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供应商

国际供应商

更新时间:2021-07-21 15:03:26

最新章节: 磨磨蹭蹭了一个多月,新书《我真是良民》总算新鲜出炉了。这是本重生文,嗯,烂大街了对吧?群里老书友也是这么想的,甚至之前包括二将也从来没考虑过写重生文。因为重生文,翻来覆去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可写的。那二将既然写了,肯定跟那些妖艳jian货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至于具体内容,你们看了就知道,保证让你们欲罢

第686章出门没看黄历

“方老弟、方老弟。。。”

正在走神的方远山,听到有人在耳边呼唤,他一下子过了神来,抱歉的说到:“不好意思老程,刚刚有点走神。你说什么?”

慕容婉这个丫头从认识以来就没跟他分开过这么长时间,昨天晚上见到他突然来、可把她高兴坏了,跟宋恩熙这个小姑娘一左一右的拉着她、一直腻到了晚上快一点种,最后撑不住了才去睡觉。

到了今天早上这个丫头也早早的就来到了他的房间,一直到方远山快要变身时才娇笑着逃走了,都快把他憋出内伤了。

“每年上船的资格都是要争取的,要么在赌术方面拔得头筹,要么在格斗中获得举办方的认可,这样下一年才能获得资格。至于那些获得邀请函的超级富豪不在其内”

“哧溜”

把面前的功夫茶一饮而尽,等放下杯子时他才问到:“既然你们能获得资格、为什么不让上一年的赌术高手、格斗高手上去呢?”随后又笑到:“我记得香江电影里那些赌神、赌王、赌圣什么的可是一大堆的,总归有一两个高手吧?”

程明辉苦笑了一下,摇摇头到:“那只是电影,实际上亚洲国家除了新加坡还有日本出了两个一流赌术高手外,历年来的赌王全部来自欧美国家。大赛举办方也知道亚洲这边的情况,所以只要我们能进入前三十强就行。”

方远山惊奇道:“不会连前三十强都进入不了吧?”

“嗯”

程明辉点点头没有避讳道:“99年香江这边出了个韩籍赌术高手,帮我们拿了两年的‘入场券’,不过随后就被奧门的何家给收买了过去,现在是他们赌场的技术总监。”

“噢,还有这事?”

惊奇了一下他才问到:“那上一届呢?你们又是靠得什么拿到那个所谓入场券的?”

“赌不行只能打了。所幸早些年我的胳膊腿还灵便,勉强杀入了淘汰赛,不过随后就出局了。”

程明辉喝了口水道:“不过这两年随着年纪的增长、身手也大不如前了,以现在的能力要是再上场的话,很有可能死在上面。”

“咚咚咚”

随着敲门声、他们这间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一位长相精壮的男子走了进来,到了程明辉旁边道:“古老大过来了!”

“哦,他怎么来啦?”

就在方远山脸上露出疑惑神情的时候、对面的程明辉已经开口解释了:“我没有通知他,可能是碰巧吧!”程明辉知道他跟那两兄弟有龌蹉,自然也不会找这个事了。

就在他打算出去看看的时候,门口传来了一阵笑声:“哈哈,明辉啊,我看外面的车是你的嘛,顺便就上来看。。。”

走进来的古向军话说到一半就噎住了,见到次座上的方远山时、脸上露出一副尴尬的神情,随后干笑道:“原来方先生也在这里啊?”

想到这个人拿慕容婉威胁自己的事情、方远山的心里还有点不爽。不过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都来了还能说什么,也只能假惺惺道:“原来是古老大,好久不见啊!”

“吗的,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怎么遇到这个瘟神了?”

香江这个弹丸之地本身地方也不大,上层建筑就那么些,根本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年前方远山把郭家和黄家的子孙打了,随后又到黄家闹事,让“黄记”当家人黄海博的一张老脸可谓是丢尽了。哪知道事情还没过去几月、这个瘟神又到香江来了,这让古向军连叹晦气。

见到房间里的气氛有点尴尬,程明辉赶忙站起了身子、走过去拉着古向军的胳膊道:“难得遇到古老大、快请坐请坐。方老弟昨天刚到香江、我这不是刚好没事嘛,所以找他出来喝喝茶的,既然碰上了就一块吧!”

程明辉也没避讳旁边的古向军,继续道:“本来我打算让拳馆里几个小辈上去试试的,不过他们的身子骨还没完全长开,而且经验也不足,上去也是送死的份。这眼看着时间就快到了,所以就打算问问方老弟你的。”

正低着个头喝茶的古向军、听到程明辉的话后很是奇怪,眼睛瞥了瞥方远山,不经意的问到:“怎么?方先生打算上去玩玩?”

“呵呵,不行嘛?”

古向军又看了看他的胳膊,过头道:“也不是不行,不过上那个擂台可是要签生死状的,打死勿论。”他的潜台词就是“你行吗”?

方远山一想也是,程明辉知道自己身手的,不过这个古家的两兄弟倒是从来没见过。上到他们家去救人的时候、也是用枪炮开路的。

想到自己以后不能常常过来香江,慕容婉她们几个女孩子在这边也是危险,保不齐这个家伙的弟弟古向阳、哪天脑子一热再去找她们的麻烦,为了威慑一下这个家伙,他嘿笑着道:“虽然我没练过什么套路,不过一直以来力气都蛮大的,要不给古老大表演一招?”

“是吗?那我就洗眼恭看了”

他转头在桌上看了看,见到厚厚的水晶烟灰缸时、抬手拎了过来。硕大的烟灰缸入手及沉,估摸着有四五斤。关键是这个东西密度大,轻易是摔不坏的。没看到电视里那些大佬教训手下的时候都是拿烟灰缸砸的嘛,而且还从来砸不坏,可想而知质量怎么样了!

把烟灰缸在手上颠了颠,抬起头朝古向军笑了笑,然后在房中两人目瞪口呆之下、水晶烟灰缸被方远山硬生生的从中间掰为了两截。

“咔嚓、咔嚓、咔嚓。。。”

随着他两手仿佛轻如无物的动作、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传入两人的耳中,好好的一块水晶烟灰缸在方远山的手中变成了碎块。这还不算、他抄起那些碎块放入掌中,然后双手合拢使劲的研磨着。

“呼”

轻轻的吹了口气,掌中的水晶粉末飘落到了旁边的地板上,洒下了一片亮彩。

此时的古向军已经傻眼了,朝他看看、又朝地面上的粉末看了看,使劲的咽了口涂抹。好一会才咧着嘴僵笑道:“方先生真是。。。真是好本事。”

“什么好本事啊,也就是一把子蛮力而已,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方远山“谦虚”的说了句,拍了两下手掌上的粉末、跟着“矜持”的端起面前的茶盏凑到嘴边喝了起来。

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古向军老早就听人说这个方远山实力深不可测,但总归也只是江湖传闻而已,他也没亲眼见过。

但是现在就不同了,这个水晶烟灰缸是他亲眼看着对方搓成粉末的,不可能是什么魔术道具。自己今天只是突然造访,他也不可能特地准备一个假的烟灰缸、等着表演给自己看。

想到对方古怪的手段以及骇人的身手,古向军突然想明白了,本来大家也没什么解不开的死仇。上的事情虽然不怎么愉快,但好在也没造成人员伤亡,算是比较和平的一个结局。

此时的古向军站起了身子,端起面前的茶盏朝着方远山道:“方先生,对于上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还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今天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我先干为敬。”说完一仰脖子喝了下去。。。