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8 00:41:28

最新章节: 刘家纵横苏浙海半个多世纪,除了在那段特殊时期蛰伏过以外,在长三角一带从来都是横着走的,只要说一句“我是沪上刘家得人”,谁敢不给三分面子?话说回来,“小鱼塘”里盘了条“真龙”,这件事只有华国“上仙”们知道,下面普通人上哪知道?刘家是牛逼,但那也只是在国内,方远山潜龙入渊他们也同样没收到风声。下海外滩

第685章 谁赚谁亏?(二合一)

“这边的金矿纯度太高了,所以这个礼拜的产量有点多。”

安妮一双眉眼瞥了瞥旁边端坐着的方远山。想到这个老板当初还瞒着自己,说什么每吨只有100克的含金量,她又是一阵暗自发笑。

方远山脸皮厚,对于她好笑的表情就当没看见了。喝了口冰饮后抬起头问道:“多少?”

“这个礼拜开采了40吨金矿,提炼出650公斤黄金”

听到这个数字,方远山的嘴角动了动,想说点什么也没能出来。四十吨金矿石听起来很多,其实没有多少。一块大石头动不动就是十吨八吨的,四十吨也就是几块大石头的重量。按照这个速度下去,猴年马月才能把下面的金矿给开采玩啊?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还不能加快速度,即使以现在一个礼拜650公斤来计算、一年的产量也达到了17吨。这是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了,巴西全年的金产量也不过才50吨,区区一个南费里斯岭竟然赶上巴西全年黄金产量的三分之一,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那还得了?

想了想他才问到:“那些金矿怎么样了?”

安妮露出一丝笑意道:“随着最近国际金价的升,利润也有所上升。上个月每克的开采成本为17美元,刨除各类费用、净利润为11美元每克。”

“你让梅格把两边的账目做得好看一点,记住、这边的产量一定要控制在水平线以内,千万不要越线。”

“嗯,我知道”

把金矿的事情谈完,安妮也顺手合起了面前的记事本,双手交叉放在面前道:“老板,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的。”

“嗯,你说”说完他眼睛看着安妮,端起面前的冰饮又抿了口,等着她的问话。

“托坎廷斯州那边生产的玉石,现在销路出了点问题!”

“怎么事,以前的销售商呢?”放下杯子的他惊疑的问到。

“那边生产的宝石主要卖给圣东尼珠宝公司,不过从我们公司接手矿场以后,他们就没有再从我们这里进货了。”

“呦呵,这是有意跟我们作对呢!”

说了一句的,想到“圣东尼”这个名字,总觉得有点耳熟,奇怪道:“他们公司老板叫什么名字啊?”

“以前的老板是阿尔瓦霍夫曼,不过现在已经由他儿子比尔霍夫曼接手了。”

“呵呵,还真是老熟人呢!”方远山冷笑了一声说到。

那个阿尔瓦娈童被他干掉了,没想到现在子承父业,他儿子也来跟他作对了,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他们有没有给出什么原因?”

“那边的总经理倒是打过电话,他说那个比尔想跟你亲自谈谈。”

“好吧,这件事我知道了。”

说完公事,方远山站起了身子,走到窗前双手抱胸朝着“格兰”大厦外面看去。天边的丛林在清晨阳光的照射下、幻化出了一片七彩的云雾,从他这个方位看出去非常的漂亮。

前天在帕拉州的几个矿区转了转,之后又到南费里斯岭查看了一番金矿开采情况。那边现在一切已经走到正轨上了,不过人员的忠诚度还有待提升。现在他人在这里还能震住场面,要是哪天他有事长时间没过来,靠安妮他们显然是不行的。

就在他想着心事的时候,身后一双玉臂环住了他的腰部,随后安妮柔软的身体贴了上来。把脑袋轻轻的枕在他的背部,就这么静静的站着。。。

出了“格兰”大厦的时候他给琼森去了个电话,让他去好好查查那个“圣东尼”。至于那个比尔说什么让他亲自打电话跟他谈,方远山不屑的撇撇嘴,劳资有那个时间不会跟美女调?

