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624章 伽罗木

“这位先生应该不是当地人吧?”

后座上正在想着南费里斯岭事情的方远山,楞了一下到:“呃。。。不是。”

“嗯,我一听你口音就是江北的,是不是啊?”

遇到这么个喜欢闲聊的司机,被打断思路的方远山只能无奈的到:“是的,宁县人。”

“是吗?那可真是太巧了,我老婆也是你们宁县的。”

司机在反光镜里看了方远山一眼,笑着问到:“对了,你是在汤臣那边工作还是住在那边啊?”

“呃。。。算是暂时住在那边吧!”

这位司机还待再说点什么,见到前面有人招手、商量到:“马上就是晚高峰了,车子不好等,你要是介意的话,可以让我顺路带一程吗?”

方远山见人家一直客客气气的,而且还算是“半个老乡”,想了想到:“行吧!”

司机一听他的话,顿时喜笑颜开,转向灯一开,朝着路边靠去。车子刚刚停稳,后座的车门就被人急急忙忙的拉开了,见到后座上有人,站在车外的时髦女郎楞了一下,然后还是挤到了宋恩熙旁边,对着前面的司机焦急到:“师傅,去工大,快点,我有急事。”

前面的司机刚准备起步,听到这话转了身子说到:“不好意思啊,工大在海金路那边,我们这是去东龙大道,有点不顺路,要不姑娘你等会,我先把这位客人送到汤臣去?”

“师傅我。。。”

女郎满脸焦急的说了一句,可能是想到跟司机说没什么用,转头跟方远山请求道:“这位先生你好,我这赶去工大有点急事,要不你先让司机把我送过去吧?”

“呃。。。这个”

正如司机所说,现在是晚高峰的时候,路上车子不好等。再说了十二月中的傍晚已经寒气逼人了,他可不想在马路上吹着寒风再等半个小时,最后无奈道:“好吧!”

“谢谢你,谢谢你”

“。。。。”

想到自己让机场的司机先去了,方远山就觉得失策。本来准备给傻妞一个惊喜、所以没告诉她自己来了,可看样子这个惊喜还要一个小时才能带给她了。

宋恩熙还在看着手中的木雕娃娃,那聚精会神的样子让旁边那位刚上车的女郎、目光都不由被吸引了过来。

“小妹妹你看得是什么啊?”

“。。。。”

见到宋恩熙不说话,女郎尴尬的笑了笑,用手撸了一下头发说到:“呃。。。小妹妹好有个性,呵呵”说完一句目光转移到女孩手中的木雕上面。这一看她的眼睛顿时直了,一张脸上写满了震惊,左手竟然不由自主的伸向了木雕。

“啊”

方远山正看着车外发呆呢,一声惊叫突然在他耳边响起,他立刻转了头来。这一看顿时把他吓了一跳,小姑娘正咬着刚上车女郎的手,看那苦大仇深的样子、好似恨不得把她的一块肉给咬下来。

“嘿,松开,松开。。。”说着他已经上手去掰她的嘴了。

前面开车的司机也问到:“没事吧?”

“呜呜。。。都流血了”

被宋恩熙狠狠咬了一口的女郎,等把手拿出来的时候,小拇指部位的手背上已经是一排牙印了,而且有得地方已经溢出了血丝。这个刚上车的女郎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说话都带上了鼻音。

方远山见了苦笑到:“你没事吧?要不要上医院包扎一下的?”

“我。。。我没事!”

可能是真有急事,这个时髦女郎最后到底也没让司机停车。不过随后却把目光看向了方远山,嘴唇动了动、看样子想说点什么!

宋恩熙把人家咬了,方远山也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开口问到:“刚刚是?”

坐在宋恩熙旁边的女郎想了想还是问到:“她那个木雕,能不能给我。。给我看看的?”

他正奇怪宋恩熙怎么会又“发神经”咬人呢,听到这个刚上车的女人话语,方远山才明白是怎么事。低头看了看宋恩熙,小姑娘正把木雕紧紧的搂在怀里呢,看样子是要不出来的。他抬头朝这个女郎抱歉的笑了笑。

女郎一见方远山这个样子顿时有点急了,赶忙道:“先生,她这个木雕材质我看着像伽罗木,你能不能让她给我瞧瞧的?”

方远山奇怪道:“什么是伽罗木啊?”

“伽罗木是沉香木一种,非常名贵的一种材质,现在市面上已经非常少见了。我看这位小姑娘手上的木雕就非常像伽罗木做的。”

沉香木他倒是听说过,不过具体多少钱,有什么特制方远山不是很清楚。笑着到:“是吗?这个什么伽罗木很贵?”

听到他的话,这个时髦女郎顿时给方远山科普了起来:“如果仅从木头来说、最贵的就是伽罗木了,它一克可以卖到1万元左右;而沉香沉水木一克也在千元以上。别的就是一些红木了。”

方远山感兴趣到:“比如呢?”

“比如红木里最贵的是海南黄花梨,海南黄花梨一吨从300万元到800万元;小叶檀次之,小叶紫檀最高的时候也就80多万一吨;再往下就是越南黄花梨,老挝红酸枝了。”

顿了顿,这个时髦女郎继续道:“以上都是仅从原木来说,有的其他材料提炼出来的东西价格也很高。比如说红豆杉里的紫杉醇,按国际市场价来算、每公斤售价在40万美元以上。所以说紫杉醇的价格不会比沉香便宜。而紫杉醇不是很容易提取的,1千克100年树龄的树皮,仅仅能获得50毫克到100毫克的紫杉醇。”

本来心不在焉的方远山,听到这个女人滔滔不绝的一番话后,笑着到:“我叫方远山,还没请教你姓什么呢!”

“我姓乔,乔山凌”

“哦,乔小/姐你好!听你话里的意思,你是不是就是做高档木材生意的啊?”

这位一身名牌服饰的乔小/姐矜持的笑了笑到:“我不是做木材的,我家里开的古董店,所以我对这方面的事情比较关注!”

“原来如此!”

这位女人说了一句,然后目光再次移到了宋恩熙手中的木雕,恳求道:“方先生,你能不能让她给我看看啊,我觉得她手中这个木雕很可能就是伽罗木做的。”

从拿到这个木雕起,除了在过海关的时候、小姑娘才临时交给了她一下,之后就再也没松开手过,连在飞机上的时候都是抱着入睡的。

见到旁边女人殷切期盼的眼神,想了想他从旁边的包里拿出了翻译器,对着女孩说到:“木雕给这位姐姐看一下,等会再给你,好吗?”

宋恩熙考虑了一会、最后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中的木雕娃娃恋恋不舍的交给了他,然后方远山又转手送到了女郎的手中。

这位乔小/姐小心的接过了木雕,到了手上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放在鼻端轻嗅了一下,眼睛随之也闭了起来,等睁开眼睛后,里面已经是一片迷醉了,嘴里呢喃道:“果然是一线天!”

见到旁边方远山奇怪的目光,乔山凌解释道:“真沉香的味道是沿着线丝状的路径钻到鼻子里的,所以被称为一线天。”

跟着这位自称“乔山凌”的女郎竟然打开随身的挎包,拿出一个放大镜、对着木雕娃娃研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