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549章社会好青年

从城里来后,方远山哪也没去,就在别墅跟公司之间两地跑,跟安娜上衣着公司的事情。

“不要多点开发,你这样,先从一到三号的主矿区开始,外围的块垒不用急着勘探。”

安妮皱着眉头到:“相对于矿区的铁矿含量,我认为多点开发更符合我们的经济效益。”

方远山理解她的担心,毕竟公司现在由她在主导开发,那么大的资金量下去她的压力也很大。出于对他这个老板的信任,在他强烈要求拿下南费里斯岭时、安妮没有太过反对。但现在却是开发的时期了,当然要以利益最大化来考虑了。

方远山脑袋有点痛,目前还真的没法跟她解释,最后只能拿出老板的威严到:“你听我的没错,以后再告诉你为什么。”

安妮只好无奈道:“好吧,希望老板你是正确的。”

方远山又翻了翻文件,见到上面的爆破设备后,严肃到:“老板我的身份毕竟是华裔,矿上一旦出现什么大的事故、巴西媒体肯定会大肆报道,当地人也会闹事,那样会很麻烦的。所以爆破工作从外包公司的选择、运送、安装到结束,都要有专人来管理监督,而且公司的过往资料都要给我过目一番。”

听他提到这个问题,安妮也是一脸认真的到:“老板你放心,我们选择合作的爆破公司肯定都是资质过硬的。而且都会有专门团队来监督操作,不会出现纰漏的。”

这种事可大可小,有时候一个矿难死个几十上百人的也不会怎么样,但有时候死一两个人、经过媒体报道发酵之后、引起的舆论风暴很可能把“新南美”矿业公司给推倒万劫不复的地步。

“嗯,你心里有数就行”

安妮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清单到:“这是工程师列出的清单,都是需要进口的。你看看。”

接过安妮递过来的清单看了看,跟着他问到:“怎么会这么多啊?”

“咯咯老板你头反正也要过去,就一块大包运来吧!”

方远山摇摇头笑到:“你呀,什么时候这么会精打细算了?”

方远山理解她的想法,这些很多手持式分析仪、计量器、还有矿业相关的小设备都不是什么稀罕东西,巴西这里都有得卖。不过纯进口的肯定要贵上很多。安妮估计是看他要去日本、所以让他一块给买来了。

见他好笑的摇着头。安妮风情万种的掠了下头发,跟着又皱眉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上由于道路铺设才开了个头就停工了,所以这在我们把总长报过去后,那边的公司一直没给我们答。在我跟他们沟通之后,相关负责人口头报了个价格给我,不过已经远远超出了预算,每公里造价高达130万雷亚尔。”

他么的,总长增加一大截的情况下、他们一分钱没少、现在反而要加价。这尼玛还有天理吗?方远山一听顿时黑下了脸来,冷冷的问到:“合同里有没有说道路必须由巴西公司来铺设的?”

安妮摇摇头说:“这倒没有。”

“那你跟他们讲,不用他们铺设了,我们自己在国外找人招投标。”

听到他这话、安妮这个小女人笑了笑到:“招投标就不用了,这只是货运铁路、没什么高标准要求,老板你只要找个具备相关资质的公司来就行。”

他一听当下掏出了手机,找到丁翰墨的电话打了过去。他家老爷子是主管经济的,这样出国挣外汇的机会。给他老爸送去、那是在给他履历上增加资历呢!

“说吧,你小子找我一准没好事。”

方远山一听顿时嘿嘿笑到:“这保证是好事。而且是大大的好事。”

听他这么一说、对面的丁翰墨顿时感兴趣的问到:“哦说来听听是什么好事。”

“嘿,哥们包了个矿山的事情你知道吧?”

对面的丁翰墨一听是矿山的事情,不由奇怪到:“你那个什么小山头不是要出售了嘛,怎么现在又提起来了?”

对方远山那个“小山头”、不仅他在关心,连他的父亲丁安民也问过。他爸爸是主管经济建设的市长,下海市很多大中小型钢铁冶炼厂的老板、在市长座谈会上都跟他抱怨过。说国际矿砂价格持续上涨、再这样下去厂子也要倒闭了,让政府出面跟那些大型矿业集团重新商谈价格。

丁安民也同样为难,这种大型矿业集团的价格并不是他一个市长能主导得了的,必须由国家制定出相关政策、通过行政干预才能达到目的。

没能为那些大小钢铁企业解决实际困难、丁安民很是过意不去。所以在丁翰墨不经意的提了句、说他的那个朋友方远山现在是搞矿业开发的,丁安民很是上心了一段时间。而且还找人取来了他的相关资料。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多长时间、儿子那个朋友的矿山竟然被宣布为贫矿,这让他很是失望了一阵子。在抱怨之中、丁翰墨当然也对他的那个“小山头”有所了解了。

听到他问,方远山嘿嘿笑道:“哥们前段时间没事做又把它给拿下了,想着反正没什么事,以后就在巴西这边刨坑玩了”

“刨坑。。。亏你想得出来”

说了一句的丁翰墨、等反应过来后惊讶到:“你说什么,你把它又拿下了?什么意思?”

“拿下就是买下啊!现在整个南费里斯岭全是我的地盘了,闲人免进。”

正在办公室里做材料的丁翰墨、顿时张大了嘴巴,好一会才到:“你。。。你把它全买下来啦?”

“啊,对啊是不是很意外?嘿,敢想敢干、这才是新时期社会好青年嘛!哈哈。。。”

“。。。。”

丁翰墨被他的话给弄得五迷六道,材料也做不成了,干脆拿着电话出了办公室,找了个没人的过道停下问到:“那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好事的?”

方远山把自己这边遇到的事情跟他讲了一下,跟着道:“你觉得怎么样,是不是大好事?“

丁翰墨这难得的没有再出口反驳,这不仅是好事、而且是值得大特的好事。方远山不懂官/场的那些事情、所以估算不出这事能给他父亲丁安民带来什么好处;但丁翰墨现在好歹也是官/场上的人了,他实在是太清楚这件事能给父亲起到什么作用。

他已经想到下海新闻媒体会怎么说了:在下海市市长丁安民的主导下,下海某铁路建设公司、跟巴西某大型矿业集团达成意向性标的,将为他们建设一条矿运铁路,这是下海首次赴巴西。。。

丁翰墨的思绪还在飘散着,在听到电话里方远山的再次问话后,他脸上露出一副开心的笑容到:“确实是大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