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521章 飓风营救(五)

“咚咚咚”

等对方的车身出现在眼底的时候,方远山手中的机载速射枪喷射/出了一尺长的火焰,而前方那辆雷诺的车屁/股被子弹的金属风暴给彻底的笼罩了。

“嘭”

“轰”

前方“雷诺”的车胎被打爆后,先是呈s形在公路上扭了两圈,跟着一头撞向了路边大树上,扬起了一阵白烟,车子跟着冒起了火焰。

为了防止车子发生爆炸,方远山拎着一罐灭火器走了过去,先用四维图像在车里观察了一番,见到那几个人都晕过去了、他才走上前灭起了火。

“嘶嘶”火势不大,半罐白色的干粉下去立刻熄灭了,徐徐的冒着黑烟。

走到驾驶位看了看,刚刚也只是从后面看到车里有三个人,至于面容他也没注意。现在他走到正面一看后才发现,开车的竟然还是一个颧骨高耸的欧美女子,此时正趴在方向盘上一动不动,前额还一直在流着血。看来刚刚那一撞不轻,几个人都没有苏醒的迹象。

现在不是跟他们磨洋工的时候,找到凯西的下落才是正事。把几个人从车里都拎了出来、塞进旁边的奔驰车里,然后迅速的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马赛跟普罗旺斯乱归乱,但它优美的环境、丰富的人文背景历史,一直吸引着世界各地的人群前来观光游玩。而现在在城际公路上、大白天的就发生了激烈的枪战,他想都不用想,大批的警察很快就会到来的。

在离开案发现场一段距离后,李富贵方向盘一打、车子拐进了茂密的树林里,在坑坑洼洼的沙地里开出去几百米后才停了下来。

“嘭”

下车后把几个人从车里拖了出来,见他们还没有醒过来,方远山上去对着嘴巴一人给了一脚,剧烈的疼痛一下子把几人给疼醒了。

“呃。。。”

几个人醒来后全捂着嘴在沙地上翻滚了起来,等那股钻心的痛感过去后,几个人才试图站起来。

“就跪在那边吧!”

听到他的话。其中一个目测身高在一米八以上、身体健壮的男子猛的一下抬起了头来,等看清周围的环境后,脸上一下子愣住了,迟疑着问到:“你究竟是谁?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手里拿着一根甩棍的方远山、根本没有答。对于这样常年犯罪的人来说。你诈唬、哄骗威胁都没用,最好使的就一个字“打”!

“乓”

手中甩棍狠狠的抽击在这个说话男子的腮帮子上,那铁齿交击声、让人听了一阵倒牙酸,感觉自己的牙齿也跟着颤了颤。

“嘭”

被方远山这一棍子打在嘴巴上的男子,脑袋猛的一下撞击在了沙地上。嘴里随后喷出了一口鲜血、里面还夹杂着好几颗牙齿。

“跟你们讲,刚刚没撞死算你们倒霉,落在我的手里、我让你们想死都难。”

地上的那个欧美女人、还有另外一个体型稍胖的男子都低着脑袋不说话。方远山也不跟他们多废话了,甩起手里的棍子就是一顿狠抽。

“乓乓乓。。。”

“嘭嘭嘭”

一阵皮肉交击声在树林里响了起来,地上几个人顿时大声惨叫了起来,方远山也不管他们的叫声,就这么没头没脸的继续狠抽着。

“呼”

“现在说吧,哪个叫基诺?”

还不等他逼问,那个也被他抽了两棍子的欧美女人、哭泣着用英语说:“我只是一个开车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麻痹的。劳资问你话呢,哪个叫基诺?”

这个年龄大约在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看了一眼那个先前被一棍子打在腮帮上的男人、嗫嚅着不敢说话。

“麻痹的,你跑起来不是挺凶的,话怎么不敢说了?”

恶狠狠的看了一眼这个女人,转身朝趴在地上的健壮男子走去。这个留着八字胡的“基诺”被他的重点关照了两下子,可能是打在关键部位了,这个基诺再次晕了过去。

“嘭”

没跟他废话,方远山上去就是一脚、踢在了他嘴上同一个部位上。伤上加伤、地上的八字胡男子身体都跟着抽抽了几下,弓成了一个虾米,在地上捂着个嘴不停的“哼哼”着。

方远山把裤腿往上提了提。蹲下后揪着他的一头卷发问到:“你是叫基诺吗?”

“呸”

出乎他的意料,这个基诺竟然是个“硬汉子”,在方远山抓起他的脑袋一瞬间,一口吐沫朝着他的脸上吐了过来。方远山脑袋一偏避了过去。手里的八字胡男子已经龇着牙笑了起来。

“,你个黄皮猪死定了,组织会为我报仇的。”

看着这个基诺疯狂的眼神,显然被意大利黑手党“恩特兰盖塔”洗脑洗的非常彻底,方远山掏出手枪抵着他的脑门问到:“我就问一遍,你们从马赛新港那边掳走的女孩送到哪里去了?”

“。你个混蛋开枪啊、开枪啊。。。”地上的基诺突然伸出手抓/住了手枪,然后把嘴对准了枪管伸了进去,在方远山不反抗的情况下,他一下子按动了扳机。

“嘭”这个八字胡男子的脑后迸溅出了一蓬血雾,跟着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

“玛戈璧的,这个恩特兰盖塔看来真的不同于一般的流氓混混啊,手底下的成员竟然有死士的特征!”这让方远山心里一凛,如果他们的成员个个都是这样、或者是有一小部分人都是这样的,那他还真得小心了。

“看来还是小看了这些大型的帮派组织啊!”

给自己提了个醒,站起身朝旁边的两个人走了过去,看着两人问到:“刚刚我的话听到了吧?那几个女孩现在人在哪里?”

“她们被。。。”

“你个表子要是敢出卖组织的话,卡玛知道了会把你送到。。。”

“嘭”

一枪把这个还打算继续威胁的男子打死,转头说到:“继续说”

可能是被他冷酷的手段给震惊到了,地上的欧美女子抽泣着说到:“那几个。。女孩被。。被送到了意大利的撒丁岛。。。别的我就不知道了。。求求你了。。我只是一个开车的。。真的不关我的事啊”

“有没有联系人?”

“你去找一个外号叫‘猎狗’的人,他多少知道点什么。”

“你确定没骗我?”

“我没骗你,我发誓。。。”

方远山朝李富贵示意了一下、意思是让他先走开。等他倒车离开后、方远山的四维图像在四周围扫了扫,等没发现什么异样后才朝女人走了过去,然后把手伸向了她的脑袋。

不管她知不知道内情,既然是黑手党的人,谁知道她会不会等自己离开后通风报信?

把地上几个人的尸体全收进了空间,然后朝着林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