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647章 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

“大山叔你忙啊!”

“是兴文来啦,啊要去家里坐坐啊,瑶瑶她刚从加拿大来,昨天还念叨你呢!”

“呦,兴文啊,这是什么车啊?”

“这是。。。军牌?”

坐在驾驶位的唐兴文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哪啊,这是我老板的车,让我开着办事的。”

下海市的市政规划还没到这座江边小渔村,所以这边的房子基本都是自建的二三层小洋楼,除了那些外来打工人员外,大多数还是以本地居民为主。

随着这边人群的聚集,周围几户人家都围了过来,好奇之下、很多人都走了过来。见到以前不学好的唐兴文、现在竟然开上了一辆高大威猛的“装甲车”,那些嫉妒的人甚至问到:“唐兴文啊,你什么时候跑到部队去了啊?你不是有案底嘛,人家怎么会要你的?”

这句话一出口,车里唐兴文脸上的神色僵了僵,反应过来还是笑道:“真的没有,我就是帮老板开开车、跑跑腿什么的。”

说完他才道:“那什么,我先去了,头聊。”跟熟悉的几个叔伯打了声招呼,启动车子朝着村里开去

他的车走了,后面的人群还在议论着。

“你瞧瞧,以前那么不学好的一个人,现在也开始上路子了,老唐晚年有福啊!”

“有什么福啊,那小子就不是一个安分的人,还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呢!”

“你就嫉妒吧,我可是听他爸说,人家老板真的是在外国开矿山的,而且还是跟一个大公司合作的。”

“。。。。”

车里的唐兴文在生了一会闷气之后,突然又笑了起来。刚刚在那个人话出口之后、唐兴文真的很想把自己的老板是谁说给他们听听,但是他忍了又忍,还是没有说出来。

自从跟了方远山这个老板,他发现自己变得越来越沉稳、也越来越低调。他有的时候无聊也会想想,要是以前自己跟他老板一样的有钱,会怎么样?得出的结论就是,每天灯红酒绿、呼朋唤友。绝对不会像他老板这么默默无闻的!

后来他一想才惊觉,也许这就是人家是老板,而自己只能做手下的原因。

车子没一会就到了自家门口,看着这座老旧的二层小楼,唐兴文心里有点愧疚。当初要不是因为自己,老头子也不会把区里的商品房卖掉,害得老两口也跟着自己提心吊胆了好些年。

“滴滴”

深呼吸了一口气,等心情平复了才按了按喇叭。那边的不锈钢防盗门被人从里面推了开来,一位60来岁的妇女从里面走了出来。见到门口的大车后、脸上全是惊疑的神色,甚至还有一丝惊慌。

车里的唐兴文赶忙跳了下来,微笑着道:“妈,我来了”

两鬓斑白的唐母惊喜道:“是小文来啦!”说着转头朝屋里大喊道:“老头子,小文来啦!”

屋里的唐父跟在后面也走了出来,面带喜色的道:“什么时候来的?”

唐兴文的心里有点伤感。从牢里来之后、唐兴文基本就没在家呆过。几十岁的人了,要撒撒没有,还是个刑改人员,这让他出来的那段时间一度灰心绝望,甚至萌生了重新犯罪的念头。

见到爸妈那发自内心的笑容,他暗自发誓道:“唐兴文,你一定要混出个人样来!”

见到二老还在等着自己的答,唐兴文走上前搂着他们笑道:“走,家说!”

此时在村子的另一头、钱巧巧家。这位小巧玲珑却又自尊自爱的女孩,正盯着手机里的照片叹气呢!

照片里的人正是方远山,是去年小厂刚开时、束小蕊帮他们拍的。除了这一张照片外,她的手机里还有早期几个人的合影。

前几个月,因为她堂哥钱坤的事情,当初的几个人坐牢的坐牢,解聘的解聘,厂里的那些保安、保洁、食堂阿姨之类的,很多都被新来的总经理吕画眉换掉了。

虽然方远山没怪她,但是钱巧巧还是很内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经不起堂叔的哀求、把钱坤招进去,哪有后来的那些事情啊?

钱巧巧有他的电话,也知道他在巴西别墅座机的号码,但是她一直没勇气打电话过去。脑海里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屋外传来一阵脚步声,跟着钱母走进来惊喜道:“大丫、大丫,你那个表哥唐兴文来了,还开了个大车来,他们都说是部队的装甲车。”

“哎呀,妈,他来就来呗,你。。。”

一句话没说完的钱巧巧突然停了下来,跟着满脸激动道:“真的啊?”

“是啊,我还看了一眼呢!”

“蹭”的一下、钱巧巧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风一般的冲出了屋子,推过她妈妈的自行车朝着唐兴文家赶去。。。

此时的香江,方远山正在和一位“大师”聊着关于宝石加工的事情。这位女大师年约二十五六,身材窈窕,留着一头精干的短发,光从背后看绝对是一位美女。

不过要是看了她的正脸,一般人可能就有点不淡定了。她的右脸是天使、而左半边脸则完全是魔鬼,肌肉虬结,坑坑洼洼、一层叠一层,非常的吓人。

“不知道方先生有没有带过来样品呢?”

“啊。。哦。。带来了”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钻石放在了桌上。

跟这位“大师”聊天,你就不能看她脸,要不根本无法交谈。方远山这一会功夫里已经走神了四五了,所幸对面的“大师”并没有太过在意。

对面的大师并没有关注他那不自然的神色,看到他掏出来放在工作台上的裸钻,立刻伸出带着白手套的食拇两指,捏起一颗凑到眼前细心的观察着。

“方先生您这些些钻石只经过初选,连切割打磨都还没有完成,恐怕有点麻烦!”

方远山现在能分辨出钻石的真假,但是对于工艺流程是一点也不熟悉,听到“大师”的话,他虚心请教道:“能给我说说原因吗?”

“那我给你简单说说。钻石从矿区出来后,首先要经过分拣,就是把钻坯分成各种类别,像桌上的这些钻石一样;后面就是切割打磨了,在全面的评估后,一颗完整的钻坯被切割成两颗钻石毛坯,等待进一步加工。”

说着、这个有着“天使魔鬼”混合体面容的女孩、拿起桌上的钻石比划了一下。跟着道:“切割和打磨专家利用自己的技术和经验,保证每一颗毛坯的切工工艺都到“很好”或以上的标准。”

顿了一下她继续道:“而下面才是关键的,在成功切割和打磨之后,每一颗被选中的钻石都会提交到钻石研究院。在这里,钻石专家会根据一系列标准仔细评估每一颗钻石。在坚持高标准的前提下,即使在这个阶段,有些钻石也会被拒绝接受。最后有资格能够成为上市钻石的少之又少。”

“啊,那照你这么说,桌上的这些钻石并不是都能拿去卖的?”

“当然”

说着对面的女大师眼睛扫了一眼桌上的钻坯道:“十不存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