

送走几个年轻人,一旁的王翠兰早就惊呆了!从刚才的对话以及后来的现金支票都让她感到震惊,她也有点看不懂这个儿子了。

到屋里,看到没有几样家电的小房间,想来她这些年过的也不幸福。当下说道:“您把东西收拾一下,该扔的扔、头我帮您买新的。”

王翠兰经过最初的震撼,这时也过神来了。听了他的话奇道:“收拾东西干嘛啊?”

“当然是搬走了,难道还住这里啊!您就听我的,先收拾一下,别的头再说!”方远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强硬的道。

出于这么多年对他的愧疚,王翠兰也没有再坚持什么。在屋子里开始收拾了起来。一旁的方远山看到她连电饭煲、煤气罐都打算一起搬走,赶忙上前阻止了下来:“您就把身份证、银行卡什么的带上就好了,别的我头帮您买!”

王翠兰一脸心疼的道:“都买啊?这些东西还都好好的呢,重新买不是浪费啊!”

对于母亲王翠兰的想法,他的心里也明白,这么多年的困苦生活养成了她勤俭持家的习惯,一时之间很难改变,不过他也不可能让他把这些锅碗瓢盆都带上的。

破船还有三斤钉呢,何况她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家?要是全带上估计得找搬家公司来了!

“我帮您重新买一处房子,里面什么都有的,您要是带上了这些东西,头放哪里啊?”

“啊!”听到要帮她买房子,王翠兰惊呼了出来:“买什么房子啊,小山啊,你哪来那么多钱啊?你可不要吓我啊!”

对于这一点他真不知道怎么跟她解释,揉揉眉头想了一会道:“我跟朋友现在合伙做生意,在下海市还开了间公司,赚了不少钱,您就放心吧!”

“走吧!”看到她拎着一个大包裹,里面鼓鼓囊囊的不知道有什么东西,也没再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