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527章 千里追击(一)

“巴拿马级”固名思义就是可以通过巴拿马运河的最大型船舶,平均载重约58万吨。

由于在境外造船、买船需要缴纳百分之二十七的关税,而悬挂巴拿马国旗的船可以免税,使巴拿马籍更加有了吸引力。再加上由于开放登记国对船员的雇佣没有限制,对船舶的经营管理也不干涉,还有税收低等因素,在经济上十分有利于船舶的所有人,因此巴拿马籍货船上悬挂的旗帜也被称为“方便旗”。

而此时在北大西洋就有一艘挂着方便旗的“巴拿马级”货轮、正在迎风破浪的行驶中。在货轮的前甲板上站了七八名皮肤黝黑、个子矮小的东南亚人。年纪不大,也就三十岁上下的样子,此刻正互相争吵着。

“吴,你不该让人把那个家伙杀死的,头恩特兰盖塔的人追查起来、我们会有麻烦的。”

被叫着“吴”的男子,身高大约一米七,皮肤在一帮人里算是白的了。手里夹着根烟的吴、扶着甲板上的栏杆,头也不的说道:“恩特兰盖塔的人现在已经上岸了,对于种事非常的忌讳,如果让他们发现了那才真是有大麻烦呢。搞不好我们在美国的地盘都会被他们袭击,所以干脆把猎狗那个家伙干掉最好了。”

说了一句,这位长着一双斗鸡眼的吴、跟着又笑到:“再说了,美国那边现在查的严,这一批做完我们恐怕要休息一段时间了,那个家伙反正也没用了,不是正好省了一笔钱吗?”

那个之前说话的小个子男人撇撇嘴到:“我可不这么认为,美国不好做、不是还有加拿大嘛,再不行我们转手卖到巴西也是一笔不菲收入。你这样直接把后路给断了、老大要是知道了。肯定要发火。”

“这个不用你担心,我头会跟老大解释的。有命拿钱也要有命花啊,最近几个国家都在联合打击贩卖人口,等这波风头过去后再说吧。”

“好了,不说了,反正今年是最后一批。让兄弟们一人下去挑一个乐呵一下。对了,那几个黑鬼你们看着点,跟他么没见过女人一样。上就弄死两个,别头又弄死了,那可要损失一大笔钱。”

旁边看着他们两人说话的五六个男子、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哦,吴哥好样的,谢谢吴哥”

此时在货轮的底部、一个的舱室里挤满了女人。白的、黑的、黄的、棕的,什么样的都有。甚至有几个人的脸型、肤色跟刚才船头站的那些人都有相似之处,很显然是来自同一个国家。

而这些女人粗略估计一下也不下一百人。此时个个脸带惊惶的样子,很多人在小声的哭泣着、谩骂着。眼神中也带着一丝茫然、显然对于自己的命运感到担心。

“咣当”

就在舱室里纷纷攘攘的时候,头顶的铁皮盖子被人掀了开来,露出一个黑人的脑袋来。见到底下花花绿绿、或白或黑的女人后,这个黑人咧着嘴露出了一口雪白的牙齿。嘿嘿笑道:“姑娘们,又到了happy的时候,谁愿意跟我上去的,我的非洲大鸟可是人见人爱哦”

“啊”

“呜呜。。。”

“嘤嘤。。。。”

见到这个黑人后。舱室里好几个白人女子露出了一副惊恐的脸色,显然已经见识过了他的“非洲大鸟”。此时身子不停的往后躲着,深怕被这个变态男子给再次的看中。

在舱室里拥挤的人群里,一个浑身脏兮兮女孩正躲在角落里,脸上黑一块白一块的、身上的衣服也散发着一股恶臭,让人中之欲呕。不过这个女孩的眼睛里丝毫没有嫌恶的表情,甚至在那个黑人的脑袋露出来的时候、还把地上一坨黑乎乎的东西往身上抹了抹。

舱室上面的黑人男子怪笑着走了下来。身后陆陆续续走下来四五名男子。几个人在舱室里笑着打量起这些女人来,甚至还上手在面前女人的胸脯上捏一捏。而舱室里的女人显然非常的怕这些人,没一个敢躲的,任由黑乎乎的大手在自己的身上侵犯着。

在看了一会后、几个人一人拉了两个女人朝通道口走去,被他们选中的女人顿时惊哭了起来。挣扎着不愿朝上去。黑人男子嘿嘿笑着、然后抓过一个亚籍女子的胳膊、两手一拖已经把她扛到了肩头上,在女人大声哭泣、挣扎中,这个黑人的大手已经狠狠的拍到了她的屁股上、把这个面容姣好的女子打得都忘记了哭泣。

“宝贝别怕,今天就让你好好享受一番。”笑声中、粗壮的胳膊又拉过了一个白人女子,拖拽着朝阶梯处走去。

“咣当”

当十几个女人被带走后、头顶的舱门被关了起来,舱室里再次陷入了昏暗中,而一阵阵悲戚的哭声也在里面响了起来。

见到舱室门已经关了起来,之前往身上涂抹脏东西的女孩、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跟着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把手在身上擦了擦、从怀里拿出一块馒头轻轻的咀嚼了起来。

“凯西,凯西。。。”

正在吃着食物的凯西、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她“嗯”了声后、在昏暗的舱室里到处看了看,见到是自己的同伴后、小声的说道:“怎么了?”

跟凯西说话的是一个白人女孩,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一脸的雀斑。避开舱室里的几个女人后、走过来心惊道:“康妮跟惠兰妮被拉走了。”

凯西的眼里满是震惊,轻声到:“我不是让她们往后面躲的嘛,怎么还会被拉走?”

这个一脸雀斑的女孩此时已经哭了出来,抽泣到:“凯。。西,我们是。。是不是不能到巴西了?”

凯西除了自责外,对于这个一脸雀斑的女孩心里也满是怨恨。当初要不是她在马赛火车站把手机号码告诉了那个该死的男子,他也不会找到她们,之后当然也不会出事了。

包括当时在房间里、凯西也明确表示反对她们跟一个陌生人去看什么新港,可是坳不过她们的劝、加之四个人是一起到马赛的,她也不想抛下她们独自上路,只好跟着她们一起去了,没想到还是出事了,现在想来真是太大意了。

这样想着的时候、凯西的眼睛里也布满了水雾,为自己的命运担忧着。

“爸爸,妈妈,你们是不是也在找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