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620章 死猪不怕开水烫

“池田先生,现在事情怎么样了?”

“对不起奥本海默先生,本州那边传来消息,暂缓对目标人物的刺杀行动。”

正站在窗前的尼基奥本海默、脸色都气得变形了,愤怒到:“你们是怎么做事的,我付钱给你们,你们却告诉我事情没办成,那当初为什么又要答应我?”

“这是我们的失误,目标人物的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我们之前的判断,对于给奥本海默先生造成的困扰、我们再次说声抱歉,您的钱我们会在三日内退还给您。”

捏着电话的大胖子、下巴上的络腮胡子剧烈的颤抖着,对着电话咆哮到:“我不要什么该死的钱,我只要那个黄种猪死!”

“对不起,我们恐怕无能为力。另外说一声,那个方远山也不是奥本海默先生您能招惹得起的。我们给出的建议就是、您可以试着把那件事给忘掉。”说完电话里传来了“嘟嘟”之声。

“嘭”

“、。。。”

把手机狠狠的摔在了对面的墙上,嘴里不停的怒骂着。一双昏黄的眼珠里满是危险的气息,看着窗户外有点萎靡的青草,脑子里思考着到底该怎么样才能出这口恶气?

直接谈判对方耍无赖;联系国际刑警又被对方弄得灰头土脸的来;那些国际大盗到了里约没用一个礼拜就吓得全离开巴西了;现在这些日本人也不敢出手,尼基奥本海默突然发现自己竟然变得束手无策了起来!

尼基在想着方远山手里的钻石,而他却在跟“乔治王子城”的科兹莫“谈心”呢!

根据手机信号定位,方远山很是顺利的找到了“科兹莫”。没想到对方还是一个搏击高手,在见到方远山突然闯进来房间后、还试图跟他比划两下,被他一脚踹得贴到了墙上,如一摊烂泥般缓缓的蹲到了墙根。

床/上躺着个“金丝雀”,在“科兹莫”被放倒之后顿时惊叫了起来,不过随后就被冲过去的方远山、一个手刀切在了脖子上。

“啧啧啧,挺会享受的嘛!这个女孩有十八岁吗?”

看了一眼床/上女孩那前/凸/后/翘的身材,方远山揶揄了一句。地上一直在“嘶嘶”抽着冷气的科兹莫、好一会之后才愤怒到:“你究竟是谁?为什么到我家袭击我?”

深夜的加拿大还是有点冷的,把宋恩熙这个拖油瓶留在车里怕她冻着,在见到屋里没什么危险后,他索性把她带了上来,此时小姑娘正在外面客厅里研究一个造型别致的艺术木雕呢!

长夜漫漫,反正时间多的是,他也不急。抬手把地上的科兹莫拎了起来,走到衣柜旁边的沙发旁、把他扔了上去,自己也搬了把椅子坐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眼前这个跟美国影星“乔治克鲁尼”有三分像的科兹莫,一般人恐怕是很难相信他是什么诈骗犯的。方远山好笑到:“你说你也是一个帅气的老男人,找个富婆包养你、也比去做诈骗犯强吧?”

“嘿,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我有工作,我也有孩子,并不是什么诈骗犯,你是不是搞错了?”

“呦呵,你还挺会说的嘛。你应该不止四十岁了吧?”

说完方远山朝床/上那个一丝不挂的女孩看了一眼,转头笑到:“怎么,你孩子知道你在睡他的同龄人吗?”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她爱我,我也爱她。”

“爱你?爱你那些骗来的钱才是真的吧?”

跟这个家伙闲扯了两句,他的脸色一正道:“好了,下面咱们来说说那些钱的事情吧。把你从华国骗的钱都拿出来,然后你就搂着你的honey继续睡觉,ok?”

“我说了,我并没有拿什么钱,你真的搞错了。”

“要我把你的那些同伙都带来跟你对质吗?”

“我没有什么同伙,你一定是搞错了”

沙发上的科兹莫还是那副表情,甚至眼神都没有任何的变化。对于方远山的问询他表现的相当淡定,连一丝惊慌都没有。

“你他么的跟我玩死猪不怕开水烫是吧?我有很多办法能让你开口,不过咱们还是以节省时间为主,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要不要答的。”说完他掏出手枪顶/住了男子的脑袋。

“一、二、三。。。”

随着读数的响起。沙发上的男子脸色越来越阴沉,在方远山数到9、扳机已经开始拉紧卡簧的时候,科兹莫终于发声道:“等等”

“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方远山的嘴角往上/翘了翘,暗自道:“还真以为你不怕死呢,原来在抻着呢”。

老是打打杀杀的让他心里也有点累了,所以不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他真的不打算再使用那些血腥的手段了。

为了缓解这个男子的顾虑,他直接道:“我不是华国官方的人,也不是什么国际刑警,只是帮人一个忙,你痛痛快快的把钱给我,我头立刻转身离开这里。你要是不想拿钱、那我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开枪了。”

下面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看方远山这个样子也不会轻易的放过自己,在性命和钱这两个单选题面前,科兹莫最后还是选择了前者。以同样的手段把屋内两人给弄进空间,跟着又连夜赶往了温哥华东面的“阿伯茨福德”市。

“怎么不睡一会?”

副驾上的宋恩熙低头看着手中的“新玩具”,路两旁的树影飞快的倒退着,映得小姑娘俊秀的脸庞忽明忽暗。

就在刚刚离开的时候,很少有什么表示的宋恩熙、竟然对于科兹莫家的那个娃娃脸造型的雕塑异常感兴趣,伸手指着那个雕塑、告诉方远山她想要。方远山一看这还有什么好说的?当然是带上了!至于主人是不是同意,那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

最后一个家伙是“阿伯茨福德”市的当地居民,家里有父母、妻儿,他没有直愣愣的就那么冲进去,而是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那个家伙很干脆的走出了居所,在被方远山做了一番“思想工作”后,对方也非常“愉快”的把钱给了方远山。整个“讨债”过程可以说是无惊无险,非常顺利。

抬手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五十,想到那两个警察肯定也被人发现了,为免麻烦,他朝宋恩熙道:“我们去吧!”

车子朝着美加边境小镇“苏马斯”开去,在还有十公里不到的时候、终于遇到麻烦了。方远山从车里的倒视镜见到很多警车从后面追了上来,而前方的马路上也同时出现了数辆警车,车顶上甚至架起了枪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