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529章 千里追击(三)

“嘿站住,站住。。。”

在大厅里狂奔的方远山、根本不理会后面的叫喊、对着机场大门口快速的跑了过去,沿途的旅客见到这一幕后、纷纷的让开了身子,生怕跟着倒霉。

“嘭”

两个试图伸手拦住他的安保人员、手刚刚伸出来,方远山已经强行的冲了过去,之后朝着大门口飞快的跑去。

“站住,再不站住我们开枪了。”

说是开枪、可是航站楼里到处都是人群,后面的几个警察也只是威胁一下,连手枪都没掏出来。而方远山的速度更快,在后面的警察话没说完、他已经冲出了机场、朝着外面的马路奔跑而去。

机场外面到处都是停停走走的出租车,方远山在车流里七拐八绕的、很快身影消失不见了。

“,这个家伙是不是短跑运动员啊?”

后面的几个追出来的警察看到他飞一般的从眼前消失不见了,很是面面相觑了一番。

从飞机场跑出来的方远山、脸上一阵无奈。每到美国都没好事,不是遇到缉私局的,就是警察,还有一干脆是小偷,这让他一阵郁闷。

美国这边天网发达,方远山没敢在机场附近乘坐出租车,一直跑出去四五条街后、穿过一家华人面馆、在一条小巷子里才停了下来。在附近看了看没人后、从空间里拿出了一辆摩托车,戴上头盔后朝着美国最南部的一个城市“迈阿密”驶去

迈阿密作为美国最负盛名的旅游胜地,犯罪率也是全美国最高的。被称之为“罪恶之城”。有人说罪恶之城不是“拉斯维加斯”吗?其实这个名头早就被迈阿密取代了。

位于大西洋边上的迈阿密、从头到脚都流淌着一股西班牙风情。满眼都是加勒比海建筑。西班牙语在这里比英语也更加流行。迈阿密是的城市、就像西班牙斗牛士一般,勇猛、好斗。

由于离加勒比海等岛国很近、这里也变成了du品交易和ji女的天然良港,白天各式美女挑逗着你的双眼,一旦到了晚上、罪恶之城就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由于时差的关系,现在的美国还是下午四点多钟,从佛罗里达州的机场一直开到南部的迈阿密。中间经过“奥兰多”的时候,想到上来美国时遇见的那个韩国女人“李金熙”、本打算去看看她们还在不在的,不过想着那边随时可能出现的货轮、他考虑过后还是没有停留。

“信号源还没有出现吗?”

“没有。不过我找到了一个固定联系的号码,boss你可以过去看看,信号源在南迈阿密72号街。。。”

放下电话的方远山、戴上头盔继续朝着南边开去,半个小时后他从北迈阿密一路狂飙到了南迈阿密72号街、一个红灯区。

找了个醉汉常待的地方、看看没人后方远山把摩托车给收到了空间里,之后朝着前面的红灯区走去,边走边对着耳麦问到:“在哪边?”

“直行,前方大概100米左右。”

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钟了,北大西洋的寒风给夜晚的南迈阿密带来了一丝冷意。把身上的披风紧了紧,路两边橱窗里穿着三/点式的女郎不停向方远山招着手,在摇晃中带起了阵阵波涛。

“就在五米范围内”

听到这里。方远山顿住了脚步,把耳朵上的耳麦摘了下来。朝街道上看了看。路两边到处都是游荡中的男子,站着的、坐着的、倚墙的、各种姿势,对于方远山这个走过来的华人男子,谁也没有多看一眼。

四维图像在身周看了看,然后掏出手机拨打了出去。就在电话刚刚响起的时候、他前方右手边店面里的一个黑人女子从兜里掏出了电话,在看了看后刚想接通,这边的方远山已经挂断了电话。

跟别的地方那些红/灯/区没什么区别,这家门脸不大的店面里也闪烁着暧昧的霓虹灯,里面同样有四五姑娘,不同的是这些女孩穿着更加暴露,只在身上的重点部位遮了几块布料,其余的地方一览无遗。

刚刚走进店里的方远山就受到了姑娘们的热情接待,同时两三位女孩扭着妖/娆的身姿靠了过来,嘴里甜腻到:“先生晚上好啊,需要我们一起陪你吗?”

他伸手在身旁女孩们的屁/股上拍了一下,眼睛看着那位刚刚接电话的黑人女孩道:“我就要你陪了。”

对面年纪大约在三十岁的黑人女子,听到他的话后用英语到:“我现在是不陪客人的,这里姑娘这么多,难道就没有先生你喜欢的吗?”

方远山冷冷的笑到:“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美钞,走上前塞到了这个女人高耸的胸脯里。”

“怎么样,满意吗?”

见到他出手这么大方,这个口口声声说自己不陪客人的黑人女子,脸上的表情立刻变了,挥挥手把旁边几个女孩都赶到了旁边,走上前抱起了他的胳膊,丰满的胸/部在他的胳膊上蹭啊蹭的,嘴里调笑到:“先生,咱们进去聊吧,我的技术可是很棒的。”

“那就走吧”

跟着这个黑人女子穿过狭长的通道,来到了最里面一个包间里。隔壁房间里不时的传来女人的暧昧呻/吟声、还有男人粗重的嘶吼声。而这个跟进来的黑人女子,把房间里的灯光调到最暗,然后就开始脱起了衣服。

其实也没什么衣服,这个黑人女子相对外面的女人,也只是多了一件黑色的坎肩,至于下面就是长筒袜,在她把脱下来后,连内衣都没穿,就这么赤身裸/体的站在了方远山的面前,跟着如蛇一般的攀到了方远山的身上,开始准备动手解他的裤子了。

“眼睛”在外面看了看,等见到外面那些女人还在勾引着过路的行人时、方远山突然抬手掐住了这个黑人女子细长的脖颈,在她惊恐的眼神中,方远伸出食指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示意,见到这个女人在连连点着头时,方远山才轻轻的慢慢的松开了手掌。

“咳咳咳。。。”

在方远山把手松开后,这个黑人女子捂着喉咙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等她缓过一口气来,方远山掏出手机、翻出一个号码递到她眼前阴冷到:“这个人叫什么名字?干什么的?住在哪里?”

黑人女子带着惊恐的面容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电话号码,眼中露出了害怕的神色,嘴唇动了动也没敢说出口。

从后腰处抽出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盯着这个黑人女子的脑门说:“问你话呢?”

“这是。。。是越南帮吴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