宝石的产量还没提上来,所以这件事可以暂时的缓一缓,但是黄金矿就不行了。随着矿场设备的更新,以及南费里斯岭黄金的出产,他必须给所有的黄金找几个更加长期的合作伙伴。

黄金作为世界货币的硬通物,在本国生产出来以后,除了一部分用于制作成黄金首饰外、还有的会被制成金块销售给国家。但是之前巴西的金矿场年产量只有50吨,现在一下子提升这么多,难免惹人怀疑。所以他要把多余的黄金卖到国外去,而且是能信得过的人帮忙联系的。

到科帕卡巴纳那以后他又给丁翰墨打了个电话,两个人认识这么长时间,也算得上知交好友了,方远山也没瞒着他,直接开口道:“我有一批黄金打算卖到国内,你有认识的人吗?”

对面的丁翰墨知道方远山最近在巴西的大动作,没有问他黄金的来源,只是问了一下大概的数目,然后就让他等消息了。

等放下电话时他又给安妮去了个电话,问清“萨米特里”矿业公司的地址后,乘坐直升飞机赶往了他们公司在里约的总部大楼。

这个“萨米特里”在4街区,也就是他曾经租住的那个小仓库不远处。飞机直接停在了他们总部大楼的飞机平台上,等下了飞机他朝跟随在身后的李富贵道:“你说我们要不要直接盖一座总部大楼的?”

李富贵在后面吭哧道:“可以”

“那造价呢?你觉得要多少钱够?”

他问李富贵也只是随口一说,也没指望他能说出个子丑寅卯,谁知道李富贵一板一眼道:“这要看老板你盖在哪里了。如果是科帕卡巴纳的a区,挑高10层、建筑面积不超过10万平方米,造价大概在5亿美金左右。”

听到李富贵的话后,正在朝前走着的方远山一下子停了下来,转身笑道:“这个价格可以啊!”说完一句他才转身继续朝着通道那边走去,脑海里已经在计算着合不合算了。

脑海里还在想着大楼的事情,前方通道上来了几名穿着安保服饰的男子,远远的喊到:“这里是私人停机坪,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

“嗨,别激动,我找你们老板有点事情,请问他在这里吗?”

几个安保人员朝他身后的“小海豚”看了看,估计这也是一个什么富豪,其中领头的白人男子道:“董事长的行踪我们不知道,不过还请你尽快离开这里。”

“ok”

没跟他们继续啰嗦,方远山掏出手机给”萨米特里“矿业的首席执行官“以利亚沃波尔”去了个电话,知道对方正在公司里后,方远山带着李富贵以及一众保安下了楼顶。。。

“无论你们谁接手,这边的矿场我都要继续占百分之二十的干股。。。”

把手中的录音笔轻轻一按,等关闭以后方远山看着面前的首席执行官“沃波尔”,冷着脸道:“这就是你们打算以五亿美金卖给我们的宝石矿场吗?”

对面的穿着暗灰色西服的沃波尔、脸上没有任何尴尬的神情,反而笑着道:“方先生请别激动,虽然这件事没有跟你们新南美说,但您可能不知道,这个价格并没有把付给狄克先生的费用计算在内。”

“你们的矿场我没去看,出产的宝石品质我也不是太了解。但既然评估价值五亿美金,想必也差不到哪去。不过现在的问题是,这个评估价肯定没有把那百分之二十的干股算在内,而且那个什么狄克还说出产的宝石由他先行挑选,所以你们的报价水分太大。”

不等对面的中年男子辩驳,他继续道:“我这个人做事很爽快,不喜欢拖拖拉拉的。雷帕蒂门图的矿场我出价三亿五千万美金,这个钱在两个月内结算完毕。”

“方先生,这个价格是绝对。。。”

方远山摆摆手打断他的话语,嘴角微微上翘道:“如果你们公司不同意的话,那我明天就可以去收购你们的股份了。”说完扬了扬手中的录音。

面对方远山这番裸威胁的话语,还有点不适应他节奏的沃波尔、一脸呆滞的表情,随后想到什么的他、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最后无奈道:“这件事我需要跟我们的董事长请示一下,头再给你们公司答复。”

“那好吧,还请你们尽快,我这个人耐心有限。”说完站起身跟这个首席执行官握了下手,然后出了办公室的门。。。

等方远山离开办公室后,里面的中年男子脸色已经一片铁青,想了想之后抄起面前的电话拨打了出去。等接通以后说到:“那个家伙找过来了,并且知道了矿场的情况。”随后把方远山刚刚说过的话复述了一遍。

“那个表子养的狄克,每年给他那么多的钱,竟然把我们跟他的协议透露给别的公司,他到底想干什么?”

