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513章 包藏祸心

看着方远山面前的那张梅花6,那边的荷官笑到:“不好意思先生,这一把由您对家喊话。”

方远山看到人家是一张a、而自己是6时,脸上闪过一丝汗然,他把“梭哈”的规矩忘记了。装着不耐烦道:“难道还不可以梭哈吗?”

对面的孙启文见到来了这么个土老帽,眉头皱了皱道:“你到底会不会玩的?”

“那你让他快下注吧,反正我是梭哈。”

“就算是梭哈,我们这边的规矩每把上限也就五万,你那边远远不止吧!”

想着赶快结束的方远山、等听到每把上限就五万时,一脸的懵逼表情。“这他吗的要玩到什么时候?”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就是五万一把,输赢的速度却是非常快。在他把把作弊的情况下,没一会桌上几个人面前的筹码大部分都到了他的面前。弄得所有人包括荷官都频频看他,怀疑他是不是出老千了?

又过了半个小时,桌上的几个人包括孙启文都把牌一扔、盯着方远山愤愤到:“真他么见鬼了,哪有盘盘输的?”

方远山手一摊到:“我怎么知道,输不起就滚。”

这些人包括孙启文都算是老赌鬼了,没有人受他的激将坐下来继续。人家都把把梭哈把把赢了,跟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好打的?几个人再次看了方远山一眼,然后朝着门外走去。

“需要我们找人过来陪先生你玩吗?”

他不紧不慢的把面前的筹码都收了起来,淡淡的说:“不用了,今天运气好。说不定头就输了。还是见好就收吧!”

把“抽水”给了之后。端着盘子出了这间所谓的贵宾室,到了门外,李富贵正在大厅里等着他,方远山朝出口处的孙启文背影看了一眼,傻大个心领神会的追踪而去。而他自己却慢悠悠的到那边兑换筹码的地方把钱给换了来,经过计算,就这么一个小时不到的功夫赢了160万,让方远山看得连连感慨。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赌呢,都是被红彤彤的票子给刺激的。

没有发生什么黑吃黑的情况,也没有警察的突然包抄,怎么进去的方远山又怎么出来了,他也没去打电话举报。那些人既然爱赌,即使没有这家赌场他们也会到别得地方去,他又何必做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

晃荡到远处的那家小饭店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前面的李富贵迅速的把车子发动起来离开了这里。而在方远山的身旁,那位孙启文正靠在玻璃窗上昏睡着。

“嘿。醒醒,醒醒”

在孙启文的脸上拍了拍。见他还是昏睡不起,他抬起手来“啪”的一声抽了上去,这下狠的终于见了效果,昏迷的孙启文揉着脖子幽幽醒转了过来,等睁开眼看清周围的环境后,立刻挣扎了起来。

“你。。你们想干嘛。。。你们可别乱来。。。”

接过阿诺德递过来的毛巾把手上的油渍擦了擦,见到这个家伙还在没玩没了的喊着,他气得用湿毛巾没头没脸的抽了过去。

“啊。。别打了别打了,啊。。。我不叫了,我保证不叫了”

从小到大除了前几天被他老爸抽了几巴掌外、还从没有被人这么对待过的孙启文、立刻如杀猪般的叫了起来。

说实话,在亚马逊丛林的那一天一夜,他真的非常疲倦。在躲避那些狙击枪子弹的时候,精神高度紧张,身体一直处于高负荷运转的状态。出来后也没睡上几个小时就急匆匆的坐飞机赶了国内,这让他的怒气值已经飚到顶峰了。

“啪啪啪”

把毛巾放下后,抓起他的头发又狠狠的抽了十几下,直打得他眼神开始涣散了才停下手来。

“呼”

喘了口气他又开始骂了起来:“草泥马的,你个逼样的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是吧?竟然敢学人玩绑架,你他么的胆子不小啊!是谁给了你这个底气的?啊?说话草泥马的。”

“啪”

“劳资让你说话呢,你他么哑巴啊?”

“我。。。”

“啪”

一句话没说出口的孙启文、被他这一巴掌又给抽了去,脑袋都跟着狠狠的撞向了车窗玻璃,嘴角的一丝鲜血飚射到了上面。

“你麻痹的,劳资现在不想听你说,你给我闭嘴。我现在就想狠狠的抽你一顿”

“嘭嘭嘭”

说着话的功夫、抓起他的头发狠狠的撞向了玻璃窗。也幸亏“t98”的玻璃是双层防弹玻璃,要不在方远山的手劲下,玻璃也早就稀巴烂了。

“我说、我说。。。我求求你。。。求你别打了。。我。。。”

“咚咚咚”

抓着他头发的方远山根本没有停手,又是连续几下狠的,嘴里还狠狠骂到:“草泥马的,劳资说了,现在不想听。”说着话的功夫、巴掌又开始抽了起来。

已经开始翻白眼的孙启文,气若游丝的道:“我。。。我说。。。”

从亚马逊丛林带出来的那股暴戾之气、随着这一顿狠抽压制了下去,抓起旁边的毛巾擦拭了一下手心,嘴里恶狠狠道:“给你最后一个机会,好好的说。要不劳资今天把你灌上水泥沉到江里去”

无怪方远山恼怒,这个孙启文绝对是包藏祸心。在追求不到手的情况下、竟然去绑架,接下来的事情用膝盖去想都知道他会干什么了。想到那天慕容婉要是真的被绑走了、而又没有得到及时救援的下场,方远山的眼睛里升起了一丝杀机。

听到他那丝毫不像作伪的声音,孙启文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晕沉沉的脑袋也跟着清醒了几分。振作了一下精神,开口道:“我那天。。。”

方远山朝第三排的兰斯使了个眼色,明白老板意图的他、立刻把笔记本的摄像头对准了孙启文、同时开启了录制功能。

在孙启文断断续续的讲诉中,方远山了解了这个家伙的意图。正如他所料、这个家伙掳人后真的是打算,而不是那几个行凶的家伙所说的只是弄点钱花花。

揭过慕容婉这件事,方远山继续问到:“还有呢?”

“没。。没了”

他眼睛一瞪道:“草泥马的,你骗鬼呢?就你这副德行会是第一干?我告诉你,今天不好好把你所有的事情讲讲清楚,你就死定了。”跟着又狠狠的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在他的连打带吓中,孙启文哭丧着脸把他过往的劣迹都一一的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