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674章 麻烦来了

“蒙蒂斯金矿发生氰/化/钠泄露事件!根据有关报道、此次泄露的氰/化/钠一共有17吨,属于高浓度炼金专用物,它们对地下水会产生直接的破坏作用。。。”

“巴西有关方面正在紧急疏离蒙蒂斯金矿附近的市民,同时生化小组已经进驻蒙蒂斯。。。”

“巴警方已经控制蒙蒂斯金矿的多名高管,德里克弗吉尼亚于17号上午在巴西利亚国际机场被逮捕。。。”

“巴政府拟对贝罗太阳开出巨额罚单。。。“

随着16号晚上发生在“蒙蒂斯”金矿的氰/化/钠泄露事件被曝光,整个巴西国内都陷入了对“贝罗太阳”的声讨当中。“蒙蒂斯克拉鲁斯”市的市民更是联名要求政府把“贝罗太阳”矿业赶出巴西,为此还发生了游行示威行动。

方远山这段时间哪也没去,就在里约的别墅里等着暴风雨的到来。不过随着贝罗太阳矿业陷入泥潭当中,他的麻烦也来了。就在昨天南费里斯岭那边传来消息,他们金矿开采许可证申请没有获得通过!

“吗的,劳资买了南费里斯岭,现在发现金矿了你们却不让劳资开采,真是见了鬼!”

此时的方远山正在海滩西面丛林里的那座庄园里,这栋老旧的庄园经过修整后、里面各种生活设施也已经齐全了,不过这里是作为新组建的情报部门所用。

对面的安妮看了看手里的资料,抬头说到:“boss,这件事恐怕有淡水河谷的影子在里面。公司的程序已经走完了,州里也没有任何的意见。”

方远山点点头没有说话。这件事不用猜也知道是淡水河谷搞的鬼,但是他却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贝罗太阳”矿业能用那种手段搞掉,不过淡水河谷就不行了。他要是敢用这种黑手段、首先不说有没有用,但是巴西政府肯定不会再容忍他,最大的可能就是逮捕他,然后把南费里斯岭重新收为国有。

看他皱着眉头沉思的样子,对面的安妮有点心疼。这个男人从认识以来、给她的印象从来都是胸有成竹的,没想到现在却为南费里斯岭的事情会变成这样。在心疼之余安妮不由伸出了手掌、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拂过。

“你在担心吗?”

正在沉思当中的方远山、突然感到脸上有一股温热贴了上来,过神来的他不由转头看向了安妮。见到这个小女人一脸柔情的看着自己,方远山的心里一下子变得放松了下来。温柔道:“别担心,我只是在考虑该用什么办法解决。”

听完他的话,安妮怔了怔道:“老板,不行的话咱们直接找淡水河谷去协商吧?”

别看安妮这个小女人对方远山唯命是从的样子,但是别忘了她超高的智商、以及从伦敦商学院毕业的事实。其实她对发生在方远山身上的事情多少也有点疑惑,每每出现什么不可逆转事情的时候,那些跟他作对的人、总是会发生一些让人目瞪口呆的事情。

特别是一个礼拜前发生在“蒙蒂斯”金矿的事情,安妮虽然嘴上没说,但是以她的估计,这件事肯定多少跟自己这位老板有点关系。

“蒙蒂斯”金矿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虽然官方还没有给出具体的泄露细节,但是坊间传闻甚多。据说这件事是一起有预谋的报复事件,起码在发生泄露的那一晚上、蒙蒂斯大量资产被盗一事、肯定是人为因素。两起事件同时发生,不由得人不怀疑。

现在巴西政府是没办法,在找不出替罪羊、加上当地民众游行示威的情况下,只能是快刀斩乱麻拿“贝罗太阳”开刀了。但是这种事可一不可二,要是自己的老板再用这样手段去对付淡水河谷,安妮真的怕事情不受控制。

看着安妮小/脸发呆的方远山,脑海里还在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顺利拿到金矿开采权呢,冷不丁的听到安妮的话后,等随后明白她的意思时,方远山先是楞了楞,跟着眼睛里一亮,随后“呼”的一声站了起来,嘴里激动道:“他么的,我怎么这么傻啊,我/干嘛要跟他们硬碰硬呢?大家就不能坐下来和平商量一下?”

想到这里的他、这两天脸上的阴霾随之消散一空,等转头看到安妮的脸时,他一下子乐开了花,倾身一把抱过了安妮,在她的脸上使劲的亲了一下。安妮有点不好意思,白/皙的皮肤上升起一丝晕红,不过她却没有垂下脑袋,看着方远山的眼里甚至带上了一丝氤氲。

把她朝自己的胸口贴了贴,方远山伸过头在她的耳边调笑道:“安妮宝贝是不是有什么想法啊?”

“。。。”

沉默就是默认,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方远山过头朝着她的嘴唇封印了过去,在她的“呜呜”声中、他才想起旁边有人。

心里憋了一团火的方远山,也不管什么白天不白天的了,拦腰把安妮抱起,转身朝着身后的房间走去,留下一脸贼笑的元高阳。。。

就在此时的里约城里,坐落在最繁华商业区一区的“淡水河谷”总部大楼里,七八个男人也在说着关于南费里斯岭的事情。

其中一个年约四十二三,气度森严的亚籍男子,用蹩脚的英文说到:“南费里斯岭的事情只是一个意外,我们谁也想不到下面会有这么高纯度的金矿;但是我不能容忍的是你们的做事的粗心大意。”

这个亚籍男子顿了一下才道:“这个矿脉在我们手里已经几十年了,从90年起你们就对它进行过深入的勘探,但是直到今天才被一个华国人发现下面的金矿,你们又该如何解释?”

坐在这个亚籍男子对面的是一个年约60的白人老头,穿着一件条纹衬衫、齐整而短的灰白色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面白无须,丰厚的嘴唇动了动才道:“小松先生,对于这件事我很抱歉,是我们工作的失误,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对面的亚籍男子摇摇头道:“你错了,我不需要你的交代,我只想知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体型高大的白人老头,把有关方面对新南美的行政干预、跟这位“小松”先生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