办公室里的沃波尔皱着眉头想了下道:“我怀疑这个消息是他故意透露给新南美知道的。那个狄克应该非常了解华国方的为人,怕他们公司接手以后对他不利,所以才有了这一出。”

电话里的人想了会才到:“你觉得可以卖给他们吗?”

沃波尔毫不犹豫道:“当然。那个老狄克现在越来越过分了,犹如一个水蛭般趴伏在矿场上。上个月出产的一块极品‘帕拉伊巴’又被他拿走了,我不觉得咱们还有必要继续坚持下去。”

“好吧,这件事由你出面跟新南美商榷,如果价格能再提高一点那是最好了。”

“好的,我知道了。。。”放下电话的沃波尔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四五年了,这块鸡肋终于可以甩掉了。

方远山不知道的是,这个矿场自从五年前那个狄克阿奇博尔德出现以后、萨米特里矿业就再也没能从上面获取过高额利润。尽管每个季度的财务报表都非常漂亮,但实际情况却很糟糕。如果不是看新南美对“雷帕蒂门图”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说不定萨米特里矿业早就卖掉了。

而就在方远山刚刚到科帕卡巴纳的时候,安妮的电话也过来了,惊喜的告诉他那个“萨米特里”矿业终于松口了,价格还能再谈。而等晚上来知道真相后,这个小女人看着方远山的目光又变得飘忽了起来,里面一副“你又干什么好事”了,把方远山看得一肚子火大,最后干脆抱着她到楼上“深入交谈”了。。。

三天后当新南美矿业以三亿五千万美金拿下“雷帕蒂门图”矿场时,方远山已经坐上了飞往香江的班机。

本来他打算跟那个“森林狼”好好“讲讲道理”的,不过程明辉又打了电话过来。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新南美接手“雷帕蒂门图”宝石矿的消息没有公布,一切等他巴西以后再说。

由于时差的关系,飞机是晚六点到的香江国际机场,为了给慕容婉她们一个惊喜,他并没有把自己来的消息告诉她们。

从一月一号去巴西起、到现在的三月中旬,中间连过年都在忙着收购那些金矿场的事情,自然也谈不上国团聚了。为了这个事情,丫头在电话里都快哭出来了,最后还是没能成行。

从机场出来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坐上出租后,车子朝着“大峪山”公路开去。一边是香江水、一边是成排的林荫树,加之夜晚迷人的灯光,看起来异常的迷人,后座上的方远山都不由看得入神了。

过海之后,到了“西营盘”时,路上出现了拥堵,半个小时的路程、到了“世勋道”11号门口时已经晚上七点钟了。

留下李富贵付钱、方远山带着一脸欣喜的表情朝着别墅大门走去。看门的“邱伯”见到方远山这个主人来了,连忙要开启大门迎接,他笑着摆摆手示意不用,从小门快速的走了进去。

沿着弯曲的小道朝着别墅正门走去,前方的游泳池在灯光的映射下蓝汪汪一片,随着微风的吹拂带起一丝涟漪。现在已经三月份了,正是春暖花开的季节,别墅里的花木也是枝繁叶茂,闻起来带着一丝清新的味道。

已经大半个月没跟丫头通电话的方远山、眼睛随意的瞄了一眼就加快步伐朝着别墅正门走去。

“咚咚咚”

“谁啊?”

屋里传来一阵问话、随后大门被人开了下来,梁姨这个“大保姆”从门后走了出来,等见到是方远山时、脸上露出惊喜的神色,刚要通知屋里的人,被他给制止了。

可惜到底还是没能如愿,屋里的慕容婉刚好从偏厅走出来,见到大门口的方远山时、先是楞了楞,等反应过来后,朝着他飞奔了过来,方远山一看干脆张开了双臂,等着丫头的投怀送抱。

“呜呜呜。。。你怎么到现在才来”

刚刚冲过来的丫头也顾不上旁边有人在看了、直接扑入了他的胸膛,眼泪已经顺着眼角流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