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485章 近乡情更怯

(ps:传说虎王友的万赏加更。)

“方老板慢走!”

“嗯!”

点点头方远山上了旁边等候的奔驰,在一行人的注视下离开了“港龙区”车辆管理所,朝着“江畔人家”开去。

见到旁边的李水莲眼睛一直看着车窗外,他不由问到:“你真的决定好去下海了?”

“嗯,我决定好了。趁着还年轻我想去给自己充充电,也好为将来作打算。”

他也点头到:“你这个想法很好,人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别人的身上,自己首先要强大起来,那样才无惧于狂风暴雨的来袭。”

转头的李水莲看着方远山,认真的点头到:“我知道了,哥!”

车子在高速的行驶之中,远处车管所里的一行人正兴高采烈着。两辆车都还没过磨合期,那叫一个新。“天籁”落地价23万;“新凯美瑞”贵点,由于是顶配的,落地价接近30万了。

两辆车、一辆“新凯美瑞”被那个金链男子以24万的价格买了去,还有一辆“天籁”被之前说话的那个高个男子17万五拿下。

其实要是他再加个万儿八千的,对方也能要,不过他也没时间跟对方磨嘴皮子,让他自己出去卖车,他也没那个时间,所以很干脆的卖掉了。至于手续也没什么问题,两辆车全挂在李水莲的名下,车款付过之后全交给代办公司去过户了。

车里的方远山想到那个网吧突然又笑了起来。本来打算去挂个转让牌子、然后再到网上发几个转让广告的,结果事没办成,倒是把车给卖掉了。

旁边的李水莲可能也知道他在烦恼什么,开口道:“哥,关于那个网吧我。。我有个提议的。”

正想着该怎么办的方远山、听到他这话后道:“有什么建议你就说呗!”

“崔。。崔兴思他有个同学在港龙这边是跑电子销售的,网吧开业的时候她也来过。她对经营网吧这一行非常的感兴趣,可是实在是没那么多钱投资。”

方远山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是什么意思?”

李水莲想了想干脆道:“这几年私人电脑已经非常普遍了,所以这个网吧短时间内恐怕是很难转手出去的。我的意思是、哥你干脆把网吧租给她经营,然后她投入一笔购置电脑的钱。你们再按约定好的比例直接分成就行了。”

200万对于他目前来说真的可有可无,他想把网吧卖掉就是怕麻烦,听到李水莲的建议后他想了想说:“我实在是没时间过问。要不这样吧,这件事就交给你怎么样?”

李水莲想了想说:“好的。哥你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晚上他的母亲王翠兰来后,方远山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她。王翠兰坐在沙发上愣愣的发了会呆,长叹一声后点头同意跟他去下海,之后了房间就再也没出来过。

对于自己母亲的反应、方远山也早有预料。李大年再怎么不学好也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哪能说不要就不要了?她同意方远山的决定、估计也是想着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而已。方远山也没为她担心,头到了下海、有慕容婉这个腻死人的小丫头在,肯定能哄得她乐不思蜀。

既然他母亲同意了,别的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有人好办事、在方远山打了几个电话后,宫小蝶人还没到下海,“徐晖”区的下海实验小学已经把接收函传真了过来。

为了断绝王翠兰的那点念想,他干脆让业委会把房子给挂出去了。虽然这样会交一笔营业税,但也无所谓了。

最后就是王翠兰过去的住宿问题了。他本来是想让她们一起住别墅里的,不过现在那边已经住了四五个人了,加上宫小蝶还要在“徐晖”区那边读。想了想他给吕画眉又打了个电话。让她立刻在下海实验小学附近再买一栋房子,反正就当投资了。

李水莲还要留在光东处理一点事情,方远山在第二天下午就带着王翠兰还有宫小蝶踏上了飞往下海的飞机。

近乡情更怯,已经好多年没来的王翠兰、在踏下飞机旋梯的那一刻、突然忍不住的流下了眼泪。可能是想到了早些年把方远山寄养在亲戚家的事实,她转头看向了旁边矗立的方远山,一双泪眼里满是愧疚。

方远山大概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上去搂着她的肩膀说:“事情都过去了,咱们还是要向前看,您说呢?”

“对对对小山你说的对。”

他笑笑到:“机场风大,咱们走吧!”

吕画眉帮他买的是一栋全装修的精品学区房。就在离实验小学北大门五百米外。地理位置优越、环境优雅,配套设施也齐全。不过说这么多就一个字、“贵”。

一百二十个平方、三室两厅两卫的房子,要价三百二十万,还到三百万的时候对方就怎么也不肯再降了。方远山知道后立刻让吕画眉给买了下来。

把她们安排下来后,方远山又带着宫小蝶出去大采购了一番,晚上王翠兰亲自下厨给方远山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等吃过饭后又陪着她们两人聊了聊,等她们掩不住脸上的困意后方远山才告辞离开。

到高尔夫别墅后已经十点多了,方远山洗了个澡就躺上了床。这几天东奔西跑的他心理也有点累,第二天睡到7点多的时候被一阵电话铃声给吵醒了。

从枕头底下把手机掏出来看了看。竟然是个不认识的国内号码,想了想还是接起到:“我是方远山,请问您是哪位?”

“方大老板,小女子是屈雨香,请问你是不是把我给忘记了?”

已经睁开眼睛的他、干脆坐直了身体,笑着到:“怎么会呢,把谁忘记了也不能把你给忘记啊!”

对面的屈雨香“咯咯”娇笑了几声,跟着说到:“喂,方远山,问你个事情的,你在下海吗?”

“在啊,怎么了?”

对面的屈雨香小心到:“跟你说个事情的,事先说好啊、我说了你可生气!”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

方远山这句话说完就知道对面的屈雨香是什么表情了,肯定是皱着眉头、挥舞着拳头作威胁壮,可惜他看不见。

对面的屈雨香在沉默了一下之后,还是把事情跟他讲了一下。。。

ps:  ps:另外再次感谢一直给本投票打赏的友们,谢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