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514章 不打会说吗?

“还有吗?”

孙启文哽咽着说:“没。。没了。。”

“麻痹的,看你这副样子就知道还有没说的,快说,要不我就继续抽了。”说着方远山的巴掌已经扬了起来。

孙启文赶忙抬起双手挡住了脸,害怕到:“还。。还有一件。。。”

“说”

被方远山抽的满脸血迹的孙启文、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看到他眼冒绿光的看着自己,好像随时都会对自己下手的样子。为了免受皮肉之苦,孙启文咬咬牙道:“我。。我曾经失手杀过人。”

除了绑架慕容婉这件事,这个孙启文从小到大只能算是大罪没犯、小错不断。真正让人痛恨的也就是他道德败坏。这个家伙仗着家里有点钱,从初中开始就约女学生出去开房,到了大学时更是变本加厉,从他的讲诉里,为他堕过胎的女生一双手都数不过来。

这个家伙也有点小聪明,找的都是一些爱慕虚荣的。没事请那些女孩子吃吃饭、买买衣服,然后就把人家女孩给睡了。过一段时间玩腻了,就提出分手。不闹的就算了,闹就给点小钱。

对于这样的事情、方远山除了撇撇嘴外,也没有多说什么。你情我愿的事情,最多骂两句这小子不是个东西外、还能说什么?

可是方远山没想到三一诈唬、竟然诈出个重磅消息。他的眼神顿时凌厉了,语气森冷到:“说说,怎么事?”

“我。。。我在大二时谈过一个女朋友。后。。。后来就分手了。几个月后她挺着个微微隆起的肚子过来找我、然后说是怀了我的孩子。我。。我让她打掉她不愿意。非说要。。要生下来。”

“然后呢?”

“然后僵持了一个多月。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妈是绝对不会同意我娶一个乡下女人的。后来有一天她又约我到公园里去谈判,我们谈了一会就又吵了起来,然后她就上来跟我撕扯。。。”

说到这里孙启文的脸上露出了后怕,瞳孔没有聚焦的呢喃到:“她。。她在跟我争吵的时候掏出了一把匕首,说。。说要跟我同归于尽,然后我。。我在扭打中夺过匕首刺中了她的腹部。。。她。。。”

说到这里孙启文说不下去了,捂着脸“呜呜”的哭了起来。边哭边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嚷嚷着要杀了我。。呜呜。。。”

“尼玛的,要不是你去勾引人家小姑娘,人家会跟你同归于尽嘛。现在把人家杀了还说不是故意的,我看你这逼样的就是故意的。”

说着话的功夫、他一把把孙启文捂着脸的手给扇开了,厌恶到:“继续说,为什么警察没找到你?”

“我。。我舅舅是检察院的。。还。。。还有两个亲戚也是当警察的,那个女孩最后定性为自杀身亡。”

“艹,一家子全不是好东西。合着人家姑娘就白死了?还他么是一尸两命?”

不管那个女孩是不是爱慕虚荣,但现在也早已经化为一堆黄土了。都是人生父母养的。人家爸妈含辛茹苦的把女孩一把屎、一把尿的拉扯大,到了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搞不好还要背上个“不自爱”的骂名。而这一切的的罪魁祸首就是面前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不是故意的孙启文。

方远山真是越看越来气,忍不住的又是一顿狠抽,边打边骂到:“还有没有了,快说。”

“没了,真的没了,我发誓。”孙启文一边抬手挡着,一边急急的喊到。

“那个被你杀掉的女孩叫什么?”

“她叫邹采云。”

“家是哪里的?”

“南河省的”

“具体地址呢?”

“南河。。。”

在一阵疾风暴雨般的追问下,孙启文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一股脑的交代了,包括他家的几个亲戚的职位,在这件事里帮他做了哪些事情,全部都说了出来。最后方远山朝阿诺德使了个眼色,阿诺德竖起手刀砍向了孙启文的脖颈。

“呼”

“真他么的是个人渣,哪个女孩要是遇见他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平息了一下心情,想到什么的他又给丁翰墨去了个电话。他现在是警察,这样一件大案怎么也能在他的履历上添上一笔吧?

当方远山把事情跟他讲了一遍后,那边的丁翰墨显得惊讶不已,对着手机连连抽着冷气,最后问到:“你小子是不是动用私刑了?”

他翻翻眼珠到:“废话,这种事不打会说吗?”

“。。。。”

跟丁翰墨把事情说了一遍,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他去处理了,他只管把人送到就行。

等李富贵开着车来到江东派出所门口时,丁翰墨带着十几个民警已经在严阵以待了。车里的方远山有点不自在,怎么说他这也算是非法拘禁罪了,面对外面十几号的警察,他心里有点发虚。

车后面的民警已经打开后备箱开始往外拖人了,丁翰墨见他迟迟不肯下车,走上前来拉开了车门。见方远山一脸讪讪的看着自己,丁翰墨顿时乐了,笑到:“你小子也会怕啊?”

“这话说的,咱是守法公民,今天做了错事,当然内心不安了。”

“呦呦呦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你什么时候守过法了?”

“嘿嘿我记得当初第一批宝石好像没报关就进来了啊,不知道某人还记不记得了?”

“。。。。”

听到他把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也翻了出来,丁翰墨立刻翻起了白眼。

“咳咳。。”

咳嗽了一下方远山还是问到:“我这也算是非法拘禁了,后期工作会不会有什么影响啊?”

丁翰墨瞥了他一眼,不屑道:“有什么影响?你真当我是个小警察了?”

“呃。。。忘记你是一个大衙内了。”

说着话的功夫,方远山脸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色。跟丁翰墨接触时间长了,他自然而然的就忽略了他的另一个身份:下海市市长丁安民的儿子。

在整个下海市,除了老外,还有谁敢给他使绊子?而且这一界的年纪也快要到站了,如果到时候丁翰墨的爸爸能顶上去,那他以后在下海还不是横着走?

知道他还有工作要做,告罪了一声后离开了江东派出所,车子朝着高尔夫别墅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